双兔记续(二)残羽断章


徵音
2007-06-28


   
一个多月过去了,青儿始终惦记着那晚发生的事,青儿没有告知任何人,她觉得这是自己的秘密。

    青儿不时去空房看看,每次都失望而归。

    园子很大,但比较荒芜,任蔓草疯长。

    这晚,青儿服侍小姐归寝后,一个人坐在阶上望着飞舞的流萤出神,呆坐了一阵,青儿起身向园子走去。

    转过假山,登上小亭,青儿看见空屋窗户又是暗淡的,而明月当空,屋前一片雪亮。

    突然,草间奔出一个人影,青儿差点大叫,却见月光打在那人身上,正是那晚的青衣男子!他怀里抱着一小团白东西往空屋跑,猛一踉跄向前栽去,怀中赫然已是那白衣男子!

    青儿心都停跳了。

    青衣男子反应快,手与膝及时撑在地上,白衣男子没有摔着,却死人一般,青儿居高临下恰看见他胸前一大片深色污迹。

    “公瑾,公瑾!”青衣男子焦急地唤了两声,横抱起白衣男子,快步进了空屋。



    空屋的灯又亮起来了,青儿心狂跳着飞奔下小亭,趴在窗下听动静。

    “公瑾……”爽朗的声音已然沙哑。

    没有应答。青儿忙透过窗缝往里瞧,屋子里不知怎的多了一张床榻,青衣男子坐在榻前,脸大约朝向窗户这边,低着头和榻上的人说话。

    “公瑾,你挺一挺,我给你输一些真气,然后再去寻药。”

    青衣男子拉起白衣男子的手,掌对着掌,屋里顿时沉寂。一盏茶工夫,几声轻促的咳嗽,白衣男子似是醒了,青衣男子似是在倾听,青儿竖起耳朵,却好一会才听见青衣男子说:“你这不是维持人形,是虚弱到连原形都统摄不住了!”

    白衣男子又说了什么,青衣男子收了手,愤愤道:“那只恶枭是处心积虑的要对付你,他如若不是暗中偷袭,岂能得手?今儿要不是我赶到,恐怕你的命都没了。”

    这回青儿终于听见了白衣男子微弱的声音:“……感觉到……枭……前身……我的报应……”勉强辨出这几个字。

    “啊,难道是他,难道他认出你了,我们都是照着前世人形修炼的。”青衣男子吃惊不已。

    “我想他不记得前世的事了,但是我感觉到……积怨……果报……”

    “好个大耳,哪来这么大怨气,你们前世也是同盟,虽你对他多有钳制,但他也不当置你于死地啊。这么说,要是老曹今世遇见你,可能会把你一口吞掉吧。”

    “那家伙即便是有恩也会报怨的,更不用说对我……都是前世的冤孽……只不知老曹……转世为何……他的罪孽……比我们深重……”白衣男子不停喘息,气若游丝一般。

    “公瑾,别说了。”青衣男子又要拉起白衣男子的手,被拒绝,沉吟片刻道:“我必须去寻点药,只是留你一人在此,甚是放心不下。”说着起身踱到案几前,拿了不知何时搁在那的剑。青儿隔着窗纸,离他如此之近。

    青衣男子凝视剑锋,从上面拈起半根残羽:“那恶枭虽是吃了我一剑,但匆忙焦急中未击中要害,我怕他再次寻来,却如何是好?”

    青儿眼看着残羽被青衣男子攥碎在手心,心里一紧,动了一下,头撞上了窗棂。

    “谁?”青衣男子吼道。

 

《双兔记续(二)残羽断章》版权为 徵音 所有,转载请注明。

怀瑾思瑜(http://www.hanzhouyu.com/)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