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兔记续(一)幻化


泰坦神族
2007-06-28


    青儿在园子徘徊了一阵,心里还是放心不下,只不知那公子伤情如何,于是又折了回去。

    只听里面道:“公瑾,你好受一些了么,我已经给你敷了药,等我再运真气为你疗治一下就无妨了。”

    “别,别在这里,这里终是不隐蔽,我们还是回去吧。”声音很弱。

    一阵沉默,似是在思考:“好吧,那我们走。”



   青衣男子小心地,轻轻地将白衣男子扶起,用空出的左手轻轻一挥,床榻和锦帐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白衣男子被搀扶着摇摇晃晃刚走出几步,突然向后一倒,昏厥过去。

   “公瑾,公瑾。”青衣男子焦急地叫道,横身抱起他,门开了,一道青光一闪,只冲南面而去。



   青儿又焦急又失落,不知他们去了何处,此时夜已三更,只有间或的虫鸣和漱漱的树叶声,青儿忽然记起,忘了给他们说明药材的用法,青儿急得满头是汗,不知如何是好,对了,玉,青儿忽然想到手里的玉,他们一定去了南山,刚才那一到青光就只冲南面而去。

   青儿虽是心里怕得紧,但白衣少年性命要紧,还是大着胆子向南山奔去。

   青儿到南山时,天已微明,树林深处只有几声断续的古怪的鸟叫,不时又有不知名的小动物从青儿脚下窜过,青儿惊魂不定地在深林中寻觅。



   茫茫深林,他们在哪里呢,青儿急得快要哭出来了。忽然她听到了隐约的人声,青儿循着这声音走过去,果然,在一棵大树下,青衣男子正抱着白衣男子不停叫道:“公瑾,好些么,醒醒啊。”又听他似对自己又似对白衣男子喃喃:“公瑾,你怎么样了啊,敷了药如何伤势反倒加重了似的,是否路途奔波所致,这一路都昏厥了好几次。”

   青儿怕冒冒失失地走过去不妥,还是觉得观察动静再说,青儿躲在不远处的岩石后,只见白衣男子动了动,忽然幻化成了一只小白兔。

   青衣男子失声叫道:“公瑾,公瑾,你怎么啦。怎么固形的元气都不保了。”

   白兔在青衣男子怀中急促的呼吸,腹部一起一伏,渐渐地气息越来越弱,最后似乎没有了动静。

   先时青衣男子手脚无措地不停地抚小白兔,口里念念有词地祈祷,青儿看到小白兔似乎没有气息了急得就要冲出去,忽地,只见青衣男子仰天长啸,啸声震得树叶纷纷坠落,宿鸟噗噗飞逝,继而他站了起来,怀抱白兔,步伐踉跄地在深林漫无目的地游走,似泣似诉地叫道:

   “上天啊,你为何要如此待我?为何?我知道,我前世杀戮过甚,罪孽深重,你要惩罚我,你让我今世为世间的弱者,你让他也为弱者,这还不够么?你为何既要让我们重逢,又要带走他,难道,难道你要让我一世孤独么?公瑾,公瑾,你不要走,你听到了么,你回来。”

   悲怆的声音在林间回荡,只撞得青儿心里一阵阵疼痛。



   青衣男子游走了一阵,无力地靠着大树,呆望着天空,此时天色已明,青儿能清晰地看到他的面庞,英俊的面庞显得那样憔悴,眼窝深陷,眼里没有泪水,空空洞洞只有深不见底悲哀。突然,青儿听到他咿咿唔唔地似是吟唱什么,但又不成曲调,青儿细听,听到什么:棠棣之华。。。莫如兄弟。。。死丧之威,兄弟孔怀,反反复复。青儿虽不懂何意却也呆了,胸前衣襟早被泪水湿透了一大片。



   忽然,怀里的小白兔动了一下,然后再动了一下,渐次有了呼吸,然后逐渐腹部有节奏地起伏,呼吸平稳起来,青衣男子抱着他,喜极而泣:“你醒了,你终是没有离开我。”

   又一盏茶功夫,小白兔忽地幻化为了人形,虽是衰弱声音中却是有了笑意:“你怎么了,从前的小霸王也会做儿女之态呢。”

   “好你个公瑾,敢取笑我,等你好了看我怎样收拾你。”语气虽恶狠狠,终究掩饰不着内心的喜悦。

   “咦,怎么有人的气息。”青衣男子忽然皱了皱眉。

   “只怕人家跟了你很久了,还说自己道行比我高,有你在,没有谁能伤着咱们,被人跟了这么久也不知道,真要是那恶枭来了,你也一起完蛋。”虽是气喘吁吁,却嘴里一点不饶人。

   “嗯,还不是因为。。。。。,再说了,一起完蛋也痛快。”

   “谁,是青儿姑娘吧,你怎么跟来了。”青衣男子对着岩石叫了声。

   青儿站了出来小声嘀咕:“我原是放心不下这位白衣公子,不知道可曾按法服药,那药原本是两味外敷,两味内服,公子是否如此给他用法。”



   青衣男子点点头:“正是如此用法,只不知为何伤势反倒加重?”

    “这药疗效虽然甚好,却是药性猛烈,这位公子流血过多,身体原本极弱,用药后本该静养,没想到你却带他走了,所以。。。。。先时我赶到时,见你如颠似狂,吓得呆了。这药力挺过之后,效果自然上来,这位公子就醒了。”

    “原来如此,幸亏老天有眼,公瑾挺了过来。多谢姑娘,只是这荒山野岭,今后不要再来,我们也居无定所,你若有难,只需托人带玉来就行。”

    青儿点点头:“我回去了。”

    “那回去怎么家主交待呢。”白衣男子到底心细。

    “我只说家里有了急事,小姐心眼是极好的,不会为难我。”

    “那好,我送你一程,青衣男子抬手对青儿一挥,青儿只觉耳边呼呼风声呼啸而过,一刻功夫倒了家门。



    青儿自然颇费了一番口舌解释一夜不归的原因,家主虽然没有太大震怒,却觉得女孩子大了,怕是思春之故,再留小姐身边,会多生是非,不久给青儿找了个小厮嫁了出去。


 

《双兔记续(一)幻化》版权为 泰坦神族 所有,转载请注明。

怀瑾思瑜(http://www.hanzhouyu.com/)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