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兔记续(三)夜阵


周去病
2007-06-30


   
树林越来越密,青儿不时被松萝划了脸,被藤根绊了脚,两位少年的踪影早不见了,青儿只能跟着远去的漱漱林声,追踪他们的方向。

    今天的月亮很圆,大得出奇,亮得出奇。股股云霭,越来越快地流淌在月盘上,林间时明时暗。虫鸣微弱,断断续续,鸟叫声透着胆怯。青儿似乎感到一阵寒气,寒气中似乎透着杀气。青儿越来越怕,只能加快步子向前跑!

    “你为什么跟着我们?”突然响在眼前的声音,让青儿吓呆了。她抬眼一看,前面是处略开阔的草地,小坡上方,站着青衣少年。他好象变得更加高大了,背后是巨大的圆月,把他勾勒成近乎透明的剪影。他怀中,好象是什么白团团、毛茸茸的东西。

    “这药,”青儿惊魂未定,“忘了告诉你们这药如何用……”

    “这药怎么?”青衣少年前走一步,低下头,他的脸背着光,但却清晰地看到,他英气的眉宇间全是急切。

    “那药原本是两味外敷,两味内服。且药性猛烈,这位公子流血过多,身体原本极弱,用药后本该静养。可你却带着他奔波……”

    “怪我……”青衣少年哽咽了,他用右手轻轻抚抚左臂里的白团。青儿看清了,是雪白的兔儿。青衣少年用极温柔的手,摸着它垂然不动的耳朵,喃喃地说:“公瑾,怪我……”

    仿佛是眨眼间,兔儿不见了,青衣少年怀里,已是白衣少年,他的脚挨在地面,他的身材和青衣少年一样高,可他全身象抽了骨一样绵软无力,头仰在青衣少年的臂弯上,墨般的长发,在圆月的光盘中划过一道弧,垂落下来,发稍轻拂地上高高的野草。他紧闭着眼睛,象死去一般,苍白的脸,比月轮还要皎洁。

    “请姑娘帮我为公瑾敷药……”青衣少年话音未落,突然,一声枭鸟的怪叫,刺耳地由远而近。回身一望,一只巨大的夜枭飞来,黑麻麻的翅膀,展开足有一丈来宽,遮蔽了月光。

    青衣少年戚眉闭唇,一脸凛凛的冷色,他右手两指合并,作出剑指状,猛然一指白衣少年。白衣少年又变成兔儿。 青衣少年把白兔揽进怀,长袖一挥,拔出长剑,他举剑指向那盘旋的怪鸟,高喊:“来吧!你这老贼!今日叫你死在我剑下!”

    青衣少年愤怒地高喊,横眉眦目,黑发飞扬。随着他杀气的高涨,他脸颊上,出现了一道红色的星符,像扭曲的红色闪电,又像箭簇,使他俊朗的脸,显出一股狞厉。夜枭一次次俯冲一来,青衣少年扬剑而战。一声惨叫,青剑刺中了枭鸟,它扑打翅膀飞上天空。很多黑褐的羽毛,落在青儿身上。

    青儿吓得躲在树林后面,探着头观看,她发现,夜枭的目标不是青衣少年,而是他怀中的白兔。而青衣少年总是用自己的身体护着它。

    夜枭以更猛烈的势头冲下来。青衣少年躲不及,把白兔搂在怀中,用自己的后背对了 夜枭,夜枭用它的勾通嘴猛着一啄。一口鲜血,从青衣少年的嘴里吐出来。突然,青衣少年不见了,一只青兔,趁夜枭贴近它,用腿猛蹬夜枭的肚子,夜枭滴着血飞跳着,用力扇着翅膀。一时难见胜负。

    就在青儿心提到嗓子眼时,一声乌鸦的长唳,划破了天空。只见天上,一群乌鸦从月亮中飞过,越来越多,身形也越来越大,似乎有上千只。上千只乌鸦一起鸣叫,那是青儿这辈子也没听到过的奇特声音。

    为首的乌鸦第一个冲向老枭,后面的纷纷跟着它,虽然它们比老枭小的多,但它们完全把老枭覆盖住了。老枭逃向天空,鸦群仍在围上它,天上仿佛一个飞快旋动的巨大鸟团,无数小鸦被甩开,又有更多的小鸦冲进鸟团中。最后,还是首鸦一声号令般的鸣叫,众鸦纷纷落在地上,树枝上,老枭摇摇晃晃地飞走了。

    首鸦慢慢飞落在地,竟是一位仪表不凡的黑衣大汉,他一挥手,群鸦排成队伍,飞走了。

    青衣少年抹抹嘴边的血迹,努力地从草从中站起来,他脸上的星符不见了,仍是和颜悦色的美少年,他怀中仍是小心地抱着那白兔,他顾不上自己的伤,轻轻抚摩着它白茸茸的毛,把脸贴着它:“公瑾,你还好吧?”

    黑衣人躬身施礼:“末将见过长沙桓王!末将救驾来迟,请桓王恕罪!”

    “多谢仙长搭救。”青衣少年问:“你是……”

    黑衣人却顾上回答,扑过去,跪在地上,手哆嗦着,眼睛扑簌簌落下来,轻抚着白兔:“都督……”

    青衣少年咳嗽着,却手运太极,把真气注给白兔。黑衣人也起身,步踏天罡,然后双手推向白兔,一同为它输入真气……

    白兔又幻化成白衣少年,白衣少年喘息了几下,缓缓地睁开星目,看到皂衣人,惊喜的说:“是兴霸,兴霸,你也……”

    “是的,都督,我也……”黑衣人喜得说不出话来。

    “公瑾,你真真吓坏我了!”青衣少年说,“你就是兴霸,经常听公瑾谈起你。如今,我们终于聚在一起了,真是太好了!对了,还要谢那位姑娘,是她送了药,还跑来告诉我用法。”

    青儿不好意思地从树从后走面,羞羞地笑了。看到他们都很好,青儿高兴极了。那三人对青儿揖过施,说道,“大恩未当后报”,然后,就象雾一样消失了。

    很多年后,青儿想起这段往事,还是分不清,到底是真的,还是自己的一个梦……

 

《双兔记续(三)夜阵》版权为 周去病 所有,转载请注明。

怀瑾思瑜(http://www.hanzhouyu.com/)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