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兔记续(四)游猎惊梦


徵音
2007-07-04


    我早没了爹娘,是山里的老猎人养大的,自然也成了猎人。我们俩住在山里,打了猎物拿去附近的村子换点用的东西。雪化的时候老猎人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日子也过得很快,转眼就夏天了。

    那天我带着弓箭去东边的山沟,忽地看见树根底下有只青灰色的兔子。奇了,是只雪兔——这种兔子冬天是白的,夏天就和这满地的泥土松针一个颜色,哪见过青的!我搭弓时,那青兔也看见了我,耳朵抖了抖,也不逃,就那么盯着我。嘿,看我射你。我正要放箭,那青兔却嗖地窜出老远,又停下回头看我。我一追过去,那青兔就又跳走了,跳跳停停,引我去追。哼,我老虎皮都剥过好几张,还逮不到你只兔子?!我冒起火来,那青兔却连着几跳,跳进了远处一个白衣人怀里。人!我长在山里眼睛耳朵都灵得很,怎么刚才没发现那有人?

    走过去,却是一只白兔在一个青衣人怀里。难道我追兔子时眼花了?

    那青衣人是个漂亮的小伙子,看起来不到二十,衣服干干净净,腰里别着把剑。他用一种教训又爱护的眼神看着我。我都快三十了,他比我年轻得多,却用那种眼神看我,就像哥哥看弟弟。我和老猎人一起生活,从没有过兄弟,可我就是觉得像哥哥看弟弟。我一时迷迷糊糊,青衣人抱着白兔走了。

    晚上,我梦见又在追那只青兔。我拉满了弓,它却没有跳走,只是盯着我。我手一松箭就飞了出去,它一动不动,那箭径直钉在了它的脸上!!我大叫一声醒来,身上全是冷汗。

 

《双兔记续(四)游猎惊梦》版权为 徵音 所有,转载请注明。

怀瑾思瑜(http://www.hanzhouyu.com/)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