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之战曹军患何病---兼驳烧船自退说


文/黑白鲸
2006-


   
赤壁之战前,周瑜对孙权分析敌军、我军大势,谈到,“又今盛寒,马无藁草,驱中国士众远涉江湖之间,不习水土,必生疾病。此数四者,用兵之患也,而操皆冒行之。将军禽操,宜在今日。瑜请得精兵三万人,进住夏口,保为将军破之。”
    这种几乎没有误差的事先预判,不是传说故事里的“料事如神”,却可谓真正有史可查的“料事如神”。尤其“驱中国士众远涉江湖之间,不习水土,必生疾病”,先验地指出瘟疾将给曹军战斗力造成极大的打击,而结果恰与之一致。
    至于曹操军中所流行疫病,有血吸虫病说,有虐疾说,有斑疹伤寒说。本人以为,近年来有些媒体发表文章,认为曹操败给血吸虫病,只是一种克意抓人眼球的推测。血吸虫病从感染到失去劳动能力(作战能力),只需要一定时间的。荆州本地驻军早已适应了“与血吸虫病共处”的生活,而初来几个月的曹操旧兵不可能这么快就被血吸虫击垮。况且,疫病是动态发展的,现在的非典、人间禽流感就是过去没有的,不能以上个世纪中期,长江流域流行血吸虫病,而断定一千八百年前,长江流域也流行血吸虫病。
    而曹操军中流行病到底是什么?可能性最大的,应该是斑疹伤寒。其理由之一,斑疹伤寒是战争时代军队中最易流行的疾病。之二,汉末伤寒流行于民间于史有载,当时的名医张仲景自称全家族人因寒伤病死二百余人。
    曹操退后,自称“烧船自退”,是否属实呢?
    要想得出正确的答案,则必须综合各家的史料说法。《三国志》分别记载如下:
    “烟炎张天,人马烧溺死者甚众,军遂败退,还保南郡。”《周瑜传》
    “赤壁之役,值有疾病,孤烧船自退,横使周瑜虚获此名。”《周瑜传》中《江表传》引注曹操给孙权的书信。
    “公至赤壁,与备战,不利。於是大疫,吏士多死者,乃引军还。”《武帝纪》
    “权遣周瑜、程普等水军数万,与先主并力,大破之,焚其舟船。”《先主传》
    “瑜、普为左右督,各领万人,与备俱进,遇於赤壁,大破曹公军。公烧其馀船引退,士卒饥疫,死者大半。”《吴主传》
    由此可见,孙刘两方对赤壁之战的说法是一致的,而曹操的“烧船自退”“疾疫自退”是讳败之说。
    《吴主传》的说法最为精确:孙刘联军“大破”曹军,曹军在大势已退的情况下,烧毁了剩余船只。
    曹操真不愧是曹操,宁肯烧毁船具也不能成全敌人的战利品,而且还给了自己“烧船自退”说辞增加了可信度。
    曹操下降书是建年十三年十一月,兵败也是当年。什么样的疾疫,能让几十万人在一两个月的时间失去了战争力?显然是不可能的。瘟疫和匪患是战争的副产品。汉末是一全国疫病大流行的时代,可以断定军中的发生瘟疫更是常事。曹操常年制戎,对如果应对军中瘟疫必有丰富的经验。荆州瘟疫对曹军战争力势必造成极大影响,但因疫疾而退兵显然不符合事实。
    史料所载,赤壁之战前后,不仅荆州有疾疫,赵俨督领的七路军也发生了疾疫。而为什么扬州张辽、于禁等人非但没有因疾疫退兵?反而在六安等地继续与受孙权煽使的“叛乱”队伍陈兰、梅成等作战?而且曹操还派张喜救援合肥,与孙权交战三个月。同有疫情,扬州东路军增兵作战,荆州西路军因病退兵,确实难以令人相信。
    曹操曾下达《严败军令》,“败军者抵罪,失利者免官爵。”赤壁之败,抵罪的该是曹操自己。而且曹操的兵败,许都的反对者必然借故生事,政治上对曹操很不利,曹操必须为自己找一个“烧船自退”、“疾疫自退”的借口。
    《武帝纪》说“与备战,不利。”更是为曹操自己挽回面子的说辞,不提败于年轻的周瑜,只说是与自己的老对手刘备交战不利。
    那些称“赤壁之战是小规模战争”“赤壁之战曹操一方的主力是荆州军”的人,通常都是支持“疾疫退兵”的人。但是,荆州本地军人对疫病有免疫力,“不习水土,必生疾病”是北方兵士。再说赤壁前线的曹军只有荆州降兵,恐怕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其实,人们就是先有倾向性,再寻找资料证实自己的观点。周瑜立功太骤,少年得志,难免有人嫉妒。“威声远著,故曹公、刘备咸欲疑谮之。”(裴松之语)曹刘尚如此,何况那么庸碌之辈?因此,网上各种“曹操自退说”,又何尝不是这些嫉妒“疑谮”的遗孽?

 

 

《赤壁之战曹军患何病---兼驳烧船自退说》版权为 黑白鲸 所有,转载请注明。

怀瑾思瑜(http://www.hanzhouyu.com/)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