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荆州会战及利益分配兼与各位大人商榷


文/独恋瑾瑜
2006-10-29



    (前言:受222.70.57.* 前辈和一篇佚名帖的影响,从新思考了荆州会战与战后利益分配,及“借荆州”的问题,结合以前的心得,把主要观点整理出来与感兴趣的朋友商榷)

    先引用222.70.57.* 前辈的的发言:

    不管刘备军战绩如何,但当时确实和周瑜军在很好的协作,共同对付曹军,历史上应该根本不存在刘备乘周瑜一个人打曹仁的时候,他们南下捞了便宜取了四郡,这一种说法是完全错误的,否则有几个刘备几个关羽?怎么可能一边和曹军对搞一边又到南四郡捡便宜?

    按照历史的记载,可以说周瑜和刘备时代,是双方合作最好的时期,刘备军作用不大但确实一直在参与江陵之战,最后面对胜局,周瑜考虑到了刘备的功劳,做出了分整个南岸地给刘备的决定,这是双方和平协商分配战果,根本不存在所谓“周瑜无暇顾及被刘备所乘”的事。但面对周瑜自己占领战略要地江陵一下,而左将军刘备却只有蛮荒的南四郡的战果分配方案,刘备是很不满意的,和周瑜多次讨要南郡无果后,刘备“时危机”,不得已去亲自求孙权了,如果刘备真地得四郡算结了大便宜的话,他就根本不会说“孤时危急”做出万不得已去见孙权的决定了,这说明刘备当时被周瑜表面的友好下,内部压制的很难受。因此才会背地说周瑜的坏话,指出它可能有自己独立的可能。
    (作者: 222.70.57.* 2006-10-27 19:58   回复此发言 )

    =======222.70.57.* 前辈的主要观点我非常同意,蜀派经常鼓吹的“刘备乘周瑜跟曹仁对干,跑到荆南捡了大便宜”的说法,是经不起史料推敲的。我认为在“乌林-荆州会战“中的孙刘联盟,不可能像蜀派说的地位平等,各自为阵。实力决定地位,在这个联盟中,孙权是操纵大局的盟主,当然,孙权的“权利”很多是通过周瑜执行的。弱势的刘备是处于附庸地位的“宾客”,所以叫刘备“寄寓”。

    虽然诸葛亮见孙权的时候说“操军破,必北还,如此则荆、吴之势强,鼎足之形成矣”,但还是那句话“均势是实力的结果,而不是意愿的结果”,荆州会战前后的刘备,根本没有和孙权均势鼎足的实力。所以“乌林-荆州会战”应该是由孙权一方主导的统一指挥的协同作战,这与局部战斗由刘备一人指挥是不矛盾的。举个例子,荆州会战的时候:周瑜主攻江陵、刘备从攻“绝北道”、孙权开辟合肥第二战场,这显然是有统一部署的。如果真的是各自为战,各自争抢利益,那孙权就应该放下合肥和周瑜一起全力争夺荆州。

    按照裴注版《三国志》的顺序,“荆州会战”前后应该是这样一个过程:周瑜主攻江陵,同时刘备遣关羽“绝北道”;然后周瑜拿下江陵,领南郡太守;接着刘备表刘琦为荆州刺史,又南征四郡。

    也有一种观点认为刘备南下,是在周瑜打江陵的过程中,搞定了荆南四郡后,刘备又赶回来继续参加周瑜的江陵之战。 但不管是哪种说法,这都是一种协同作战,我认为不存在“抢”的概念。

    周瑜走曹仁,刘备取四郡后,荆州会战就基本结束了,双方开始分配利益。这个战果分配也应该是统一的,和战局一样,操纵分配大权的是孙权一方,也就是周瑜。基本上是这样分配的:

    [周瑜为南郡太守,分南岸地以给备。备别立营於油江口,改名为公安。]

    周瑜领南郡太守,据江陵。仅将江陵那一段长江的南岸地分给刘备,周瑜坐北,长沙、武陵的要害也都在周瑜掌控下,刘备基本上等于被置瓮中。

    这样,双方完成了第一次对荆州的分割,刘备所得甚少,可以说是被周瑜挤兑得非常窘迫的,所以刘备才会说“孤时危急”,根本不可能像蜀派鼓吹的一下子咸鱼翻身了。接着,刘备拿周瑜没有办法,只有曲线救国,冒着差点被周瑜“徙备置吴”的危险去见孙权。
    (与222.70.57.*前辈 商榷一下,我认为刘备说“孤时危急”的时候,连荆南四郡都没得到)

    [备以瑜所给地少,不足以安民,复从权借荆州数郡]

    我认为刘备南征四郡,并不意味着自征自占,否则周瑜不会再分南岸地给刘备。《三国志》里也只说刘备征四郡,四郡皆降,就打住了。而 “复从权借荆州数郡” 很可能指的是刘备为了得到控制长江水道的南郡,冒险去见孙权,以“安民”为借口要地,名义上是说管理荆州(“督荆州”),孙权折中了一下,就把荆南三郡 零陵、桂阳、长沙给了刘备。因为刘备见孙权就只有这么一次记录。而刘备的地盘只有公安一带(周瑜分的),还有诸葛亮调赋税的 零陵、桂阳、长沙(孙权借的)。 这就是第一次“借荆州”。

    做进一步求证:
    1、刘备得了益州仍然托词不还荆州,孙权大怒,说:“此假而不反,而欲以虚辞引岁”,于是派孙规领兵二万取长沙、零陵、桂阳三郡 。

    2、单刀会,鲁肃责骂刘备背信弃义说“今已得益州,既无奉还之意,但求三郡,又不从命”

    这里的“取长沙、零陵、桂阳三郡 ”与“但求三郡,又不从命”的说法进一步印证了第一次“借荆州” 借的就是长沙、零陵、桂阳。

    这就是孙刘第二次对荆州的分割。孙权资地扶持刘备的原因一个是“多操之敌人”;另一方面,孙权可能认为自己能够掌控刘备经营荆州。就在不久前,刘备特地表孙权为车骑将军,领徐州牧,车骑将军位在左江军之上。刘备这个大马屁拍过来,就把孙权拍晕了,岂知,“蛟龙得云雨,终非池中物”啊。

    孙刘第三次对荆州的分割就是“借南郡”(江陵至夷陵一线),也就是谈论得最多的,狭义的“借荆州”。这次“借荆州”,孙权应该是迫于无奈,因为他所依重的“王佐之资”的周瑜死了,正如清?李安溪《三国志集解》里说的:

    [规图荆、益,及制曹、刘之策,着着机先,真英物也……周瑜在则可,如无瑜者,权必不能独挡曹,无玄德则无吴耳,子敬之谋未为非也]

    英才天纵的周瑜可以阻挡曹操、制衡刘备、规图荆益、着着机先。但是周瑜死了,“权必不能独挡曹”,孙权和刘备就成了唇亡齿寒的关系,所以鲁肃借荆州,退而求其次。

    于是刘备占有了周瑜血战打下的取蜀通道,阻挡孙瑜西进,独吞巴蜀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就这样,落魄户刘备在助人为乐的孙权同志的无私帮助下,一步一步实现了“跨有荆益”的梦想。

    最后的遗留问题:武陵。普遍认为荆南四郡都是在刘备手里,而我这样一分析,掉了一个武陵。因为本人对《三国志》的涉猎还很不全面,我只能暂且认为武陵是在第一次“借荆州”的“数郡”之内,也就是第二次分割荆州时,刘备得到了南四郡。请高手正解。  

 

小议荆州会战及利益分配兼与各位大人商榷》版权为 独恋瑾瑜 所有,转载请注明。
怀瑾思瑜(http://www.hanzhouyu.com/)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