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岁有感


文/
竹风檐雨
2008-04-18



   

我生在吴地

我读初中那会儿,大约是八十年代中期吧

那时没有因特网,也不可以每天看电视

但是中午吃饭时可以听半小时评书

那时袁阔成播的《三国》正热

我就一集不拉地听下去

有一次听到那里面形容一个男人:目如秋水

男人怎么可以目如秋水

而且死在那么绚丽的年龄

于是我尽可能搜集有关吴的资料

一个句子,甚至一个词,只要关系到他

都会令我心跳加速

比如“总角之交”“若饮醇醪”“曲有误”

五年后,在大学图书馆

我看到了《三国志.吴志》

但没想到

关于他的文字,是那样简约

真是痛恨哪,那写史的人

再后来

发现很多英俊人才都死于那个年纪

拜伦

莫扎特

罗伯斯庇尔

还有很多

如今

我仍然惦念着曾经的惦念

和你们一样

直到

最后

   

36岁有感》版权为 竹风檐雨 所有,转堪请注明。

怀瑾思瑜(http://www.hanzhouyu.com/)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