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宁领西陵太守与奉邑的辨疑

   
香刁   
发表于 2008-11-16         


   
    自从拜读过黑白鲸的"甘宁的神格化历程"之后,   
    感到获益匪浅,也厘清了很多观念,
    说实在的,这里真的是一个客观的好地方,
    之前我也曾造访琅琊,深深的觉得蜀味太重...
    一提起吴国的事情,回复总是不太友善!!
    发过一回讨论甘宁奉邑的帖子后,我就再也没有上去了....
    那边的几位大老人物似乎很瞧不起甘宁...那我也不想自讨没趣了~
      
    香刁初次发帖,有几个疑问想跟各位前辈讨论一下   
   
    基于鲸大在"甘宁的神格化历程"提出的论点,我个人有几个想法,
   
      
    第一
   
       阳新下雉为甘宁奉邑之说,个人是认同的,
    即使琅琊和烽火两个论坛均认为"领"字的意义并不等于奉邑。
    我所立足的论点在于北宋朱彧所撰的《萍州可谈》中提到:
    「九江之下贵池口,属池州,九江之上富池口,属兴国军。富池口有吴将甘宁庙,案《吴志》,甘宁死于当口,或疑其富池口也,又恐自有当口。宁传云:「为西陵太守,以阳新下雉为奉邑。」今永兴县有阳新里下雉村,盖宁故国。庙碑刻甚多,并无说此者。」
    这并不是要拿后书来证前史,而是用来厘清"领"字的用法,宋人对古文的理解应当比现代人更为精确,再说《萍州可谈》虽然只是笔记杂谈,但毕竟成书时,古籍散佚的状况至少没有现今严重,朱彧既然这样写道,当时理当有更多史料可以为此说法提供左证。
    再者先不论甘宁所领的西陵太守是否如鲸大所说「孙权先改夷陵为西陵,命甘宁遥领」,在此我将此西陵郡认为是从江夏郡分出来的(此说下面再讨论),虽然吴书里并无针对孙权数次设立新郡提供实际郡治范围,但后汉书郡国志里荆州、扬州一带的郡治所辖至少都有十余城,而黄初二年孙权设武昌郡时,划武昌、阳新、下雉、寻阳、柴桑、沙羡共六县为所辖。以上述例子看来,即使再怎么寒伧,甘宁所领的西陵太守不可能只有下辖阳新下雉两县(我认为至少还包含浠水边的西陵城),此两县应当为西陵郡下辖的其中两县,而且是甘宁的奉邑。
    这样的论点不知各位觉得如何?
   
       第二
   
       既然确立阳新下雉两县为甘宁奉邑,那吴书里就有一点需要厘清,
    (建安二十年) 以寻阳、阳新为蒙奉邑。(吕蒙传)
    (建安二十年) 权嘉宁功,拜西陵太守,领阳新、下雉两县。(甘宁传)
    以两传看来,时间点上是一致的,均为争三郡与拒关羽于益阳之后(在此我认为甘宁传的顺序有误,以吕蒙传的次序修改之),问题来了,如果奉邑属实,这不就犯了一地两封的错误了吗?以地缘关系看来,这里不可能有第二个阳新县,那么这该是吴书撰述有误还是孙权犯胡涂呢?实在是难解的问题啊!可是又不能因为这样,就理解为甘宁只兼任阳新下雉的县令,而非以阳新下雉为封邑。
    想得头都大了,不知道各位有何见解呢?
   
       第三
   
    鲸大提出的「孙权在得荆州之前就改夷陵为西陵,命甘宁遥领西陵太守。」
    此论点观念新颖,我很欣赏,从中琢磨,鲸大的立意应该是以「甘宁应当戍守于夷陵」为出发点。
    以甘宁的个人特色与战绩,孙权把他放在边陲之地吓阻蜀军,理所当然。但是实际上在建安二十年,孙吴的势力只到鲁肃屯驻的陆口,直到建安二十四年才由吕蒙拿下荆州,孙权为嘉奖伐关羽有功的潘璋,分出蜀置宜都郡的巫县和秭归为固陵郡,命潘璋领固陵太守,这才真正将版图扩展到刘备家门口。若说孙权令甘宁遥领西陵太守是希望他开拓夷陵一带,故此西陵为夷陵,这也不无可能。但是综观孙权的个性,我觉得他是个挺实际的人,总是拿下一块地盘后马上分封嘉奖属下,吕蒙、潘璋等均可为例。而「遥领」这种虚有名目而无实权的手法,倒是刘备这个家伙用来拢络人心常玩的花样,个人认为这并不是孙权的行事风格。
    所以我觉得孙权在把江夏、桂阳、长沙纳入版图后,才把西陵从江夏郡中划分出来,作为甘宁拒关羽有功的封赏,而甘宁就地戍守于浠水一带,以地缘关系看来这样也方便听令于陆口鲁肃的调派。而吕蒙早在建安十四年便任寻阳令,此时孙权干脆就把寻阳以及阳新(?)封给他作为奉邑。
    不知道这样的推论是不是也有可信度呢?   

   
   
   

   

网友讨论/ re:第2楼
   
   周去病
   发表于 2008-11-17
      
   
       先说西陵,这并非以“甘寧應當戍守於夷陵”为出发点,也不是新疑观点,而是基本的史实。临江群、宜都郡、西陵郡,是同一地点不同时代的称法。也就是:   
   
    临江群(曹操得荆州从南郡中划出)——宜都郡(刘备领荆州改)——西陵郡(黄武元年孙权改)
    搜索史料,又得搜索,下注寻例。《通典》上对“○夷陵郡”的解释为:
       
    东至江陵郡三百四十里。南至江陵郡水路三百三十七里。西至巴东郡一百九十里。北至襄阳郡五百七十里。东南到江陵郡界四百四十一里。西南到清江郡九百里。西北到巴东郡界二百三十里。东北到江陵郡界九十里。去西京一千七百里,去东京一千六百四十里。户七千三百一十七,口四万二千六百六十八。
   
    春秋、战国时,并楚地。秦将白起攻楚,烧夷陵,即其地也。秦二汉并为南郡地。魏武平荆州,置临江郡。後刘备改为宜都郡。吴改夷陵为西陵,常为重镇。陆逊上疏曰:“夷陵要害,国之关限。若失之,非损一郡,则荆州可忧也。”
   
    “黄武元年……,……,然犹与魏文帝相往来,至后年乃绝。是岁改夷陵为西陵。”《吴主传》说得清清楚楚,黄武元年,才“正式”有的西陵郡,那么建安二十年甘宁领西陵,只能是遥领。不仅是遥领,还是“遥设”。
   
    这种收卖人心的办法并非只是刘备才做,建安四年孙策攻江夏,已经是“领江夏太守行建威中郎将周瑜、领桂阳太守行征虏中郎将吕范、领零陵太守行荡寇中郎将程普……”孙权,就跟他哥学吧!
   
    楼上认为西陵是从江夏郡划出的,不知是受了《后汉书》的误导和蜀饭的误导(虽然没看诸位论战,但偶猜测很有可能是蜀饭拿出《后汉书》误导人的,蜀饭的特长就是寻章摘句曲解史料)。
   
   《汉书·地理志上》有“江夏郡,高帝置。属荆州。……县十四:西陵,有云梦官。”
   
    这里的西陵县和西陵郡,绝不是一个地方啊。西陵郡是《吴主传》里“改夷陵为西陵”的群级行政区划。西陵县是江夏郡境内云梦泽地区的县级区划。
   
    太守职与奉邑地并不一定要在一起(而且似乎正常情况下应该不在一起,吕蒙很快从寻阳令调到汉昌太守了,再比如周瑜当南郡太守时,奉邑下隽、汉昌、刘阳属长沙郡。)奉邑是给武将发工资的地方,这个县的税收给他自己养部曲用,如果奉邑在自己辖地内,太方便监守自盗了。
   
    至于同年“权嘉宁功,拜西陵太守,领阳新、下雉两县。”“以寻阳、阳新为蒙奉邑。”孙权出错是不可能的,要是出错只可能是史官出错了。如果史官没有出错的话,那就是宁宁和蒙蒙共用一个奉邑县,在生产力衰弱时代,多个武将共占一个奉邑也许是合情合理的,如果再寻到同类的例子,就可以证明了。

   
   
附:甘宁的神格化历程            
   http://cq.netsh.com/eden/oldbbs/745559/html/tree_18274068.html 

 

《甘宁领西陵太守与奉邑的辨疑》版权为 香刁 所有,转载请注明。

怀瑾思瑜(http://www.hanzhouyu.com/)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