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赤壁的疫病一说,一点小看法


文/微末
1月 10, 2011


   
     
   
     
 之前《三国志——周瑜传》注引《江表传》中记载了曹操在赤壁战后三年给孙权的一封信:“赤壁之役,值有疾病,孤烧船自退,横使周瑜虚获此名。”
    想想阿瞒果然还是个好面子的人,大概彼时他也明白赤壁一战定了天下三分不说,还将成就周郎青史留名(……以及自己的陪练),隔了三年还特特意写信辩解-_-||||
   
    经常看到很多人抓住疫病这一点反复强调,我当时就有一点疑惑。
   
    首先,排除突然爆发的传染病。
   
    赤壁之战发生的时间基本没有疑义,秋末冬初,十一月末。
   
    一般来讲传染病都是有季节性的,按照生物学来说,秋冬季节是不可能出现大规模爆发性的瘟疫的——因为温度,就是寒冷的气候会影响生物和细胞的活性= =
    这就是历史上为什么大规模传染病的爆发,不会发生秋冬季节,一般是始于春季,肆虐于夏季,到了秋季不必采取什么措施就会慢慢湮灭的原因。
    像嘉平五年(253年)四月“诸葛恪围新城。大疫,死者太半”,差不多就是赶上了春季大瘟疫。
   
    (比如昔日非典肆虐期间,想必很多人都记忆犹新,春季开始爆发,到了夏季感染人数简直是天天攀新高,到了秋季以后,慢慢就平息,最后消失。我手头的一份唐宋疫病调查,也显示出,瘟疫集中在春夏季节爆发。)
   
   
    而且,若是大规模传染病,没可能只有阿瞒的大军受损,孙刘联军就没事……PS我个人觉得啊,周郎手里那三万人马和阿瞒军队的人数对比,阿瞒感染一大部分都比他多= =
   
    其次,江东的寄生虫性传染病,嗯,就是被很多人特意讲过的血吸虫病(丝虫病也很BH啊你们不要歧视丝虫病)
   
    这个已经被很多人驳过了,大概引用一下,1是阿瞒主打的是荆州水军,这部分人和江东水军一样,也对地域性传染病免疫,2非荆州水军部分……血吸虫也是要冬眠的……表打,我的意思是说,也有季节性,十一月末并不是血吸虫病的大规模爆发期,感染集中爆发的可能性不大。如果是潜伏性感染,之前阿瞒所驻扎的地方,并不是血吸虫病流行的疫区(貌似是黄河以北的邺(今河南安阳县境)?那里没有血吸虫病);在江陵倒有点可能,可曹军驻留江陵时,不是隆冬时节而是晚秋之时,感染的机率已是极少。血吸虫病的感染期最高不超过一个月,且潜伏期越长的,病状越轻,即便在江陵感染,拖到赤壁爆发基本也不太影响战斗力了。(血吸虫病本身并不BH的,主要是对肝脏组织的损坏)
   
    我的看法就是,北军到江东,水土不服遇到疫病是有的,但对战局的影响并不大

 

《关于赤壁的疫病一说,一点小看法》版权为 微末 所有,转载请注明。

怀瑾思瑜(http://www.hanzhouyu.com/)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