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备试的是金么?


文/阿忠
2008-01-22


   
   
   
    偶然翻得一篇文,竟把刘备当作一个时代的试金石,这位在俗文化土壤中成长起来的伪道德楷模,经过道学家的包装,如今越发出脱为面目和善,有着悯人忧天菩萨心肠的圣者了。千百年来中国老百姓深受统治者奴役,除了在生与死都两难选择的情况下,才逼上梁山,奋起抗争外,大多数时候都是把美好的愿望寄托在圣君圣人侠士身上,于是有了大量的包公戏和游侠小说,更幻想出宽厚爱人的仁君楷模——刘备。
   
    翻开三国志,我们看到的刘备不过就是一位和在乱世中崛起的与群雄没有多少本质差别的雄豪。
   
    三国志先主传评曰:先主之弘毅宽厚,知人待士,盖有高祖之风,英雄之器焉。可能就是这句评语,成为刘备“仁”的特质的衍生源头,那么是否弘毅宽厚就等同于仁呢?弘毅是指刘备志向远大,宽厚是指他待人的特点,待人宽厚就是仁么?仁的范畴却绝不是如此狭隘,仁的内核是爱人,爱天下人,刘备的待人宽厚不过是帝王驾驭臣下之术,是收买人心之术,三国志上也明确记上一笔“刘备北到葭萌,未即讨鲁,厚树恩德,以收众心。”及至得到了益州,这位后世树起的“仁”主并没有给益州人民多大好处,而是干起了“铸百钱,平物价”的事,从这个史料至少可以看出:刘备收取益州之后物价飞涨,人民生活今不如昔;其次在物价飞涨的情况下,刘备没有抓革命促生产,而是通过铸钱平物价的手段来解决问题,把老百姓腰包的钱掏进自己腰包里,狠狠地刮了老百姓一把,几个月之后刘备的国库充盈了,老百姓生活更加江河日下了。从前在暗弱的刘璋治下,益州还能民殷国富,到了刘备时期,老百姓日子却过得越发艰难起来,于是不免起些乱子,按了葫芦起了瓢,需要以法治国,搞点整风运动了,还正应了老子的一句话“其政闷闷,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刘备对益州人民不过如此,何以谈得上“爱人”。之前被收买的众人中大约有许多的普通老百姓,这些听了刘备就职演讲欢天喜地投了支持票的民众此时不知道是否大呼上当,悔不当初。想想刘备这种连骨肉亲情都可以多次抛弃的人,那里会真正“爱人”。
   
    尊刘者拿出刘备不屠城等说事,屠城的确是不仁道的,是残忍的,但是从辨证的角度来说,屠城也是一种军事实力的表现,只怕刘备并非不想屠城而是实力不够而已,在刘备的一生中根本就没有辉煌的战例,刘备夺取益州时,刘璋真要来个坚壁清野,焦土政策,不知道刘备是否看在百姓受苦受难的份上,自动退兵?倒是这位被后世嘲笑为暗弱的刘璋颇有些宅心仁厚,不忍心劳民而拒绝实行这个计策,和平解决了益州问题。“仁”与“伪仁”可以管中窥之。
   
    脚跟站稳了,在自尊为皇帝之后,刘备并没有休养生息,关心起民生问题,而是野心空前膨胀起来,这位乱世枭雄为了扩张的野心,还不忘打起报仇的旗号,起倾国之兵伐吴,不过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军事才能,刘备既非真正的仁者,也缺乏应有的军事才能,当然不可能无敌,于是败在了书生陆逊手上,带去的几万精兵,这些春闺梦里人也成了河边枯骨。人云“一将功成千骨枯。”功业有成的名将多半使敌军千骨枯,遗憾的是刘备此战功名未成,丢尽了老脸,却使得自己兵士千骨枯。这样的“仁”君颇为少见。
   
    “先主少孤,与母贩履织席为业”,这位失怙的少年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好孩子,他“不甚乐读书,喜狗马、音乐、美衣服。”,家境不好,却完全的一副纨绔子弟形象,想来也和他老祖宗刘邦一样大失母望,大约和母亲关系处得不好,一部三国史不竟没有“事母至孝”的美言,连对寡母亲呢感恩的片言只语都没有,“仁”的外壳是礼,孝是礼的表现形式之一,为后世病诟的曹操尚且还对他那位并不待见自己的父亲有些亲情,而“仁“君刘备在孝字上却一片空白,让人比较费解,姑且以刘氏寡母未假天年以度之。
   
    在道学家和俗文化树起的“仁“君刘备身上,还有一点就是“忠”,衣带诏是拿来说事的最好材料,那么在衣带诏中刘备表现如何呢?“先主未出时,献帝舅车骑将军董承辞受帝衣带中密诏,当诛曹公。先主未发。是时曹公从容谓先主曰:今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本初之徒,不足数也。先主方食,失匕箸,遂与承及长水校尉种辑、将军吴子兰、王子服等同谋。会见使,未发。事觉,承等皆伏诛。” 从这段史料中看出,刘备是首鼠两端的,那几个实诚都被曹操砍了脑袋,刘备却什么事没有,在衣带诏事件中,刘备保住了脑袋的确是个迷,于是演义只好杜撰为刘备在失匕箸之后,赶紧自己讨了个外放的差事溜之大吉,不过也杜撰得不够好,盖了脑袋露了脚,刘备即然是大大的忠义之士,为何惊闻风声就开溜呢,于君于友都不忠不义,当然正史“会见使,未发”就“事觉”了,刘备在此事件身家性命没有丢,政治上还捞了一票,不过刘备的忠却应该打上一个疑问号。及至后来刘备称帝,史书记载“或传闻汉帝见害,先主乃发丧制服,追谥曰孝愍皇帝。”然后惺惺作态地在众人的劝谏之下,加冕为帝。这里有一个十分让人费解的字“或”,传闻本来就不够真实,还是“或传闻”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扑朔迷离,刘备的忠再次让人质疑。
   
    身处乱世,成就了一方霸业,刘备原也是英雄,在真实的刘备身上具备了许多枭雄品格,志向远大,小小年纪就出言“吾必当乘此羽葆盖车”颇有高祖“大丈夫当如是也”的气概,年轻时也曾轻侠使气,鞭打刁难自己的督邮,耻于许某人的求田问舍,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即使穷途末路也不泄气。至于反复难养,是帝王之术,大打政治旗号是政治策略,这些原无可厚非,只是道学先生们却要把他推上“仁”君的神坛,就让人不可思议。世界需要道德楷模,但是世界更需要真善美,为了树立善而失却了真,这样的善只能是伪善,揭开为善的真面目,不仅不能感受到美,只能感受到恶。
   
    而今刘备成为普度众生的仁君,成为时代的试金石,也就难怪物欲横流,谎言漫天,因此公仆就是以公众为仆,也不足为奇。
   

   
   
   
   

《刘备试的是金么》版权为 阿忠 所有,转载请注明。

怀瑾思瑜(http://www.hanzhouyu.com/)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