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真正妒贤嫉能的人是诸葛亮而非周瑜


文/重楼夫人
发表于  2008-02-28


 
   三国演义为了美化诸葛亮,捏造出周瑜心胸狭窄嫉妒诸葛亮的故事来贬低周瑜抬高诸葛亮,但历史上真正的周瑜心胸宽广气度过人,才华卓越,而诸葛亮在正史上其实只是管管内政后勤,军事方面,三国演义吹嘘的胜仗99%以上都是虚构或别人的胜仗被移花接木到他头上,他自己打的五次北伐基本以失败告终,用人上,只任用亲信而不肯任用贤能,导致蜀国后继无人。因此,毛泽东,朱德,粟裕等伟大军事家都对诸葛亮的军事才能和用人评价很低,而朱德更是直接批评诸葛亮妒贤嫉能,心胸狭窄,帅才有限并且度量不宽。

    周瑜:历史上的周瑜胸襟广阔,气度宽宏。史书记载,老将程普因周瑜年轻地位却比自己高,对他不服,多次当面侮辱他,周瑜都不跟他计较,程普最后被周瑜的才华和品德所折服,感动得说:“与周公瑾交,若饮醇醪,不觉自醉”,和他成为好友。时人以周瑜谦让服人如此,传为佳话,有人认为此事可与廉颇蔺相如的故事相比,在演义成书以前,就有许多诗人的诗词中引用这个典故,如“夫子如周郎,即之疑饮醇。”“一见周瑜胜饮醇。”“ 周瑜醇似酒,崔远爽於梨。”公瑾之交似醇酎,吉甫之颂如清风。”等等,不胜枚举。只是在演义成书后,周瑜的形象被完全颠覆丑化,人们也渐渐忘记了这个典故。

    诸葛亮:演义上那些为美化诸葛亮而捏造的无数东西不必说了,什么借东风,三气周瑜,草船借箭,赔了夫人又折兵,说得比唱得还好听,但其实只要看过正史的人都很清楚诸葛亮搞搞后勤内政还行,打仗和奇谋完全是他的弱项,用人方面更是唯亲是用而非任用贤能,只要他喜欢亲近的立刻破格提拔,如马谡和姜维,他不喜欢的则是不信任不重用,如魏延,刘封,彭羕,李严等人,甚至排挤打击。而马谡和姜维又是什么货色呢?马谡失街亭的故事大家早已非常熟知,北伐失败的罪魁祸首,姜维呢?这个被诸葛亮夸奖为“麒麟儿”破格提拔,一年来连升许多级的人,好大喜功,在诸葛亮死后九次北伐,基本上每次都以大败告终,最后一次的失败更是直接宣告了蜀国的灭亡,使蜀国成为三国历史上第一个灭亡的国家,史书评价姜维“姜维粗有文武,志立功名,而玩众渎旅,明断不周,终致殒毙。”是三国历史上少见的有负面评价的重臣之一,此外大概只有董卓,杨仪(诸葛亮重用的另一个大臣)这些人了。

    朱德对诸葛亮用人和军事方面的问题看得非常透彻,他在阅读三国志时一针见血地指出,“武侯之帅才有限”,“亮忌才”“不容将何能克敌?” 明确认为诸葛亮不但军事才能非常有限,而且妒贤嫉能,不能容物,所以才无法打胜仗连连失败。

    朱德读《蜀书·马良传》后,对诸葛亮不听劝告,破格重用言过其实的马谡,结果造成一出祁山战役失败很不以为然,批评孔明“溺爱不明,慎者不免”,并尖锐地指出:“武侯之帅才有限。”他在读完了《蜀书》中的《刘封传》、《廖立传》、《彭羕传》、《李严传》后,认为这几个人都是很有才干之人,是蜀汉政权的功臣,如果使用得当,定会有很多贡献的。朱德对诸葛亮未能恰当地使用他们深感痛惜。他在这几个传记上批了“所以败也,不容将何能克敌?亮、备之不成事也在此”;“亮忌才”等语。朱德以政治家和军事家的角度,从蜀汉事业的大局出发,认为诸葛亮应该重用这些人才。诸葛亮没有这样做,因此诸葛亮的人才政策不太成功,而诸葛亮的才干和度量则自然有限。朱德的这些评论是很有见地的。

    除此之外,他还客观地指出“以指挥作战来说,六出祁山就很笨。按当时情况,魏延建议孔明率主力出斜谷,自己率兵出子午谷直插长安,两路人马夹击魏兵是正确的。司马懿也是这种主张:‘若吾用兵,从子午谷径取长安,早得多时矣。’但诸葛亮不敢用此计,坚持一而再,再而三,六出祁山。完全是顶牛阵,老一套。结果一事无成,打不开局面。论工作方面,诸葛亮有严重的事务主义,事无巨细,包办代替,只相信自己,不相信别人。结果自己累得要死,大家的积极性发挥不出来,事情也未必办好。司马懿看到这一点说:“孔明食少事繁,岂能久乎?”和他打持久战,硬把他拖死了。论用人,有宗派主义倾向,只喜欢服从自己的人,听不得一点不同意见。这一点比曹、孙差多了。关云长、魏延、马谡都未用好,不该用的用了,不该杀的杀了,弄得后继无人。”

    (这是朱德在三国志上的批注,综合摘录进了《毛泽东思想研究》,后发表于《文史杂志:朱德与三国志》 ,作者谭晓钟,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副研究员)


    另外,毛泽东和粟裕对诸葛亮的军事能力和用人眼光也都非常不以为然,粟裕认为“诸葛亮是一位政治谋略家,打仗不行,更算不上军事家!即便按《三国演义》的描写,他最主要打过两次胜仗,也就是“两把火”:火烧新野,火烧赤壁。而后一把火还是周瑜烧的。六出祁山,当时魏强蜀弱,而他采取正面推进相持,怎么能以弱胜强呢?人说‘诸葛一生唯谨慎’,从军事上来看是不敢用奇兵,不会打仗。”

    而毛泽东呢??毛泽东很喜欢演义上神机妙算的神仙诸葛亮,却对正史上的诸葛亮很不以为然,也和朱德粟裕一样地对诸葛亮的军事和用人评价很低,他认为,蜀国灭亡的原因是“其始误于隆中对,千里之遥而二分兵力。其终则关羽、刘备、诸葛亮三分兵力,安得不败。”认为隆中对是蜀国灭亡的罪魁祸首。

    在《三国演义》中,作者借用“舌战群儒”、“草船借箭”、“巧借东风”、“华容道”等故事情节,使得诸葛亮几乎成了赤壁之战的头号功臣。而实际上,赤壁之战的头号功臣应该非周瑜莫属。翻开《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204页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有这样一段话:“中国战史中合此原则而取胜的实例是非常之多的。楚汉成皋大战、新汉昆阳之战、袁曹官渡之战,吴魏赤壁之战、吴蜀彝陵之战、秦晋淝水之战等等有名的大战,都是双方强弱不同,弱者先让一步,后发制人,因而战胜的。”在这段话中,毛泽东把赤壁之战定义为“吴魏赤壁之战”,说明他并不认为刘备、诸葛亮对赤壁之战有多大贡献。一九五三年,毛泽东在《青年团的工作要照顾青年的特点》中说:“曹操带领大军下江南,攻打东吴。那时,周瑜是个‘青年团员’,当时东吴的统帅,程普等老将不服,后来说服了,还是由他当,结果打了胜仗”。这段话表明了毛泽东的立场,他认为赤壁之战的头号功臣是周瑜,而并非诸葛亮。

    诸葛亮第一次北伐中原,督军马谡违背诸葛亮的节度,举动失宜,结果被曹魏大将张颌所破,导致街亭这一重要关口失陷敌军之手。诸葛亮不得不败退汉中,演出一幕“挥泪斩马谡”的悲剧。 历代评书、戏剧在表现“失街亭”事件时,都把重点放在马谡如何违背调度,以及诸葛亮如何执法严明之上。毛泽东对此则有独到的见解,他评论到:“初战亮宜亲自临阵。”在毛泽东看来,街亭能否固守,关系到整个战役的成败,如此重大的任务怎能交给一个没有实际作战经验的人去执行?而且即使派人去防守街亭,也应该不断派军去增援,假如街亭危急,甚至诸葛亮本人也应该前去亲自指挥,与敌军展开大决战。


 

历史上真正妒贤嫉能的人是诸葛亮而非周瑜》版权为 重楼夫人 所有,转载请注明。

怀瑾思瑜(http://www.hanzhouyu.com/)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