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肃险些投曹操


文/黑白鲸
2006-



    提 要:
    鲁肃早年很可能与刘晔、陈登、陈矫等亲曹派江淮名士们有来往,并有投奔许都的倾向;
    鲁肃投吴又弃,当时他在许都还是东吴的选择面前举棋不定;
    周瑜对鲁母的“绑架”是促成鲁肃事吴的关键因素。


-----------------------------------------------------

    正 文:

    《三国志·吴书·鲁肃传》记载了鲁肃两次投奔东吴的经过:
    第一次投吴,是建安三年孙策在世时。“周瑜为居巢长,将数百人故过候肃,并求资粮。肃家有两囷米,各三千斛,肃乃指一囷与周瑜,瑜益知其奇也,遂相亲结,定侨、札之分。袁术闻其名,就署东城长。肃见术无纲纪,不足与立事,乃携老弱将轻侠少年百馀人,南到居巢就瑜。瑜之东渡,因与同行。”
    这次投吴不久之后,鲁肃就以还葬祖母为由,辞别孙策回到家乡东城。
    第二次投吴,从史料记载看,当为孙策死后。而且鲁肃投吴前,曾出现过刘晔劝鲁肃投奔巢湖郑宝的小插曲。
    刘子扬与肃友善,遗肃书曰:“方今天下豪杰并起,吾子姿才,尤宜今日。急还迎老母,无事滞於东城。近郑宝者,今在巢湖,拥众万馀,处地肥饶,庐江间人多依就之,况吾徒乎?观其形势,又可博集,时不可失,足下速之。”肃答然其计。葬毕还曲阿,欲北行。会瑜已徙肃母到吴、肃具以状语瑜。时孙策已薨,权尚住吴,瑜谓肃曰:“昔马援答光武云‘当今之世,非但君择臣,臣亦择君’。今主人亲贤贵士,纳奇录异,且吾闻先哲秘论,承运代刘氏者,必兴于东南,推步事势,当其历数。终构帝基,以协天符,是烈士攀龙附凤驰骛之秋。吾方达此,足下不须以子扬之言介意也。”肃从其言。瑜因荐肃才宜佐时,当广求其比,以成功业,不可令去也。
    从这段史料看,鲁肃已经答应刘子扬投奔郑宝,而周瑜抢先“徙肃母到吴”,力劝之下,鲁肃这才答应事吴。
    但是,《鲁肃传》记载与《三国志》其它章卷略有差误。《三国志·魏书·刘晔传》中的说法是,当时郑宝在江淮间聚众,因为刘晔(字子扬)是汉室宗亲、光武之后,强拉刘晔入伙。后来曹操派使下扬州,郑宝、刘晔都去拜会,酒宴间,刘晔借机自取佩刀杀死郑定,“斩其首以令其军”,并宣称,“曹公有令,敢有动者,与宝同罪。”对郑宝的人马,刘晔“抚慰安怀,咸悉悦服,”被拥为首领。但拥众一方不是不是刘晔的志向,他带兵投奔庐江太守刘勋。建安四年冬,孙策夺取庐江,刘勋只得北投曹操。
    从《刘晔传》中看,郑宝死在建安四年冬天之前。而《鲁肃传》中,鲁肃在周瑜劝说下第二次投吴,“时孙策已薨,权尚住吴”。这一时间上的“矛盾”,导致司马光编写《资治通鉴》中,没有采用这段记载。
    不过,史料上小小的差误,并不能推翻鲁肃与刘晔的交往关系。实际上,与鲁肃交往的亲曹人士,恐怕不止刘晔一个。为此,要从鲁肃的家乡说起。
    《鲁肃传》说,鲁肃是“临淮东城人”,这是《三国志》的作者在行政区划上犯了点小错误。早在东汉永平十五年(公元72年),临淮郡已更为下邳国,治所在下邳,东城县则属下邳国境内。下邳国在当时为交通南北、纷争四起的所在。曹操、刘备、吕布等“豪强”们都曾在这声土地上纵横驰骋。而东城县为今安徽定远县,处在淮河、长江、巢湖三角地带之间。鲁肃生长在淮南江北的士夫交游之乡,看够了周围曹操、袁术、吕布、孙策多股势力纷争横夺,加上鲁肃家财丰厚,喜爱结交豪杰,又志向远大,很想借乱世之机成就功名。所以他很容易交上不少类似刘晔的朋友。从史料中推测,很可能与鲁肃交好的江北人士还有:
    一是下邳名士陈登。汉末曹操又废下邳国,改置东城郡,治所恰恰相反恰恰是东城县。而这首任东城太守,便是陈登。《三国志·魏书·吕布传》曾记载,广陵太守陈登于匡琦击退孙策北犯之兵,于是“迁登为东城太守。”匡琦之战是建安四年的事情,陈登迁任东郡的时间是在匡琦之战以后,与鲁肃第二次投吴的时间接近。
    二是陈登任广陵太守时的重要助手陈矫。《三国志·魏书·陈矫传》载,“陈矫字季弼,广陵东阳人也。避乱江东及东城,辞孙策、袁术之命,还本郡。太守陈登请为功曹”。
    陈登、陈矫都在东城任职或居住,而鲁肃是东城本地人,名气又很大,周瑜曾幕名访谒,“并求资粮”,袁术也“闻其名,就署东城长”。若说鲁肃与陈登、陈矫相识,这种设想是很合理的。
而无论陈登、陈矫还是刘晔,都是反对孙氏政权、倾向曹操的人士:
    陈登,东吴的死对头,曹操任命他为广陵太守,他的任备除了“阴合众以图吕布”,便是为监视江东,这可以从广陵的地理位置看出来。孙策遇刺,陈登很可能是参与者之一,《三国志·吴书·孙策传》引注《江表传》就说,“广陵太守陈登治射阳,登即瑀之从兄子也。策前西征,登阴复遣间使,以印绶与严白虎馀党,图为后害,以报瑀见破之辱。”陈登三十九岁早逝,曹操很怀念他,“太祖每临大江而叹,恨不早用陈元龙计,而令封豕养其爪牙。”这所谓“陈元龙计”,便是陈登在世时曾制定的、消灭东吴政权的谋划。
    陈矫,从“辞孙策、袁术之命”看,足见此人反对孙氏。陈矫后来从事于魏,任职到明帝时代。
    刘晔,从其暗杀郑宝、打着曹操旗号辖领郑宝兵众的行为看,此人可谓人在江淮而心已许都。而刘晔将郑宝人马赠给刘勋,除因两人都是汉室宗亲外,恐怕刘勋此时也早倾向曹操了。虽然史载刘勋是后来被孙策打败后投奔的曹操,但当时袁术新死,刘勋驻在皖县,害怕孙策来攻,很可能已先与曹操联络。刘晔后来成为曹氏重臣,任职到明帝时代。曹操驻寿春时,刘晔负责讨庐江山匪,可见刘晔熟悉吴魏交界的情况。
    而联系到鲁肃第一次投吴后,又借故返回东城,足可推测:鲁肃当时并不看好江东政权,并与亲曹反孙的江淮人士有来往。
    再回过头来看《鲁肃传》中鲁肃欲投郑宝一段记载,虽有时间上的误差,但仍可看出鲁肃在投孙还是投曹上举棋不定,而且相对倾向许都,甚至引发了两方争抢鲁肃的“绑架战”。
    周瑜及时使出绑架鲁肃老母的狠招。又说以“承运代刘氏者,必兴于东南,推步事势,当其历数。终构帝基,以协天符,是烈士攀龙附凤驰骛之秋”,才最终说服鲁肃留事孙权。
    若干年后周瑜赤壁破曹操,又走曹仁于江陵,领南郡太守,以庞统为功曹。《三国志集解》在《庞统传》中引《荆州先贤传》云:“周瑜领南郡,以庞士元名重,州所信,乃逼为功曹,任以大事,瑜垂拱而已。”这里一个“逼” 为功曹,联系到当年“徙”鲁肃的老母入吴,足可见周瑜的作风:强硬果断与左右逢圆相结合,狠辣与雅妙相结合。绑架逼迫来的鲁肃、庞统,后来都成为周瑜心腹至交,更见周瑜的人格魅力。
    鲁肃在《榻上策》中说,“建号帝王以图天下”,与周瑜劝鲁肃留吴时所说的“承运代刘氏者,必兴于东南”和“终构帝基,以协天符”又是是何等相似!由此足见,鲁肃下决心事吴,周瑜的“软硬两手”起了关键作用。
    然后,为何史传中会出现这种时间误差?很有可能,鲁肃自称的投奔郑宝只是借口,他很可能已在刘晔等亲曹派朋友的劝说下,有了投奔曹操的想法。而后来,鲁肃忠心事吴,尤其赤壁之战时主力抗曹,成为孙吴建国的首勋之一。后来孙吴的修史官们为尊者讳,把鲁肃的这段历史说得含混些,以至资料越来越模糊,最后《三国志》成书时,不同章卷之间出现了细小的矛盾。
    再说些后话,等到赤壁之战以后,孙权命周瑜等人攻取南郡,而先召鲁肃还吴。而这时,陈矫恰恰在南郡守将曹仁的手下做长史(见《魏书·曹二传》),东吴的老仇人在新战场上碰头了。莫非因为陈矫曾在鲁肃的家乡东城居住过,为避嫌,孙权这才先把鲁肃从前线调走?当然,这也是一种猜测。

《鲁肃险些投曹操》版权为 黑白鲸 所有,转载请注明。

怀瑾思瑜(http://www.hanzhouyu.com/)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