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挺秀


文/徵音
2006-09-12



    冒昧一拜^^
    在建安十三年潜过水,读遍站上文章,然后有好一阵子没有来。最近找到了这个临时站。
    各位大人的讨论精彩,有些简直说到我心里去了。所以想把最近的杂感发上来,望不吝赐教^^
    杂谈就是杂谈,一两个星期零零碎碎写来,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不过后期整理大致也分了四部分:
    之一,风云再起;
    之二,亦幻亦真;
    之三,SD拾趣;(SD = slam dunk,我是sd fans。这个对非sd fans没有意义。让我考虑考虑是否贴上来^^)
    之四,同人随感。(主要谈一个)
    先发前两个。
    可能在老牌fans眼里都是老掉牙的、幼稚的东西,却是我的“初体验”。
    因为是整理版,为条理牺牲了一部分随性,不好意思咯~

    以上

    [杂谈]天挺秀

    之一 风云再起
  
       周郎年少,正雄姿历落,江东人杰。
       八十万军飞一炬,风卷滩前黄叶。
       楼舻云崩,旌旗电扫,射江流血。
       咸阳三月,火光无此横绝。
  
       想他豪竹哀丝,回头顾曲,虎帐谈兵歇。
       公瑾伯符天挺秀,中道君臣惜别。
       吴蜀交疏,炎刘鼎沸,老魅成奸黠。
       至今遗恨,秦淮夜夜幽咽。
    —— 郑板桥《念奴娇·周瑜宅》


    近日看了易中天的《品三国》(书),演义电视剧首播十二年后,对三国重燃热情。其实我喜欢三国在喜欢sd之前,相应地喜欢周瑜也在喜欢三井之前。严格意义上我并不算周瑜的fans,因为我从没有狂热地搜索关于他的一切,也没有为他创作过什么。初识他是我初中时代的事,那时世界上还没有Internet。
    可是现在有了,培育fans的土壤,所以我就开始首先在水木bbs上关心。这一关心不要紧,发现了郑板桥的《周瑜宅》,就是开篇的那段(问题是怎么直到现在才知道啊)。全词要气势有气势,要风雅有风雅,又终于感伤。而“天挺秀”句让我一见就非常激动,钟情之下借来作了题目。
    “天挺秀”让我想到“玉树临风”这个专门用来形容男子之美的词。“玉树临风”美在摇曳,可以是微醺下步态不稳、甚至带点颓废,“天挺秀”则清醒、峻拔。此“秀”想必不是今人常用的“清秀”“娟秀”之秀,而是“造化钟神秀”“木秀于林”之秀,出众之意。公瑾伯符,双子生辉,风华绝代!(——高亚《看球笔记》,形容克林斯曼和巴斯滕。)
    然而紧接着的“中道君臣惜别”就是一沉。
    结合上下文,“君臣惜别”可能不仅指孙策周瑜(显性基因),而且指孙权周瑜(隐性基因)。(“吴蜀交疏,炎刘鼎沸,老魅成奸黠”都是周瑜死后的事。)虽然并不一定是郑板桥本意,意境却因此而丰富。兼顾承上:音容犹在斯人已逝;重在启下:周瑜一死东吴顿危——这才顺畅引发“遗恨”。而一个公瑾,两次“惜别”,分处甲乙两方,汇为一句,刹那间生命盛放又凋零,怎不让人唏嘘。
    (“老魅成奸黠”这句多少有点对不住曹操,但考虑他晚年作风,也不算无中生有。)
    这样一位周公瑾浮出水面,我想收笔怕也不行呢。

    之二 亦幻亦真

    《三国演义》不是历史,却被许多人当作历史。周瑜受到的影响尤为突出。当一个读者既熟悉演义又通晓正史时,聚焦周瑜,会产生明知演义不可信却放不开、明知正史可信却抓不住的困惑、迷乱感(我自己的感觉)。
    带着对周瑜本人的欣赏和同情看演义,我有时会认真地讨厌它,有时会阿Q式的不以为然,认为它不过是一部发表较早、篇幅较长、名声较大的三国同人罢了,然而我却不能真正无视它——毕竟它是我喜欢三国、喜欢周瑜的最初兆因。
    和很多人一样,我对三国的系统了解是从演义开始的;由于生逢其时,准确地说是从电视剧三国演义(首播)开始的。
    至于演义电视剧问世前的零散了解,则大概来自写给小孩看的短文和广播里的评书。那时就对周瑜不无好感(看来我天生喜欢少年得志、俊美风流之徒,笑)。
    电视剧把故事演绎得生动有趣之余,配合去读演义小说,周瑜的形象愈发完整,我的喜爱之情有增无减。
    而读了《三国志》,发现史实(不拿它当史实也没有其他可以当史实的了)中的他竟是“性度恢廓”“雅量高致”,气死之说不攻自破,英年早逝却同样可惜可叹。我能不沦陷吗。竟至,不论罗大叔给他折了多少功、抹了多少黑,宇宙大叔怎样摧毁了最后的“姿质风流,仪容秀丽”,都挡不住我的倾心。
    这两天下载了演义电子书复习,多数章回观其大概,只周瑜相关之处比较仔细。唉唉,罗大叔!怎么写成这样?周瑜神经兮兮,诸葛妖妖道道,还有些地方堪称奇幻文学(如孙策怒斩于吉,诸葛亮秋风五丈原),历史苍桑之气似乎还没有盖过大仙妖气!
    演义虽糟蹋周瑜,仍有几处为他塑造了好形象(却也几乎都是于史有凭)。

    第一处便是周瑜初出场:
    行至历阳,见一军到。当先一人,姿质风流,仪容秀丽,见了孙策,下马便拜。
    “姿质风流,仪容秀丽”不一定是罗大叔心中最美的男子形象,却无疑是最符合当今(中国)少女审美观的男子形象,比“身长八尺”“面如冠玉”不知强上多少倍!
    这八个字造就的超前于时代的审美意象让人浮想联翩,而我视觉想象中的人影大抵都白衣胜雪,却身形模糊更无面容。这就是意象美。别说宇宙大叔惹人怨恨(他哪点符合这八个字了,肯定是要惹人怨恨的),就是让竹野内丰来演也会招致不满吧(不谈政治,请忽略其种族国籍,我只是非常赞他的外形)。
    姿质风流,仪容秀丽,有的fans可能会嫌简单。但纵观演义,罗大叔笔下,具有周瑜这般唯美风格的别无第二人。再看水浒西游红楼,里面的男子又有哪个能让现代人仍心向往之,林冲、唐三藏还是贾宝玉?
    姿质风流,仪容秀丽,可能显得阳刚不足。这里不排除罗大叔故意把周瑜写得阴柔,但也可以认为与周瑜当时的年龄有关。本来还想考证一下,不料在演义中没有找到明确时间。鉴于昨夜孙策还因思父放声大哭,他们应该是二十岁以下,很可能是十八岁左右的少年。随着时间的打磨战火的淬砺,这纤美少年会渐具智慧、气势、深沉乃至沧桑。不过演义中,对周瑜外貌的直接描写惟此一处,在读者这里难免成了他一生形象的定格,而fans心中,周郎正是不老的。
    现实一点,周瑜固然出了名的帅,也是在气质的衬托下,比起精致唯美,我更相信飞扬大气。独论样貌,三国志周瑜传中“瑜长壮有姿貌”可能出入不大。不过陈寿惜墨如金、描述保守(至少我最想剔出去的就是“壮”字了,笑),我们有充分的自由去想象这种具有千年穿透力的英俊。

    既然上面提到孙策,这里稍偏主题,谈他遇刺受伤后的一个细节:
    策乃扶病强行,以宽母心。
    遇刺至身亡,演义集中体现了孙策骁勇、傲气、不信邪、好杀戮的特点,这样一个死硬派却事母至孝,可惜上天给他的时间太短!

    而若不是孙坚孙策接连早亡,东吴统帅也不会如此频繁更迭。终于,“碧眼儿坐领江东”。
且说当时孙权承孙策遗命,掌江东之事。经理未定,人报周瑜自巴丘提兵回吴。权曰:“公瑾已回,吾无忧矣。”原来周瑜守御巴丘。闻知孙策中箭被伤,因此回来问候;将至吴郡,闻策已亡,故星夜来奔丧。当下周瑜哭拜于孙策灵柩之前。吴太夫人出,以遗嘱之语告瑜,瑜拜伏于地曰:“敢不效犬马之力,继之以死!”少顷,孙权入。周瑜拜见毕,权曰:“愿公无忘先兄遗命。”瑜顿首曰:“愿以肝脑涂地,报知己之恩。”
    值得注意的是“提兵回吴”,这不是罗大叔的杜撰。将兵赴丧,有乘危夺权之嫌,而按接下来演义的描述,孙权方面向周瑜施加了压力,逼其发下近乎毒誓的效忠宣言。
    怪不得有同人(或评论家)拿这段说事。
    同人说事大致也分两种:其一,周瑜并无夺权之意;其二,周瑜真有夺权之意。
    前者,属“信而见疑,忠而被谤”,冤就一个字,还得为了哥们为了国家奉献到底,忍辱负重有卧底精神;后者,一般会被设定为不够信任孙权作为董事长的能力,因此欲取而代之或“暂时保管”,比前者更有枭雄气质,但归根结底还是为了哥们和国家,甚至不惜将自己置于不义,先当黑羊,再上火刑柱。
    不过无论哪种,周瑜的处境都是差不多的:同事议论、老板忌惮,而当时的主要矛盾还是外患,由此内外交煎,好不辛苦,好不痛苦。
    其实还可以有一种更恶毒的设定:周瑜本无夺权之意,将兵赴丧纯因匆忙,而出于与孙家的交情根本没有多想,不料孙权偏偏多想了,加上有个别人从中作梗,民间又多议论,周瑜很是难做。而人心是会因环境改变的,周瑜渐渐意识到,孙权不是孙策,今日江东也不是昨日江东,孙权也渐渐意识到……结果弄假成真。
    若让我写同人,不知会写成什么样。若仅追求真相,我还是“正统”地认为,这里并没有很多玄机,压力和毒誓即使存在也是双方正常反应。观绝对主流,周瑜和孙吴集团是彼此信赖、生死与共的。

    接下来要说的不质子议、赤壁前议、驳蒋干说、扣刘备议都是正史有具体描述的。其实罗大叔是一个编纂者胜过一个原创者。(“不质子议”和“赤壁前议”两个短语是引用某大人的说法,后两个是我自己概括的。)
    这几段的关系也很有意思。赤壁前议和驳蒋干说都是赤壁大战的序曲,不质子议和扣刘备议遥相呼应,一个是抗曹,一个是制刘,若两者都成功,则东吴的天下大计更进一步。

    孙权即位两年后,曹操索要质子,众臣举棋不定,周瑜则坚决反对。
    周瑜曰:“将军承父兄遗业,兼六郡之众,兵精粮足,将士用命,有何逼迫而欲送质于人?质一入,不得不与曹氏连和;彼有命召,不得不往:如此,则见制于人也。不如勿遣,徐观其变,别以良策御之。”
    先反问,后断言,直陈利害,气势逼人。与其说他使孙权做出了不送质的决定,不如说他已经替孙权做出了决定。
    他(ji)越了吗?或许。作为孙策的总角之交、帮派死党、连襟兄弟和临终托付“外事”的对象,他更像孙权的兄长。孙权买不买帐呢?言听计从。会不会埋下隐患呢?不得而知。目前只能说,周瑜这小子真拽。

    下面就是赤壁大战之前的内阁会议了。张昭等要投降。
    瑜曰:“此迂儒之论也!江东自开国以来,今历三世,安忍一旦废弃?”权曰:“若此,计将安出?”瑜曰:“操虽托名汉相,实为汉贼。将军以神武雄才,仗父兄余业,据有江东,兵精粮足,正当横行天下,为国家除残去暴,奈何降贼耶?且操今此来,多犯兵家之忌:北土未平,马腾、韩遂为其后患,而操久于南征,一忌也;北军不熟水战,操舍鞍马,仗舟楫,与东吴争衡,二忌也;又时值隆冬盛寒,马无蒿草,三忌也;驱中国士卒,远涉江湖,不服水土,多生疾病,四忌也。操兵犯此数忌,虽多必败。将军擒操,正在今日。瑜请得精兵数万人,进屯夏口,为将军破之!”权矍然起曰:“老贼欲废汉自立久矣,所惧二袁、吕布、刘表与孤耳。今数雄已灭,惟孤尚存。孤与老贼,誓不两立!卿言当伐,甚合孤意。此天以卿授我也。”瑜曰:“臣为将军决一血战,万死不辞。只恐将军狐疑不定。”权拔佩剑砍面前奏案一角曰:“诸官将有再言降操者,与此案同!”言罢,便将此剑赐周瑜,即封瑜为大都督,程普为副都督,鲁肃为赞军校尉。如文武官将有不听号令者,即以此剑诛之。瑜受了剑,对众言曰:“吾奉主公之命,率众破曹。诸将官吏来日俱于江畔行营听令。如迟误者,依七禁令、五十四斩施行。”
    ……
    乃复入见孙权。权曰:“公瑾夜至,必有事故。”瑜曰:“来日调拨军马,主公心有疑否?”权曰:“但忧曹操兵多,寡不敌众耳。他无所疑。”瑜笑曰:“瑜特为此,特来开解主公。主公因见操檄文言水陆大军百万,故怀疑惧,不复料其虚实。今以实较之:彼将中国之兵,不过十五六万,且已久疲;所得袁氏之众,亦止七八万耳,尚多怀疑未服。夫以久疲之卒,御狐疑之众,其数虽多,不足畏也。瑜得五万兵,自足破之。愿主公勿以为虑。”权抚瑜背曰:“公瑾此言,足释吾疑。子布无谋,深失孤望。独卿及子敬与孤同心耳。卿可与子敬、程普即日选军前进。孤当续发人马,多载资粮,为卿后应。卿前军倘不如意,便还就孤。孤当亲与操贼决战,更无他疑。”

    周瑜这番言议,态度坚定、逻辑明晰、说理透彻,是智勇兼备的体现,被选入语文课本。
    不过这是抽离了诸葛亮的“洁本”。按罗大叔的原版,第一段慷慨激昂的公众发言是诸葛亮智激的结果;第二段推心置腹的私人会谈又是请示诸葛亮以后的举动。
    而这个“洁本”又偏偏是历史的真相。(什么叫做“去伪存真”,哼哼。欣慰的是,当年语文课上就感动过我的“抚瑜背”没有遭到篡改。)

    演义中周瑜相关内容,基本可以“两个凡是”概之:凡是展示其美的,都是诸多史料相互印证;凡是展示其丑的,都是民间传说或罗大叔自己编的。
    惟有蒋干盗书,虽然是罗大叔自己编的(蒋干来说倒是江表传有录),却纵容了一把公瑾机智风流。
    这段也入选语文课本了,看来编教材的人还有点可爱之处。
    蒋干事件可以拆为两部分:“驳说”和“反间”。前为历史,后为杜撰。这里只谈驳说。
    干曰:“公瑾别来无恙?”瑜曰:“子翼良苦:远涉江湖,为曹氏作说客耶?”干愕然曰: “吾久别足下,特来叙旧,奈何疑我作说客也?”瑜笑曰:“吾虽不及师旷之聪,闻弦歌而知雅     意。”
    ……
    瑜执干手曰:“大丈夫处世,遇知己之主,外托君臣之义,内结骨肉之恩,言必行,计必从,祸福共之。假使苏秦、张仪、陆贾、郦生复出,口似悬河,舌如利刃,安能动我心哉!”言罢大笑。蒋干面如土色。
“     闻弦歌而知雅意”句,极契周瑜的音乐造诣,翩然一点,在蒋干心里却是重重一锤。
    “安能动我心哉”句,毛评“风流慷慨”,简直让人感动了。两年后周瑜身故,诸葛的诔文“哀情虽假,内容却是真的”(某fans)。而群英会上,公瑾所言,用意虽假,感情却是真的。
罗大叔照着抄的蓝本《江表传》措辞有些差异:
    瑜出迎之,立谓干曰:“子翼良苦,远涉江湖为曹氏作说客邪?”干曰:“吾与足下州里,中间别隔,遥闻芳烈,故来叙阔,并观雅规,而云说客,无乃逆诈乎?”瑜曰:“吾虽不及鐴、旷,闻弦赏音,足知雅曲也。”因延干入,为设酒食。毕,遣之曰:“适吾有密事,且出就馆,事了,别自相请。”后三日,瑜请干与周观营中,行视仓库军资器仗讫,还宴饮,示之侍者服饰珍玩之物,因谓干曰:“丈夫处世,遇知己之主,外托君臣之义,内结骨肉之恩,言行计从,祸福共之,假使苏张更生,郦叟复出,犹抚其背而折其辞,岂足下幼生所能移乎?”干但笑,终无所言。干还,称瑜雅量高致,非言辞所闲。
    “犹抚其背而折其辞,岂足下幼生所能移乎?”类似的意思,演义激越,江表传从容。有人说演义里的周瑜孩子气,对比正史确实如此。江表传里周瑜这话是相当圆熟。
    江表传还多出个尾巴:蒋干回去告诉大家,俺同学帅得没天理、混得好得没天理,说不动也。蒋干事件到此结束。
    不过在罗大叔这里,事还没完。
    饮至天晚,点上灯烛,瑜自起舞剑作歌。歌曰:“丈夫处世兮立功名;立功名兮慰平生。慰平生兮吾将醉;吾将醉兮发狂吟!”歇罢,满座欢笑。
    舞剑作歌也是罗大叔的杜撰,周瑜狂态尽显纸上。这是有资本的狂,所谓英才天纵!(总算把我最喜欢的词用上了)
    从这里,驳说转向反间。
    如果说剖析曹军是“阳谋”,反间蒋干则是“阴谋”。赤壁大战,序曲已这样精彩,交锋更当如何!
    但跳过不说了。辉煌过后的挫折总是显得更猛烈些。

    中箭。
    诈死。(某大人在同人中借张昭之口转述周瑜名言“玩的就是心跳”,大笑,精辟!)
    成谶。
    被诸葛亮气了一气之后,周瑜回柴桑养病。
    正是远在柴桑这会,他看穿了刘备借荆州的真实意图(估计也被鲁肃气得够呛),并积极地寻求解决方案。于是给孙权写信说:
    ……刘备以枭雄之姿,有关、张、赵云之将,更兼诸葛用谋,必非久屈人下者。愚意莫如软困之于吴中:盛为筑宫室,以丧其心志;多送美色玩好,以娱其耳目;使分开关、张之情,隔远诸葛之契,各置一方,然后以兵击之,大事可定矣。今若纵之,恐蛟龙得云雨,终非池中物也。愿明公熟思之。
    在此周瑜不仅预见到刘备集团的强大,而且制定了各个击破的对策。抗曹是东吴夺天下的八字一撇,制刘是另一撇。(罗大叔“改良”为“美人计”是不厚道的,但至少有一点他没撒谎:这一撇并没有画上。)“今若纵之,恐蛟龙得云雨,终非池中物也。”可谓警句。只是这般见地,也没能改变他再三被诸葛亮气、最后吐血而死的命运。
    罗大叔的三气周瑜知名度极高,美誉度却未必。这个“设计-受气”(循环三次)的过程中,周瑜固然不堪,诸葛亮也没好到哪去。
    诸葛亮干了什么呢?出奸计、捡现成。行事不择手段,言语冠冕堂皇。尤以夺南郡为代表。
    军事政治斗争中不可避免有阳谋也有阴谋,终究是各为其主,然而对敌人必要时也须遵守契约,何况(哪怕是暂时的)盟友!

    三气过后,周瑜眼看着不行了,遂给孙权留了遗书:
    瑜以凡才,荷蒙殊遇,委任腹心,统御兵马,敢不竭股肱之力,以图报效。奈死生不测,修短有命,愚志未展,微躯已殒,遗恨何极!方今曹操在北,疆场未静;刘备寄寓,有似养虎;天下之事,尚未可知。此正朝士旰食之秋,至尊垂虑之日也。鲁肃忠烈,临事不苟,可以代瑜之任。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倘蒙垂鉴,瑜死不朽矣。
    死因与历史不同,遗书却很对味。“愚志未展,微躯已殒,遗恨何极”,尤为伤情。锐意青年,志取荆州,不料中途病故,“出师未捷身先死”竟是在说公瑾吗?
    电视剧处理得比小说浪漫。小说中周瑜只是死于病榻,电视剧中他却在留下遗书后来到(命人把自己抬到?)长江边。
    滚滚东逝水,江边仅有弥留的周瑜、爱妻小乔、爱琴(想必也有一个名字)。想再奏一曲长河吟,却已无力抚弦,只震出一声悲鸣。历史使命已在官场、战场完成,顾曲周郎最后的须臾生命停驻在这把琴上。
    弦断。
    此时即使“遗恨”是“既生瑜,何生亮”,又有谁忍心责备!
    (电视剧里弦断没断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望大家千万不要代入宇宙大叔,否则我白写了。)
再回到演义。
    诸葛亮夜观天象,见周瑜将星坠落,笑嘻嘻地说:“瞧,挂了不是。”未免太歹毒。
    然后又假惺惺地跑去参加葬礼,还当场朗诵了一篇不吝赞美的悼文:
    呜呼公瑾,不幸夭亡!修短故天,人岂不伤?我心实痛,酹酒一觞;君其有灵,享我烝尝!吊君幼学,以交伯符;仗义疏财,让舍以民。吊君弱冠,万里鹏抟;定建霸业,割据江南。吊君壮力,远镇巴丘;景升怀虑,讨逆无忧。吊君丰度,佳配小乔;汉臣之婿,不愧当朝。吊君气概,谏阻纳质;始不垂翅,终能奋翼。吊君鄱阳,蒋干来说;挥洒自如,雅量高志。吊君弘才,文武筹略;火攻破敌,挽强为弱。想君当年,雄姿英发。哭君早逝,俯地流血。忠义之心,英灵之气。命终三纪,名垂百世。哀君情切,愁肠千结。惟我肝胆,悲无断绝。昊天昏暗,三军怆然。主为哀泣,友为泪涟。亮也不才,丐计求谋;助吴拒曹,辅汉安刘。掎角之援,首尾相俦。若存若亡,何虑何忧?呜呼公瑾,生死永别!朴守其贞,冥冥灭灭。魂如有灵,以鉴我心。从此天下,更无知音。呜呼痛哉!伏惟尚飨。
    前面说过,哀情虽假,内容却是真的。“汉臣之婿,不愧当朝”夹在其中,略显刺眼,这话罗大叔说得一厢情愿了!然而“从此天下,更无知音”无人不痛、无人不赞,如果历史上的诸葛亮果然曾为周瑜哀悼,有这样的感叹也是可能的。

    从此天下,再无公瑾!


    上次读《三国演义》还是在初中。暌违N年,乍一看真不适应,觉得胡编乱造太甚。一路读下来,一路发发牢骚发发花痴写下来,直到再无公瑾,对演义反而宽容了许多:作为小说它还是好看的。
    这次读《三国演义》配合了《三国志》(裴注)。
    的确,演义与正史虚实交错,其间亦幻亦真的公瑾迷人至极!
    论雄才大略、雅量高致,当推正史;论倜傥风流,演义则更突出。论人品,没有可比性。论形容公瑾的词中我最喜欢的“英才天纵”,正史“纵”的还不够,演义则有点“自纵”了。
    这是不是太便宜了公瑾的fans们:对演义中的狭隘、病态不满时,可以到正史中寻求安慰;对正史中的高尚、完美厌倦时,又可以到演义中纵情(寻求刺激?)。
    正史中的周瑜自是有战略眼光,演义中的周瑜也挺聪明,但有点小家子气。一方面体现在玩弄小伎俩上,另一方面就连正史有详细记载的部分,言辞的气度也略逊于正史。
    但这不是周帅哥的问题而是罗大叔的问题,男一号诸葛亮也未能幸免。演义之于正史,厚重恢宏方面确有差距。也许这就叫做真实的力量。
    另一方面,三国志严肃而演义趣味性强,连带地人物的性格似乎也受了辐射。周瑜在三国志中没有笑过,在演义中却常常笑,开心的,阴险的,自信的,神秘的,狂妄的,苦涩的。也许这就是艺术的胜处。
    而我,固然爱的是正史中那个公瑾,可对演义中的周郎也恨不起来,要恨只有恨同人男罗大叔,但同时还必须感谢他。

    孙策可能是太可爱了一点,正史中都谈笑风生。
    江表传中就有一个我超喜欢的小插曲。孙策和周瑜分别娶了大乔和小乔后(我看就是强占民女,没啥好辩解的)。
    策从容戏瑜曰:“桥公二女虽流离,得吾二人作婿,亦足为欢。”
    “从容戏瑜”四个字下,不仅孙策呼之欲出,就连周瑜的反应都可以想见。孙策笑着欺身过来,周瑜大约是有些微不好意思又有小小的得意,也报之一笑吧。

    去病说,看到三国志中用“视死如归”形容公瑾,曾颇感意外。我觉得还可以,不曾有怨念。
    摘一整句如下:
    臣窃以瑜昔见宠任,入作心膂,出为爪牙,衔命出征,身当矢石,尽节用命,视死如归,故能摧曹操于乌林,走曹仁于郢都,扬国威德,华夏是震,蠢尔蛮荆,莫不宾服,虽周之方叔,汉之信、布,诚无以尚也。
    “入作心膂,出为爪牙”——摆家里有助于建设和谐社会,拿出去就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好东西,当今世界上多少人想要呀!)
    “衔命出征”形象悲壮,“衔”字令今人联想到猛禽。(继而“身当矢石”怎么让我惯性想到“一石二鸟”了?)
    接下来就是“尽节用命,视死如归”了。
    连中学生写作文都会循着论点找论据。诸葛瑾和步骘说这段话的目的是用周胤他老爸感化孙权,好让孙权放这臭小子一马。仅“据实”是不够的,还要夸张,极言周瑜政治军事上的才干、忠勇,而风流儒雅什么的全不用管,“视死如归”放在这里也就可以理解了(何况这四个字八成还是陈寿选的)。
    这番求情如果还达不到目的,没准要再啰嗦几句:所谓养不教父之过,周胤成了不良少年是他老爸死得早没有机会教好他,而他老爸明显是从童工到市场总监多年奋战在第一线为了公司的生存发展过劳死的,这样作为董事长的你和作为高管的我们都有责任……

    三国志很少重复记述,周瑜还有一些事迹散见于其他人的传记,比如鲁肃传。
    孙权刚即位时,周瑜希望鲁肃为东吴服务,对他说了下面的话:
    昔马援答光武云“当今之世,非但君择臣,臣亦择君”。今主人亲贤贵士,纳奇录异,且吾闻先哲秘论,承运代刘氏者,必兴于东南,推步事势,当其历数。终构帝基,以协天符,是烈士攀龙附凤驰骛之秋。吾方达此,足下不须以子扬之言介意也。
    “君择臣,臣亦择君”,句式虽不是周瑜的发明,一千八百年前拥有这样相对自由的观念并能够说出来,今天看来挺动人的。



    之三 SD趣谈是娱乐精神为本、试将三国和sd人物对号的混乱篇章,就不贴在这里了。

    之四 同人随感

    以前在建安十三年站上看过的文有几篇,至今念念不忘。
    《建安十五年》弥漫着收敛的哀伤,节制到央视审批都可以过关。只是用于公瑾,太公仆了。
    《建安十四年》虐得酣畅淋漓,别说央视,地方电视台审批都过不了。有危险的吸引力。
    《巴丘最后一夜》,生命行将尽头的公瑾,宴饮欢歌中拔剑起舞,曲终人散时又用手指一一抚过地图上征战过的土地,喧嚣与寂寥,纵情与遗恨。还有爱。赞。
    《朱雀》,收藏品。(最近才注意到,建安十四年、巴丘最后一夜、朱雀都是小王的作品^^)
    下面说《朱雀》。

    疼爱、怜惜之情,可以加诸一个十三岁的小小少年,特别当他俊秀、灵慧。
    欣赏之情,也不矛盾。
    那么敬佩、畏惧之情呢?
    朱雀至少有两个关键词:稚子早熟,英才天纵。
    另外还有一个关键词:苦大仇深(不好意思,用了这个词)。
    “苦大仇深”的设定除了满足作者和读者的感情,还有现实的作用:通过家族的灾难加速他的成长,衔接十七岁就能将兵打天下的事实,并为成年后非凡的影响力作铺垫。
    历史上周瑜小时候家境很好,刚长大就身居高位,可以说从来没缺少过普通人可能缺少的物质,从来没担心过普通人可能担心的生活问题。
    所以要给他痛苦,不是普通人那种琐碎的痛苦,是巨大的、而且过早降临的痛苦。同人作者也是很恶毒的。
    你不是衣食无忧吗,我让你家破人亡;你不是姿质风流吗,我让你形销骨立;你不是志存高远吗,我可以让你的人生规划一夜之间变得荒谬让你怀疑乃至绝望看你能不能浴火重生!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
    朱雀里一个特别的设定,就是周瑜十三岁即受了冠礼。这恐怕没有历史依据,效果却奇好。一个生命短暂又业绩辉煌的人,起步理应早些,而成人未长大,又让这个小孩格外惹人怜爱。
    朱雀的主时间轴是周瑜的童年,中间跳跃了几次。
    童年哪怕有痛苦,也有斑斓、梦幻、希望的一面,是心灵永远的避难所,几乎所有人回忆起来都会觉得幸福。而朱雀几次时间跳跃毫不留情地打断童年直戳多年后的死亡,这种逆向回忆中又嵌套正向回忆,很伤读者。

    第一段是周瑜自己的死亡。
    主时间轴上,是十三岁的“瑜儿”刚刚施展了连大人都自愧不如的心机才干,取得了私铸兵器的权力。又变回了孩子。
    周瑜模模糊糊地睡着了,秋天的月光白得有些凄惨,透过窗棂,洒在周瑜罗帐低垂的床前,象一池冷清的水也象满地冰凉的霜,秋虫在远处叹息似的叫,仿佛知道生命的仓促不过这短短的一秋!
    二十三年后,巴丘。残阳如血。石头魁伟的身子象孩子一样抖个不停,泣不成声。重病的周瑜形销骨立,虚弱憔悴。该说的,该写的,该交代的,他都说了,写了,交代了。他累了,胸口象压着一块大石头,透不过气来。但是灵台渐渐空明,恍惚间,前所未有的解脱,终于可以不再思考,不再勾心斗角,不再老谋深算。然而往事沉沉浮浮,自自然然地出现在他面前,清晰的居然可以伸手抓住,数出老树上的新芽有几片叶子。
    这段写得太好。
    和“小小年纪已经历练心机沉沉”相应,此时“终于可以不再思考,不再勾心斗角,不再老谋深算”。外人盛赞的人生竟然被临终的主人这样总结,真不知官场与战场是他的志愿还是宿命、才华与机遇是他的幸运还是悲哀!
    “这一生,只有短短三十六个春秋。如果早知道,也许会更抓紧吧……也许吧……,不过,回忆起来真是漫长啊,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就整天生活在无休止的征战、行军、操练、应酬、宴会、政论、彻夜不眠、风餐露宿中了呢?二十四岁?二十岁?十六岁?不,不对,更早,还要更早些,从十三岁的那一年,从那一天起,我就变了。”
    虽然征战……风餐露宿选词有点混乱,却无损全段的意旨与韵律。年龄一次次推移,终于将一生的转折“归咎于”十三岁的那一年、那一天。
    至此又返回主时间轴。

    第二段是孙策的死亡。这其实不仅是对周瑜个体生命的沉重打击。
    许多年后,周瑜镇守巴丘。在一个最美好的初夏黄昏,传来的却是惊天噩耗:伯符死了!那一瞬间,瑜以为时光倒转,当年父亲带回来兄长们的骨灰时的灰白僵冷的神色刹那从刻意尘封的记忆中激活。而他终于不顾日后授人把柄的危险,连夜将兵赴丧,冥冥中他似乎再次看到伯父黑不见底的双眸在对他微微的笑。
    此刻,主时间轴上,是“十三弱冠”。

    之四 同人随感(续)

    说到策瑜永别,顺便说说策瑜初会(汗一个)。精彩中恰藏有我不太满意的地方,爱之深责之切。
    傍黑时分,寥寥几眼区区几秒,周瑜居然通过孙策的手部细节结合肤色准确判断出他的身份且分析流程环环紧扣。瑜观察入微、反应机敏、心思缜密悉数体现,将思路向策和盘托出更是坦荡少年心。
        不过这段情节终究难以置信,而且味道不太对。如果我没有记错,该处借鉴了福尔摩斯探案。可周瑜是周瑜,不是福尔摩斯。
    窃以为也不必强调周瑜眼睛比耳朵更厉害。深厚的积淀、敏锐的头脑加上敏锐的听觉辨识力(弦内之音兼弦外之音),也可以构成强大的洞察力,并且是“周瑜特色”的洞察力。当然,他的视觉辨识力也是不在话下的。

    历经浩劫,周府渐渐平静,伯父周忠辞别,大哥周晔也终于决定出世。
    晔喘息片刻,颓然坐下,道:“……你能用五十万从刘康手里买下铸造兵器的权力,自然不会让这些兵器放在那里生绣的——有多少人会死在你的兵器之下?!有多少家会散在你兵器之下?!白骨累累,血流成河,你将何以自处?!公瑾!”晔重重地说出“公瑾”两个字,也不要人扶,转身一瘸一瘸地走了。
    这不是什么逆向回忆,却是水晶球。
    “白骨累累,血流成河,你将何以自处?!公瑾!”——语义何其重,语气何其重、亦何其郑重!
    成大事,有可能要冒天下之大不韪;欲成大事,是否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十三岁的周“公瑾”虽胸中已有韬略,恐也不曾针对这个问题作出决断。
    而等到某一天他试图去决断时,会发现自己早已走上了不归路。
    以小王文中暗示(孙策之死段与本段),这个周瑜将来势必面临一定程度上的授人把柄与难以自处的窘境。

    又是“逆向回忆”又是“水晶球”,被我说得像把戏(笑),而正是这些“把戏”极大地拓展了朱雀的视野,使其自有丘壑。
    写一个小孩——一个名人的童年传记,仅仅写他如何可爱如何聪明如何受难如何奋起是不够的,要从源头一缕清泉看到整条江河。朱雀高明在此。

    ◇◇◇◇◇◇
    另:
    谢明湄是sd同人领域我欣赏的一位作者,最近惊喜地发现明湄也是周郎的fans。《诗词三国·周瑜》系列,真真美文。
    《赤壁之变》篇幅最长、资料最丰富、结构最严整,读来也最荡气回肠。
    《怎堪冲冠为红颜》最谐趣。
    《周瑜醇似酒》和《顾曲周郎》,则是“德艺双馨”了!笑。
    最欣赏《咸阳游侠多少年》的思路。(挑一小刺:列举的“言议英发”漏了一个最早的“不质子议”。)
    千载岁月无数英杰中,对三国、对东吴、对公瑾别具感情的你我,是否在读到这篇文以前,心下就早已深刻认同了这历史的、地理的、个人的、天地人三位一体的“少年说”呢?

 

《天挺秀》版权为 徵音 所有,转载请注明。

怀瑾思瑜(http://www.hanzhouyu.com/)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