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督相关的一些背景问题


文/萧潇公子
发表于 2006-09-17

 
    标题起得太大了,按照兵法上避实就虚的战术思想,先从小背景谈起。
    周都督的祖父周景非常强悍,官做到太尉。这个太尉是什么样的职业呢?去查了一下:一般来说,皇帝以下,能做到一品的大官,除了皇帝的亲兄弟亲儿子即亲王以外,旁姓的就是丞相和三公(太尉、司徒、司空)三师(太师、太傅、太保)。在汉朝,太尉乃是执掌全国军事的最高首领,手里捏着南北两军的兵符(就是说可以不通过皇帝直接调派);南军驻扎在城南的未央宫(皇帝居所)和长乐宫(太后居所)之间,负责皇帝一家子的安全事宜;北军驻扎在城北,经常巡逻长安,负责国都的安全。你不要小看南北两军各只有一万多人,以陈平(丞相)周勃(太尉)为首的大汉开国功臣们,之所以能挫败诸吕篡汉的图谋,主要所依仗的,也就是南北两军。
    要知道汉朝太尉到底有多牛,还得看看大名鼎鼎的霍太尉霍光大人,作为汉武帝临终的顾命大臣(也就是托孤对象),辅佐8岁的小昭帝刘弗陵,这时的太尉显然就是掌握实权的代理皇帝,一时兴起就把自己的小外孙女推上了皇后的宝座,刘弗陵一死,他更是想推谁上台做皇帝就推谁上台,看看不顺眼,立马拉下宝座,直到立了一代雄主汉宣帝刘询才满意,不过即使是刘询,在这位太尉在世时也只有对他言听计从的份。
    因此要说我们家周都督仕出名门将门,一点都不过分吧?
    接下来谈“大都督”的职位(PS个人很喜欢这个官职,没事撅着嘴巴“都督都督”地自以为很性感P)在太平盛世,大都督一般都是亲王爷的附加条款(*王/*州牧/*州大都督/领*州军事),*州大都督即掌管一方军政的最高长官,约等于现在的某军区总司令——由于秦朝不幸早夭,汉高祖刘邦就想出了这个办法,让一个子孙继位做皇帝,其他子孙各地封王各带军队,形成了以朝廷为中心,各州亲王众星捧月的态势。但这样一来,麻烦并不见得少,当各处的王爷看着皇帝不顺眼,便合计着共同策反,因此历史上N王之乱的例子到是屡见不鲜。
    像“水军大都督”这种一刀切的官职,也只有在三国这样群雄并起,割地纷争的混乱年代才会有。华夏大地被分割成N块,每位“主公”所拥有的军队加起来也并不多,因此当然要把优势兵力整合起来,以抵御外敌,或者扩张领土——因此孙家做了个明智的选择,将优势兵力整合到我们家周都督手里。
    这样一想,刘大耳朵挑拨说我们家都督“恐不久为人臣”,从逻辑上讲到还是通的,人家众王造反还得私底下偷偷联络各处军事,要是我们家周都督真怀有不臣之心,哼哼,恐怕也够孙家棘手的了,怪不得孙权要搞个左右大都督来牵制一下下。功高确能盖主,这也就是为什么许多开国皇帝一得到天下,便立马屠杀替他打天下的功臣名将,韩信徐达一大批旷世英才便都死于此道(唐朝名将李泌便参破了这一点,功成之后请求肃宗看在君臣过去感情密切的份上,放自己告老还乡),因此有一次看到人家说皇帝不是人干的职业,我举双手赞成。有鉴于此,个人以为司马氏篡魏到也没什么过分的,反正替人家卖了命夺了江山自己到头来也未必捞得着好,还不如替自己打工,史书都是人写的,真相可以扭曲,只有成王败寇的真理亘古不变。
    姓孙的到底有没有良心这种没发生的事谁也说不上,不敢妄猜,但“骨肉君臣”很多时候只是纯洁文人一相情愿的美好梦想,所谓的以君子之腹度小人之心。不过刘大耳朵那么说貌似阴险狡诈,其实真是非常愚蠢,明摆了不要人家东吴好。“疏不间亲”乃是其一,再说孙权也是一代雄主,毕竟还有点脑子,明白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就算心里有那么点疙瘩,在曹魏还十分强盛,时刻觊觎着江东诸州的时候,他知道自己没有周瑜不行,把人家得罪了也不行,就算装装样子也得“以兄事之”,当然是不是真的装样子我也不敢说,至于以后优待人家子女,有可能也不过是显得自己爱恤功臣,不赔本的生意。有鉴于已经看到类似争论了,所以打住。

    谈一下“顾曲”的问题,历史上非专业音乐家而能具有如此音乐造诣的人物只有两位:一位是我们的三国东吴水军大都督周郎,还有一位也是本人非常钟爱的GG大唐玄宗李隆基李三郎(虽然李三年幼时曾自比阿瞒,不过个人经常将他和我家都督比来比去,拿梨园VS顾曲,开元VS赤壁,杨MM VS乔MM,可惜一个死得太早一个活得太长)。
    《新唐书·礼乐志十二》:“玄宗既知音律,又酷爱法曲,选坐部伎子弟三百教于梨园,声有误者,帝必觉而正之,号‘皇帝梨园弟子’。宫女数百,亦为梨园弟子,居宜春北院。梨园法部,更置小部音声三十余人。”因此后世的伶人便骄傲地号称他们的祖师爷是个皇帝;除此以外,我们家李三精通一种叫羯鼓的外来乐器(李三在亲政不久后的骊山大阅兵上就一时兴起亲自奏羯鼓助威,结果二十万大军兴奋不已,山呼万岁,那气势啊~~~);另外李三亲手著作改编的《赤白桃李花》和《霓裳羽衣曲》更是深深影响了后世的音乐——“明皇度曲多新态,婉转浸淫易沉着;赤白桃李取花名,霓裳羽衣号天乐。”
    比起“声有误者,帝必觉而正之”,个人还是比较偏爱周郎的“顾”。有时一个人发着花痴想象,曲兴声阑处,一个“长壮有姿貌”“姿质风流,仪容秀丽”的超级大帅哥募然回首,或微笑,或摇头,亦或只是淡淡望一眼而已……无一例外钩起后代无数诗人文客无比美好的幻想,也因这风流一“顾”赚足了溢美的诗词笔墨(PS虽然梨园老师也是“仪范伟丽,有非常之表”之辈,但显然指正起来缺乏艺术感。)
    写着写着就不小心八卦到外貌上来了,忽然发现了盛唐和魏晋的另一个共通之处:盛产帅哥美女,唐的那一大堆俊美俏丽得足以跑到安徒生童话里去当主角的王子公主们暂且不论(个人觉得和良好的遗传基因有关),我们说魏晋:
    何平叔美姿仪,面至白;
    骠骑王武子中卫介之舅,隽爽有风姿。见介辄叹曰:珠玉在侧,觉我形秽;
    时人目王右军飘如游云,矫如惊龙;
    有人叹王恭形茂者曰:熠熠如春月柳(都出自《世说新语.容止》)
    也许是因为风云大气的时代导致了心理上普遍的从容自信,人们不再理睬老庄学派重心灵自在而不重形体美饰的准绳,更不去理会孔孟学派重礼仪规范亦不重形体自身的教条,开始信奉刘邵新提出的“著乎形容,见乎声色,发乎情味,各如其像。”(见《人物志》)
    《三国志.卷一.武帝纪》注引《曹瞒传》:“(曹操)被服轻绡,身自配小囊,以盛手巾细物,时或冠恰帽以见宾。”(我无语)
    《三国志.卷三十二.先生传》:“(刘备)不甚乐读书,喜狗马、音乐、美衣服。”(我再一次无语)
    《三国志.魏志》注引《魏略》:“时天暑热,(曹)植因呼常从取水,自燥迄,傅粉,遂科头拍袒胡舞。”(我彻底无语)
    总之三国的时候男人们都特别注重形貌,而且达到了严装境界,即涂脂抹粉,华美衣服(破坏了大家心目中光辉的偶像形象,表打我,我也不想这样,但这是事实),所以想来孙郎周郎吕布马超赵云这班帅GG们应该特受羡慕和嫉妒吧。
    按照常理,只有唐这样的太平盛事(欧洲洛可可,巴洛克女装的兴起也是在文艺复兴之后),人们钱多得没地方用了,才会出现奇装异服(强烈推荐一下簪花仕女图),可是你看看南京西善桥头的竹林七贤,哪个不是一反孔孟之道地袒胸露乳?(想到上世纪初的新女性们为了一寸一寸地提高裙子,付出了不懈的努力,魏晋名士们这种随性的打扮应该也来之不易吧)
    因此想说,唐是女性解放的时代(先有长孙告诉世人:贤惠的女人最美丽,后有阿武跳出来说:强大的女人才美丽,再然后鱼玄机李季兰们纠正道:聪慧的女人更美丽)而三国魏晋,是男性解放的时代(先有阿瞒告诉世人:强悍的男人最英雄,后有周郎诸葛指正说:智慧的男人才英雄;再后来呼啦一声冒出了竹林七贤:男人干吗非要做英雄,看我落拓不羁一样风流青史),因此在当时,各种风格的男人只要有权有地有军队或有才有貌有个性,都是人们羡慕的对象。
    扯远了,回到都督身上:拜罗贯中先生所赐,我们家都督跳脱了神仙圣人的怪圈,变得有血有肉有脾气,貌似有些玉米为此义愤填膺,大骂罗这SB保守正统迂腐嫉妒外加没有文化;个人倒是没有那么极端,觉得那位没事喜欢坠马吐血倒地昏绝具备超优良受虐素质的周都督还是蛮可爱的。
    普遍认为志里的都督完美无暇,个人觉得有必要商榷一下下(出于某种癖好,或曰小女人心理:只喜欢男人,对完美无暇的男神仙敬而远之,因此硬从鸡蛋里挑点骨头出来):都督应该有那么一点演义里的骄纵吧,周瑜打簧盖那一节,换做诸葛亮来做东吴大都督,不顾诸将劝阻,拎起一个瞧着不顺眼老将的暴打一顿,如果我是曹操,我肯定不会相信。何况人家阿瞒是何许人也,岂是我等泛泛之辈?出了名的多疑,凭蔡中、蔡和两张烂嘴一说,他能相信一个礼贤下士的儒士临到上阵打了部将来降?不至于吧。多半我们家都督平日里为了军纪严明就有那么点小任性,因此真正演起戏来才不显得做作。如果说阿瞒情报部门不合格,不了解咱们都督,那也真是差劲到一定程度了——恕知连东吴的乡下小娃娃也知道“曲有误,周郎顾”,要是果真那么不了解他也就不必“老骥伏枥”,赶紧回家去买养老保险吧。
    不过还好,我们家都督既有权有地有军队,又有才有貌有个性,因此应该是时人竟相模仿的对象吧^_^“是真名士自风流,唯大英雄能本色”嘛,骄纵一点,任性一点,反而更显本色风流。
    好了,最后坦白一下:打那么多无聊文字纯粹是为了发泄一下高口笔试的郁闷心理,自己也不知道这算什么东西,诓大家看得气背了,还请诸君谅解。

 

《都督相关的一些背景问题》版权为 萧潇公子 所有,转载请注明。

怀瑾思瑜(http://www.hanzhouyu.com/)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