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公瑾当年


故人剪燭西窗语
发表于 2007-06-07 17:31:02




    目录

    题记

    一、胜似手足

    二、美人如玉

    三、顾曲周郎

    四、中道君臣惜别

    五、樯橹灰飞烟灭

    六、雅量高致,周郎醇似酒

    七、万人之英,奈巴丘遗恨

    余韵

    后记





    题记

    一切都已经远去了,那些古旧的事,那些故去的人。那些一千八百多年前的故事,如今,只剩下小说家灯下一叹……翻开史书,我看到了,那个早已走进历史的人。

──周瑜





    一、胜似手足

    「周瑜字公瑾,庐江舒人也……长壮有姿貌……﹙孙﹚坚子策与瑜同年,独相友善,瑜推道南大宅以舍策,升堂拜母,有无共通。」(注1)在陈寿惜墨如金的《三国志》里,周瑜并不像般平面化,他形象丰富,跃然于纸上。

    「会策将东渡,到历阳,驰书报瑜,瑜将兵迎策。策大喜曰:『吾得卿,谐也。』」(注1)没有猜忌,没有怀疑,孙策(注2)与周瑜这一对异姓兄弟﹙注3﹚,胜似手足。

    从孙策丧父后,居处劣势,兴兵于江东起,周瑜便为之出谋划策,攻城略地。其时,袁术势大,而袁周二家先人为故交,周瑜不得已与袁术虚与委蛇。袁术赏识周瑜之才,欲以其为将,周瑜并未因利忘义,加之认为袁术难有所成就,乃求得居巢长一职,假涂东归,与孙策相会。

    明代高启有诗云:「孙郎武略周郎智,相逢便结君臣义。」二人相交莫逆,又岂是诗词所能尽道?





    二、美人如玉

    自故名士配佳人,春秋时有西施、范蠡泛舟西湖(注4),唐有红拂女慧眼识李靖。(注5)汉末乱世,亦不例外。

    建安三年﹙即公元198年﹚,周瑜年方二十四岁,虽出为将帅,然吴人皆亲切地称呼他为「周郎」。孙策欲取荆州,乃拜周瑜为中护军,领江夏太守。(注6)

    翌年,在攻占皖城的时候,二人娶了国色天香的大小二桥,为一时佳话。孙策更曾对周瑜戏言道:「桥公二女虽流离,得吾二人作婿,亦足为欢。」﹙注7﹚

    当是时,周郎丰神俊采,小桥羞花闭月。到底,是怎么样的绮妮风光?

    或许,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想象吧。





    三、顾曲周郎

    在周瑜戎马倥偬的生命里,战争并不是他的全部。据《三国志》所载:「瑜少精于音乐,虽三爵之后,其有阙误,瑜必知之,知之必顾。故时人谣曰:『曲有误,周郎顾』」

    如果,如果你能回到一千八百年前去,也许,你就能遇上,那白衣如雪的周郎,手提一壶美酒,边与同样年少张扬的伯符谈笑,边细听伶人的曲韵。假若伶人的曲韵错了,你会看见,醉中的周郎回头一顾。

    ──仅仅是一顾,一个眼神,一种温柔的提醒。然后,你会明白「座中知密顾,微笑是周郎」般美丽而风雅的句子。(注8)





    四、中道君臣惜别

    建安五年(即公元200年),当江东百姓仍沉醉于孙郎的笑语(注9)和周郎的顾曲时,孙策却因受刺伤重而遽尔远逝了。是时江东人心浮动,孙权(注10)临危继位,周瑜因公忘私,暂且搁下丧友之痛,至巴丘领兵归吴,以杜不臣之举。又与长史张昭等人一同尽心辅助年方十九岁的孙权。

    然而周瑜真能忘私吗?在史书里,我找不到答案,但我知道,在史书隐藏的角落里,周瑜正在一隅,低奏一曲,哀悼早殇的挚友。





    五、樯橹灰飞烟灭

    建安十三年(即公元208年),曹操(注11)乘新得刘琮(注12)投降之势,挥军南下,意欲一举统一中原。正当群臣意见纷纭之时,孙权举棋不定之际,周瑜力陈主战之利,昂然道:「瑜请得精兵数万人,进住夏口,保为将军破之!」(注13)

    曹军初战失利,退驻江北。老将黄盖(注14)提出诈降火攻之策,周瑜欣然接纳。结果,仅有五万的孙刘联军大败曹操军队,那一役,「八十万军飞一炬,风卷滩前黄叶。楼橹云崩,旌旗电扫,熛射江流血。咸阳三月,火光无此横绝」,曹操败走华容道。(注15)赤壁大捷,充分显示了周瑜的军事才能和知人之明。从此,周瑜成为了华夏历史上一颗极耀眼的将星。





    六、雅量高致,周郎醇似酒

    赤壁一战,使周瑜威震华夏,为此,曹操特地密遣辩才独步江淮的蒋干(注16)游说周瑜。然而,周瑜回绝蒋干道:「丈夫处世,遇知己之主,外托君臣之义,内结骨肉之恩,言行计从,祸福共之之,假使苏、张(注17)共生,能其意乎?」蒋干无言以道,只得回报曹操曰:「瑜雅量高致,非言辞所能间也。」(注18)周瑜对孙吴政权的尽忠,由此可见一斑。

    又,周瑜性度恢廓,素以礼待人。惟有老将程普自恃年长,数度凌悔周瑜,周瑜也并未怀恨在心。程普最终为周瑜所折服,由衷道:「与周公瑾交,若饮醇醪,不觉自醉。」(注19)

    是的,如此甘醇美酒,如何不能人醉倒?





    七、万人之英,奈巴丘遗恨

    建安十五年(即公元210年),刘备(注20)以占地不足以容纳部下为由,亲自面见孙权,要求分地安民。席中,刘备向孙权谓周瑜文才武略,乃「万人之英」(注21)。 姑勿论刘备的用心,然单凭周瑜在赤壁之战中的表现,「万人之英」,可真谓当之无愧。

    然而,现实往往是残酷的,就在周瑜计划取蜀,往江陵准备行装时。死神悴不可防地降临了,一代名将就此殒落巴丘(注22),空留未能肃清中原的遗恨!





    余韵

    一切都已经逝去了,那些人,那些事,周郎和他的故事已走进历史,历史的巨轮却仍在向前转动。遥想公瑾当年,神往无限,然后,一樽还酹江月。





    后记

    周瑜是我最喜欢的历史人物,这一篇《遥想公瑾当年》,最初是想以小说形式写的,后来又改为评论与抒情并重,可是最终写出来的,却是不伦不类的人物介绍,一时间,只觉愧对周郎了。





    再后记──写在结束以后

    这一篇唠唠叨叨的文章本来写在随笔里,是学校的功课,且写得仓猝,颇多令人不满意的地方。自两日前起据原文作出修改,有的地方,甚至是推番重写。可成文以后,仍是不伦不类、不知所谓之致──尽管比初稿好得多了。公瑾,我当真愧对你了。



    初稿于06年秋

    稿成于07年5月中旬





    注解

    1. 见《三国志˙周瑜鲁肃吕蒙传》

    2. 孙策,字伯符,吴郡富春人,孙坚之子,比周瑜年长一月。他是孙吴基业的奠基者,后被其弟孙权追谥为长沙桓王。

    3. 这里的意思是二人情同兄弟,如果令大家误解二人为义兄弟的话,就对不起了。历史上孙策、周瑜二人并无结义金兰,但史载二人感情极好。如裴松之于《三国志》注引《江表传》中孙策云:「周公瑾英俊异才,与孤有总角之好,骨肉之分。如前在丹杨,发众及船粮以济大事,论德酬功,此未足以报者也。」

    4. 春秋末,越国灭吴后,关于西施的结局有两个版本,一个是上述提及的,另一个版本则指西施被认定为红颜祸国,沉入水中溺死。

    5. 李靖,初唐名将。至于,红拂女与李靖的故事,敝人在正史里找不到记载,有关二人的故事,可参见唐传奇《虬髯客传》和明杂剧《红拂记》等。

    6. 建安三年时,孙策尚未占领江夏,他以周瑜为江夏太守,可以理解为他在占领荆州的时候,坐领军事重地江夏的重任,便会交付于周瑜。

    7. 关于这一段风流韵事,《三国志》如此记载:「时得桥公两女,皆国色也。策自纳大桥,瑜纳小桥。」一般来说,只有妾是「纳」的,因而二桥嫁给孙周二人时的身分应是妾。至于二人究竟爱不爱二姝呢?那真是无从奚考。不过,敝人以为二人是爱二桥的,否则二桥以乱世浮萍之身,大可被二人始乱终弃,不入史书。当然,这里的所谓爱情断不能与现代的爱情相比拟,毕竟古代男子妻妾如云,实属平常,却大违今人讲究专一的爱情观。另外,我觉得以策瑜这样的少年英雄,军国大事对他们才是至关重要的,情场风流,只能是点缀。

    8. 句出唐代张祜的《觱篥》

    9. 《三国志˙孙破虏讨逆传》载:「策为人,美姿颜,好笑语,性阔达听受,善于用人,是以士民见者,莫不尽心,乐为致死。」裴松之亦注引《江表传》载:「策时年少,虽有位号,而士民皆呼为孙郎」

    10.孙权,字仲谋,孙坚次子。孙策亡故后坐领江东,后建立吴国,谥大帝。

    11.曹操,字孟德,汉末重臣,「挟天子以令诸侯」,是曹魏政权的奠基人。

    12.刘琮,荆州牧刘表的次子。刘表死后继承其位,后因曹操势大,率众投降。

    13.有关周瑜抗曹之言,《三国志》载瑜曰:「操虽托名汉相,其实汉贼也。将军以神武雄才,兼仗父兄之烈,割据江东,地方数千里,兵精足用,英雄乐业,尚当横行天下,为汉家除残去秽。况操自送死,而可迎之邪?请为将军筹之:今使北土已安,操无内忧,能旷日持久,来争疆场,又能与我校胜负于船楫(可)乎?今北土既未平安,加马超、韩遂尚在关西,为操后患。且舍鞍马,仗舟楫,与吴越争衡,本非中国所长。又今盛寒,马无槁草,驱中国士众远涉江湖之间,不习水土,必生疾病。此数四者,用兵之患也,而操皆冒行之。将军禽操,宜在今日。瑜请得精兵三万人,进住夏口,保为将军破之。」孙权因而下定决心,道:「老贼欲废汉自立久矣,徒忌二袁、吕布、刘表与孤耳。今数雄已灭,惟孤尚存,孤与老贼,势不两立。君言当击,甚与孤合,此天以君授孤也。」

    14.黄盖,字公覆,江东三代老将。

    15.有关赤壁一役的经过,可参考《三国志》和《资治通鉴》等史籍。

    16.蒋干,字子翼,江淮名士。「蒋干盗书」只是后人创作的故事,史籍并无此项记载。

    17.苏即苏秦,张即张仪,皆战国纵横家。

    18.周瑜对蒋干的答辞在裴松之注引的《江表传》是这样的:「丈夫处世,遇知己之主,外讬君臣之义,内结骨肉之恩,言行计从,祸福共之,假使苏张更生,郦叟复出,犹抚其背而折其辞,岂足下幼生所能移乎?」这里采用《资治通鉴》的版本。本来《江表传》的记载更符合周瑜自信的性格,但若引这一段周瑜要抚古人的背,折古人之辞的话,总觉得有点突兀。

    19.见裴松之注引之《江表传》。

    20.刘备,字玄德。刘关张等人的故事家喻户晓,惟部分与史实相去甚远。

    21.裴松之注引的《江表传》中刘备有如此的一番话:「公瑾文武筹略,万人之英,顾其器量广大,恐不久为人臣耳。」其用心实在狠毒。

    22.此巴丘不同前文上述之巴丘,二者乃异地同名。

《遥想公瑾当年》版权为 故人剪燭西窗语 所有,转载请注明。

怀瑾思瑜(http://www.hanzhouyu.com/)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