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演义》周瑜的“可爱


 周去病
 发表于 2008-05-06

 

本文为《周瑜的两种形象》续篇。

-------------


    《演义》周瑜的“可爱”,不是因为“有缺点”,不是因为“亦正亦邪”。“有缺点”、“亦正亦邪”是人类的本性,存在于任何一个人身上,而非周瑜个体的特点。
   
    《演义》周瑜的“可爱”,不是因为“正史不具备”的“骄纵”、“任性”、“孩子气”、“自负”……,“骄纵”、“任情”、“孩子气”、“自负”……更鲜活地铭刻在正史之中,除非你“任性”地视而不见。
   
    《演义》周瑜的“可爱”,让喜欢《演义》周瑜的人,总有几分别扭,虽然嘴上“任性”地硬着,但总是有点不理直气壮,喜欢“小心眼”的《演义》周瑜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小心眼呢?所以逆反和倔犟的表白:就是小女人、就是不喜欢大英雄、就是爱有缺点的男人……。自然,也会把这种逆反和倔犟更多地赋予在周瑜身上。
   
    其实,我觉得《演义》周瑜真正的“毛病”,并不是“心胸狭窄”。“心胸狭窄”只是个表象,因为从人的本性而论,“心胸狭窄”是天生的,“容让”是后天培养的,是做为“社会人”必须的让步。
   
    说来,生而为人,谁不想自己处处得意、样样第一。然而,现实教给人们,必须接受“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的真相,必须以容让的态度对待他人与生活。以至于,有希望自己处处得意、样样第一的想法,就跟犯罪一样。不过话说来,在现实中,如果有人真这么想的话,还真的要看心理医生了。每个人,其实都是把想当第一的念头,压在了潜意识的最底层,以至于自己都看不见了,我们都会觉得自己是个甘于平常的普通人。
   
    可《演义》中的周瑜就不一样,此人绝不让步,不遂我的意我就死!我就“向后便倒”!我昏倒,我箭疮迸裂!这娇是撒大了,是一个纯粹而纯净的小孩。“心胸狭窄”,是被现实生活修改了人类天性的《演义》作者与读者对这个文学人物的解读。而作者不自觉地塑造出来的,却是浑然天成、本能未经“污染”的超级小孩子。
   
    话说成其为瑜迷,任何人或多或少都有那么点“《演义》周瑜”(这可不是骂人,既然说的是瑜迷,我本人也逃不开啊)。所以,对于瑜迷,前面提到的那个“小孩”能不可爱吗?再加上这个老罗写这个小孩时,从正史搬来很多优点,诸如足智多谋、忠心事主、英武刚烈……,在加上最基本、最重要的——这个小孩子可是个大帅哥,这能不可爱吗?
   
    然而,这些从正史搬来的优点,和“纯粹小孩”是矛盾的;而“小人”的禀性,却借“纯粹小孩”而肋生双翅。(没办法啊,“纯粹小孩”不能在世上生存,因为他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也是自私而不顾及后果的)。于是,那些从正史搬来的优点,在《演义》里被淹没的快要看不见了。而周瑜这个文学人物的“大面”,可归纳为“小人”——虽然他说过,杀诸葛亮的原因是由于诸葛亮造成了“东吴之大患”,可这给读者的感觉,却是打着“为了东吴”的旗号,在行“个人英雄主义”的事实,他一切行为,好像只为了和诸葛亮一争高下。于是,在正史中,周瑜对刘备集团的压制,可以被看做是谋略,是“政治本来就是黑暗的”。而到了《演义》这部文学作品中,周瑜与诸葛亮斗的各种心眼,都显得小气、龌龊,让人不由地想起一个贬义词——伎俩。
   
    所以,瑜迷痛恨《演义》,恨《演义》剥夺了周瑜的功劳和优点,又让诸葛亮欺侮他,就这太正常不过了。
   
    反正,这就是周瑜这个文学人物,谁让《演义》是好几代人完成的一部书呢?多方的素材来源,造成了矛盾的性格。究竟是成功还是败笔,则见仁见智了。有人认为《演义》描写的周瑜有种性格复杂多样的文学美感,有人却认为这样周瑜人格分裂、不合常理、“这个周郎不正常”。文学上没有谁对谁对,吃亏的只是周瑜。
   
    瑜迷呢,有人恨《演义》,有人喜欢《演义》版“缺点周瑜”,有人演义、正史的周瑜都喜欢、各取所需,有人既恨《演义》,却又喜欢《演义》周瑜的“孩子气”……。看似水火不容,其实本无差异——《演义》的周瑜,是那个“不遂我的意我倒,就吐血,就死”的小孩子,正史的周瑜则是个睥视群雄、没有人敢不遂他的意、无论曹刘两雄还是自家君主都让他三分、只有死亡这样的自然规则能打败的小孩子。两个小孩子相比,《演义》小孩虽也有“睥视群雄”的一面,但正史小孩还是太NB了。生而为人,有时喜欢对着NB向往一下,有时喜欢把NB拉下来和自己贴近。如果说正史小孩正统缺少个性,真是太冤枉他了!
   
    至于我个人,我觉得正史记载中的周瑜,在“骄纵”、“任情”、“孩子气”、“自负”等方面,是适度的也是感人的。在我看来,一个大英雄,加上几分孩子气,在道德上不是完美的,但在审美感觉上,对我却是完美的。如果无限度的“小孩”,那就接近动物了。毕竟正义和仁善是人类追求的美德。非要由着性子地自私,才叫“有血有肉有脾气”?我不喜欢这样的周瑜。有了《演义》中的周瑜,就安慰了不愿意正视自己的小孩,安慰了想着向全世界撒娇的小孩,心里的天然疼痛,就如同得到了最珍贵的抚摸。哪个不希望自己有点得意时,就痛痛快快地张扬一回、骄傲一回?有点挫折时,就要死要活地疼个过瘾,撒娇一回——老天爷啊,你不痛我、不满足我就死?!别人不敢,只有《演义》周瑜敢。
   
    《演义》周瑜,其实在冲着诸葛亮撒娇,看看,你都把我气死了!不过古往今来的大老爷们可不怜瑾惜玉,他们可是快意得几乎从牙缝里挤出一丝冷笑——看看,这就是帅哥的下场!谁让你生为帅哥,还掌控三军大打胜仗,美女你得了,功名你得了,凭什么!就得欺侮你,看你的可怜相!嫉妒,使人无视真象,嫉妒,使人篡改真相。
   
    所谓“正常成年人”,心胸并不宽广甚至更狭窄,但他们用阴谋诡计、损人利已的方式实现自己的目的,还装出道貌岸然的模样。《演义》诸葛亮,就是这样一个典型“成年人”。《演义》周瑜也按成年人的方法行事过,也阴谋诡计过,但没成功,最后还是现了小孩子原形——只好自己对着自己的身体撒气,其实,把自己身体气坏了更是撒娇。周瑜同志借《演义》撒的这个娇,虽然没感天动地,但却让我们这群人心疼了。
   
    自然,作为瑜迷,作为本质的“小孩”,往往是先接触《演义》,先对《演义》周瑜有所动心的。既便当时没有喜欢《演义》周瑜,自认为读正史之前,不喜欢这个“小心眼”,但潜意识里,还是会对这个“能为自尊心去死”的人有所触动。而后,一旦接触正史,发现这个比一般“英雄”更孩子气的人,他的真相,却是那么强大、伟岸、正直、宽容。这就仿佛,为自己的“小性儿”找到了开脱,自己的“小性儿”也光明了起来。能不弃演义而投奔正史吗?
   
    不过,真实的周瑜、正史的周瑜,也同样不是不仅仅有“孩子”的一面,而是具有“英雄+孩子”这两面。(实际上,所以的英雄都具备有“孩子性”,没有孩子气的是“贤圣”,不是英雄。)他孩子气的一面,让我们亲近,让我们疼惜;他英雄的一面,又可供我们崇拜,供我们忘尘莫及。其实,能做到正史周瑜那样的宽宏大量,已经非常难了,世上恐怕没有几人能及。个人觉得,这正是我们该效仿的地方。
   
   
   

《再论《演义》周瑜的“可爱”》版权为 周去病 所有,转载请注明。

怀瑾思瑜(http://www.hanzhouyu.com/)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