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瑜魅力的七个层次


黑白鲸
2005-6-




    为什么作为古人周瑜在今天仍拥有这么多粉丝,周瑜与其他历史人物相比,魅力究竟何在?窃以为,周瑜的魅力是一个分层级的金字塔型系统,每一层都是一次筛选,筛到顶点时,周瑜已成了历史上的独一无二。也许正因如此,死了一千八百年,又被《三国演义》大肆丑化的周瑜,却永葆不衰的魅力。

    一、仪表
    史书总是惜墨如金,很少相貌描写。《三国志.周瑜传》中“长壮有姿貌”几个字足以令周瑜的爱好者相信他有着英俊的容貌和健美的身材。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对美貌者的爱是人类的本能。异性爱恋,同性艳羡,有美好的外表是一个人引人注意的第一条件,也是一个人成为“偶像人物”的基础。但世间美貌者多,即便历史人物中,美貌者也不乏其人。所以,周瑜一定有更独特的魅力所在。

    二、谋略
    作为三国时代政治家、军事家的周瑜,以其谋略和战功久享称颂。即便大尽丑化周瑜之能事的《三国演义》,也将他作为“智慧的化身”诸葛亮的陪衬,不敢小看他的智慧。而跟据正史的记载和分析,周瑜的眼光和谋略堪称孔明之上。历史学家指出,赤壁之战“是周瑜一个人的功绩”,这场中国历史上的双最战役(最著名的以少胜多战役和最著名的火攻战役),使周瑜成为中国军事史上一颗名星。
    不仅如此,周瑜的战略思想体现出独特的个性。这种个性就是韬勇抗威、不畏强敌、力占先机的进取精神。赤壁之战前,在敌人绝对优势和已方绝对劣势的情况下,他说“操自送死”,劝孙权“横行天下,为汉家除残去秽。”对此,著名华人历史学家黎东方激动地写道:“这‘操自送死’四个字,是何等的雄壮!周瑜,你真不愧为周瑜!当时,整个江东,整个中国,有没有另一个人,敢说、能说,曹操是来送死的呢?”
    赤壁之战后,在对待孙刘联盟的问题上,周瑜更体现了独到过人的智慧。他向孙权建议软禁刘备于吴,自挟关、张征战,并谋划进占益州,由于早逝,此理想未能实现。通过对正史的分析,周瑜绝不是《三国演义》中孙刘联盟的反对者,而是联盟中潜在的危机有清醒的认识,所以积极为东吴争取在联盟中的主动地位,以进一步的共同战争行动化解矛盾。刘备认为他“器量广大,文筹武略,万人之英。”孙仅则感叹“公瑾雄烈,胆略兼人”。近代史家曾这样评价周瑜的取蜀计划“向使周瑜不死,先主无处所也!”
    总之,这种勇作国柱的不屈胆略、富有浪漫色彩的进取精神、以弱者而具有“横行天下”的气概,在中国历史上堪称绝无仅有。以至历史学家在评论周瑜时,都充满了感叹。《三国志》的作者是以严谨著称的陈寿,但短短一篇《周瑜传》仍从字里行间流露着鲜明的个性。
    这样一个惊世绝伦的青年军事家,又加上英俊的仪表,足以令世人特别是女性迷恋不已、爱至疯狂了。但我认为,这仍然只是周瑜魅力的这个金字塔“底层”!(哇赛!周瑜的魅力太可怕了!)

    三、小乔
    提周瑜人们必然想到小乔,“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苏东坡的词语,为人们勾勒出一段风流佳话。卓著战功配上才子佳人的“人类永恒梦想”,足以成就出周瑜这个“男性一生得意的标本”。
    但我认为,周瑜应该以其历史功绩而彪炳,小乔只是他光彩一生的一点点锦上添花而已,而不是主流。

    四、音乐
    《三国志》记载了周瑜音乐天才,周瑜自幼精研音乐,酒过三巡后,乐队演奏有误,“瑜必知之,知之必顾,故时人谣曰:‘曲有误,周郎顾。’”
    古来名将多,名将长得漂亮的也有那么一些,但且有这么高超艺术才华名将就不多见了!
    对音乐的迷恋可能也是周瑜军事谋略与众不同原因之一。浪漫艺术气质使他敢想敢做敢进取,也使他富于创造性思维,“建独断之明,出众人之表”(陈寿语)。一生好曲的周瑜,赤壁之战的壮阔篇章,才是他的真正的绝唱异曲。
    艺术也使得周瑜与历史上绝大多数武将不同,赋予他儒雅的名士风范。中国封建时代是儒家士阶层为主导的社会,这样的周瑜比起一名将更得士阶层的青睐和重视。“顾曲”成为赞扬他人欣赏音乐的常用词。清代俞樾的余莲村劝善杂剧序中说“谁谓周郎顾曲之场,非即生公说法之地乎!”也许凭借顾曲之功,《演义》的极度摧残也不能改变历代士阶层中周瑜的儒雅形象。而且,《演义》对顾曲一个字也不敢提。

    五、“双星”
    一个功勋大、风头足、地位高的历史上的重量级人物,外加美貌、风雅、韵事,已经是稀有动物了。偏偏这样的稀有动物还有一个,周瑜有个好兄弟——孙策。
    孙策也是三国时代一个鲜明人物,在群雄纷争中,他是最年轻的一个,也是真正称得上白手起家的一个。孙策之父孙坚,是三国时代几个数得着的糊涂人之一,而孙策,则是有政治远见和领袖魅力的开国者。黎东方就称孙策是“三国第一英雄”。可惜的是,这位天才领袖年仅二十五岁就去世了。
    白璧成双足以惊世,宝剑成双则使人闻之断魄。力与美的相加,是力的极致也是美的极致。两个同样绝美同样早逝的少年,合在一起,足以令人震惊大自然的力量!不仅如此,两人的友谊也是令人感动的。人类渴望真诚的友谊,也许孙策的早逝,使他们没能成为真正的君臣,使他们的友谊保持了完美。
    对孙策、周瑜开拓江东的时代,《三国志》曾记载:“策时年少,虽有位号,而士民皆呼为孙郎。百姓闻孙郎至,皆失魂魄;长吏委城郭,窜伏山草。及至,军士奉令,不敢虏略,鸡犬菜茹,一无所犯,民乃大悦,竞以牛酒诣军。”
    每看这段话,常惊异这么浪漫的场面,居然出自古板的史书。对百姓这么有魅力的少年,只出现过一次,以后就再也没有了。

    六、受伤
    对一个战争中的英雄来说,如果没有受伤的经历,从审美上说总显得有些缺憾。要知道,带伤成功的英雄是最令人爱怜的,人们对他们的迷恋,总胜过全身凯旋的勇者,也胜过杀身成仁的死士。
    老天已经把周瑜塑得绝丽惊艳了,可老天并不罢休,还要为他添加异彩,增长韵味。
    赤壁之战后,孙刘联军进兵荆州。对于周瑜取南郡之后,军事史上分析的不多,实际上,周瑜在这次为时一年有余的“江陵会战”中表现出的军事才能不亚于赤壁之战。曹操虽败,但在战斗力上仍保有绝对优势,曹操命曹仁、徐晃守江陵,另有乐进驻襄阳,满宠、文聘、李通等各驻在襄阳与江陵之间。面对敌军的大包围,周瑜的战略构想是:先取夷陵,驻兵江北。此举不但失江陵失犄角之援,也开通了吴军进蜀的通道,大大降低曹操对益州的影响力,并趁势使吴军势力扩展到江北。而后,逐步消灭荆州曹兵的有生力量,并积极与刘备配合,切断江陵与襄阳的联系,孤立了江陵城,最后将长江以荆州地区的曹兵全部驱到襄阳。
    正是这此期间,一次“克期大战”,周瑜亲自跨马掠阵,被流矢中右胁,身负重伤,卧床不起。而曹仁趁机“勒兵就陈”。周瑜则不顾医嘱,强力自起,“案行军营,激扬吏士,仁由是遂退。”
    这是胜利之前的紧张戏剧性场面,也诠释了周瑜的“雄烈”性格。如果周瑜从来没有受过伤,则显得太文弱,太平凡,太缺少戏剧英雄该有的磨难。如果他光荣牺牲了,又成了一个千篇一律的大将死绥、马革裹尸,而不是多智多谋的周瑜。受伤是对于周瑜的审美意义,是精彩之上的精彩。
英雄必须受伤。本文既是谈“魅力”,则要从审美的角度谈,所以,受伤高居金字塔的第二层。

    七、早逝
    写到这,这样一个周瑜,似乎只能以定格于青春做为必然的选择。
    唯美来自简练,早逝赋予唯美。古来名将如红颜,不教世间见白头。如周瑜者,何必活到老丑年?
    这第七个魅力,为前六条魅力的提纲携领。如果没有第七,前面后条会大大折扣,有了第七,面前六条则简直是呈现“几何积数”的增长。
    周瑜是中国历史上少年统帅的代名词。他的一切都那么早,他总角料主追随孙策,弱冠立基辅定江东,三十拥麾水军治国,赤壁之战时年仅三十三岁,病故于取蜀途中只有三十五岁(以上为实岁),从现代人的角度讲,那是青春与成熟的分界。
    受伤、疾病甚至死亡,都不能摧毁青春美貌,甚至使青春美貌更添异韵。能摧毁青春美貌的,只有衰老。用死拒绝衰老,于是他的生命灿烂如电又晶莹如露,青春美貌之上的一切进取、英霸、智略、风流,都变得美玉般无瑕无憾。
    “悲剧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美的极致是毁灭。周瑜的死,把他那青春定格的壮丽,还有青春消陨的悲怆,空前绝后地交融在一起,留给后人。早逝,是周瑜全部魅力中,真正的顶点,关键的点睛!


《周瑜魅力的七个层次》版权为 黑白鲸 所有,转载请注明。

怀瑾思瑜(http://www.hanzhouyu.com/)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