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八百年前的约见

                                                                  作者:小小

 

     那时,你站在前堂的檐下,初春冰冷的细雨打湿了你披散的发和飘扬的衣。 

    玉石屏后躲藏着年幼的公子权与公子翊。好奇的目光注视着陌生纤长的背影,于是细碎的低语便揉入了细碎的甘霖之中。 

    身后匆匆的脚步夹杂着公子策的歉然。侍仆慌乱的指向久侯在阴雨霏霏中的你。 

    你慢慢回身,朝露般的笑容绽放在唇畔。 

    洇透了淡淡水色的玄衣。莹莹雨珠滑落你秀美的面庞,描画着修长的眉,俊挺的鼻。你像苍白的绢纸上绘出的流水。 

    那瞬,一丝叹赏从策的呼吸中坠落,犹如那坠落屋檐的落水。 

    你们举起双手行揖,庄重而恭敬,像庙堂上肃穆典雅的雕象。 

    即使很多年过后,你与策守在烛下昏黄的中军帐里,炉上煮着青青的梅子酒,与你们忆及往事的笑声一同温热了秋夜的寒意。 

    江东多雨的初春,总是忍不住有些烦闷的阴郁。带着些须乍暖还寒的轻风,嬉笑着抚撩垂下的竹帘,如侍女们软软的细语。 

    年少的权与翊却是经不住热切的长谈,初见的新鲜感过后便悄悄的倚着屏睡去了。 

    而你与策平生第一次明了了一见如故的迫切,仿佛失离多年的骨血重新结合,终究并成了一个完整的人。 

    总角的少年,徘徊在青涩与成熟的边际,少许的老练与少许的稚气恰道好处。 

    策有一双热烈而深沉的眼,谈吐间总会流露出多变的情绪,兴致昂然时,甚至会孩子气的稍稍挑起那对英气的眉。 

    策的眸子放出骄阳般的光彩,弯着唇角,跪坐的身姿也显出与众不同的活泼。你知道你找到了此生最真的知己,在即使伯牙子期也无法接触的更为深刻的灵魂里你们将不再孤独而痛苦的吟唱。 

    当孙氏的奴仆为了种种安置府邸而必须的明示,再次冒失的打扰了你们的谈话,你也不禁注意到了这处在寿最喧闹的处所的府宅是多么简陋而狭小。 

    古朴的案几因为薄薄的尘土而失却了漆黑的光泽。 

    青铜的烛台甚至歪歪斜斜的被置在错误的方向。 

    而木梁却毫不遮掩的显露着陈旧与粗糙。 

    所以当你的视线从堂外风吹飘零的飞花回到无奈的叹息着的策身上时,你将周氏道南那处闲置的院堂赠给了策。 

    策紧紧握住了你修长的手。 

    让我拜见你的母亲,而你拜见我的母亲。从此我们便是无可疏离的兄弟、亲人、骨肉。 

    在那神圣的古礼后,你们庄严的再相互一拜。激动的紧紧拥住。 

    此一生,定不负,知遇恩。 

    你们同榻而眠,同案而习。 

    持着一卷笨重的竹简,直至灯烛渐渐化成一潭滚烫的泪,方休。 

    策与你,同不负英达夙成、江淮俊杰的美名。 

    你们曾一度代表着江东仕族子弟的楷模。 

    合欢儒,大秦珠。 

    酒家胡姬年二八,正当汉女及笈之龄。 

    你们对那素以大胆著称的少女微微一笑。 

    一抹淡淡的红晕,一丝浅浅的羞涩。 

    蓝绿的眼眸顿时在珠帘的清脆声中逃逸得无影无踪。 

    你们坐在舒最热络的酒肆间,眺望着满城庸懒的春光。 

    好剑轻死的游侠,满腔抱负的名士。 

    若非柳絮般飘荡着的战报,谁能想到这是如此一个血腥的纷纷浊世。 

    洛阳城破,数百年的祖宗基业便这样云石崩塌。 

    汉室式微,这如残阳般苟且的庙堂终究便只得那朝不保夕的恩泽。 

    于是,江湖间,欲学陈胜吴广的揭杆而起。 

    欲从高祖提剑斩蛇的收兵买马。 

    中土风起云动,却不想江东少年用那双锐利的眼观看着,等待着高飞的一刻。 

    鲲鹏欲冲天,其志凌云。 

    凤几展翅翱,其身盘涅。 

    策笑着对你举盏,豪气的饮尽了那温和的醇酒。抛下几枚带着体温的五铢,便与你一同跨上了骏马,绝尘而去。 

    乘着炙热的酒意,你们促马在风中纵情的奔跑。 

    驻马扬鞭。 

    当时日,你我必将翻覆山河。 

    轻柔的风盘旋着将策的字字铿锵直上云霄。 

    你立在策的身后,微微笑着。 

    是的兄长,是的。 

    须时日,男儿的铁蹄必将踏遍梁甫山阙,你们也会站在高高的庙堂,万民拜服,天下称臣。 

    古来万冢白骨,争的莫不是一片清明天地,欲的莫不过一世繁华。成者王,败者寇。流芳百世亦或遗臭万年,身后之事也仅是黄梁一梦。生年不满百,又何须计较这许多烦扰俗事。七尺丈夫,却非羞于胸中无墨,最是不齿止于行。 

    策背对着你,语言也在风中变的遥远。 

    你却只是静静聆听,眸子依旧带着淡泊却深邃的笑意。 

    瑜,你看。 

    策猛然转身,环佩碰撞着发出清脆而激扬的声响。 

    山川娇艳如斯,怎不使人心醉。若为一池浮名而弃于礼教,岂非迂腐至极? 

    策漂亮的双眼闪着狂热的焰,他的手轻轻抚上腰间佩剑。挥动着宽大的袖,如同伴着激烈的擂擂战鼓的舞。 

    非大乱不得大治。中原叛荡,生灵涂炭,群雄眦睚。圣人出而世将乱,正当丈夫建立不世之业,英雄横行天下之际。 

    吴钩高高的指向烈阳,策骄傲的笑着。 

    热血如夜间的暗潮汹涌澎湃,你的佩剑锵然出鞘,银亮的光彩耀目异常,划破一世平静。 

    指着那水墨泼就一般的水天,朗声笑曰,来日,待我举众而决机于两阵之间,与天下争衡,定还卿一个太平盛世! 

    你靛蓝的衣在熏风中飘然。 

    策的眸子里闪耀的骄傲,却也混杂着水一般沉静柔软的感触。 

    莫名的触动,如春日的植株,弯弯曲曲的缠绕上了你们年少的心思。 

    或许来日,这种种的少年轻狂都只一笑而过,然那君临天下的傲然,还有那朦胧而生的微微悸动,都将化做含笑的远山与流长的江水。

     

本文版权为 小小 所有,转载请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