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说—自弃


徵音
发表于 2006-10-30


    征战了几个月,终于返回丹杨从父处。他虽自幼习武不辍,却从未让兵家之事在这么长的时间内完全占据他的生活。

   自将兵到厉阳迎策,他们攻无不克,麾下也集聚了数万人。艰苦不论,能够助策一臂之力,是他再高兴不过的了。

    他兴致勃勃地走进书房,琴静卧在案几上,微微蒙尘。

    家学渊源的他习琴比习武开始得更早,这具琴也是自小就跟他的,只是这次出征并没有随身,几个月不碰真是想念得紧。

    手指抚上琴弦时,他心里咯噔一下:感觉不对!

    一道屏障无情地挡在了他和琴之间。他还能准确地按、拨、滑、颤,却不再能捕捉到来自琴的最微妙的反馈。

    几个月挥剑勒马,他手上磨出了一层茧。

    苦练琴艺的人手上也会生茧,但不待长厚就脱落了,不影响对琴弦的敏感度——教他琴的先生们就是这样。从武而生的茧却厚实牢固,霸道地覆在指掌,仿佛甲胄。

    他难以置信地在七根丝弦上一遍遍摩挲、翻试,越来越不安。

    从他流向琴又从琴回流向他的血脉被斩断了一半。

    初学琴时候,他把这种神髓相通的感觉随口说给先生,先生竟激动得胡子直抖:这是上天的赐予,多少人竭尽一生也得不到呀……

    现在上天要收回恩赐。

    他像个慌不择路的孩子,去揭指尖那些茧,却不小心弄出了血。血从他的指尖滴落到琴上,就像十几年后从他的唇边滴落到琴上一样。

    揭掉了又如何,只要不放下剑,茧总会再长。

    乱世戎马生涯更久一些,覆茧的又何止是手。

    这时策热切的眼睛突然从他心底望过来。

    他叹息般地一笑。

    他向自己缓缓展开双手——十指修长。

    “你不必难过,这双手原本就不是为琴而生的!”

    不是为这么小的琴而生……

    那一年,他二十一岁。

    后来,他不那么常弹琴了,偶尔当众助兴,有时就在中军帐里,引得满座赞叹:周将军是何等风雅之人啊!

    他还是叹息般地一笑。

    不过,这些年来,他却愈发精意于审音。


    [成文于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九日]

 

《假说-自弃》版权为 徵音 所有,转载请注明。

怀瑾思瑜(http://www.hanzhouyu.com/)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