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谁风露立中霄 

                                                                                     作者:阿忠




    (一) 

    “是你吗?”我睁大了眼睛看着你。 
    “是的,是我。” 
    “你为什么穿白衣,你说过你不喜欢穿白衣。” 
    “是的,我并不太喜欢白衣,征战的人不适合穿白衣。” 
    “但是你穿着。” 
    “因为谖,她喜欢,这是她给我穿上的。” 
    “哦,我想起来了,那个叫谖的姑娘,在你伤重的时候她扶了你去看竹,她还敲破了侍医的脑袋。” 
    你无奈地笑了笑“她就是这样大胆任性。” 
    “她不是饮鸠而亡了吗?” 
    “她死了,怎么会呢?”你吃惊地望着我,“刚才我才和她分手呢。” 
    是的,她死了,这是以后的事,噫,我怎么知道后来的事呢,我有些糊涂。 

    (二) 

    我知道是你,长身玉立,风神秀丽,目如朗星,鼻似悬胆,怎么会不是你呢? 
    “你的脸色怎么这样苍白?” 
    “我的箭伤尚未痊愈。” 
    “那个医者的技术实在太差,让你流了一床一地的血,谖姑娘敲破了他的脑袋也是理所应当。”我有些生气,我记得那是建安十四年。 
    “没关系,很快会好的。” 
    “你要去哪里?” 
    “我要到公安和刘备会谈。” 
    “你怎么不守在南郡城,那是你流血打下来的,你应该好好治理它。” 
    “有庞士元在,我可以垂拱啦。”你无谓地笑了笑。我最愿意看到你这样的神情,这样的笑意。
   “你挟持了人家。”
    “当初是那样的,后来士元与我合作得非常愉快。” 
    “你去,我为你驾车。”我忽的跳上车,拉起了缰绳。 
    “女孩子不应该做这些粗活” 
    “可我愿意,因为你。”我还可以是你的剑,是你的琴,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扮演你身边的一切。 
    “我不值得你们这样,我想我应当不讨女孩子喜欢。” 
    “为什么?” 
    “我喜欢战争,我热爱功名,我是个自私的人。” 
    “不,你还喜欢音乐,因此我断定你是个多情的人。” 
    “我喜欢音乐吗,那是小的时候吧。” 
    “恩,我知道那支漂亮的朱雀瓶轰然坠地的那一刻,你就开始放弃音乐,但音乐还是渗入你没一寸肌肤,即使酒醉的时候也忘不了回首一顾。”我停顿了一下,“而且我知道你始终带着号钟古琴。” 
    “那是兄长送我的物件,我把它看得比生命还重要。” 
    “哦。”我理解地点了点头。 

    (三) 

    你上了车,我看你有些疲倦,我要你在车上好好休息,我说我驾车的技术会很好,我会轻一些,我是那样固执,你无助地笑了笑,只好听话地闭上眼睛假寐片刻。 
    “到了。”我轻声说,不忍心吵醒你。 
    “恩。”你并没有睡着,“你要和我去吗?” 
    “我不想去见那个耳朵很大,双膝过膝的人。”我很犹豫。 
    “因为他异相?但他也是一位枭雄,你们这些女孩子。”你摇了摇头,你以为你理解对了。 
    “并不是这样的。我不喜欢他,有一个原因是他不爱自己的妻女,再有一个原因是他太能反反复复,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恶意中伤你。”我想起飞云大船上的事,非常不痛快。
    “恶意中伤?”你一脸茫然。 
    你当然不知道,那是后来的是,但我又怎么会知道呢,我也一片茫然。 

    (四) 

    迎接你的人来了,我不由自主地还是跟了你去,在席间,为南郡的事你与刘备针锋相对,我看到他变了脸,那时我听到帷帐里有西西唰唰的声音,那是伏兵,我真怕大耳朵一时急了摔了杯子,我看你还是谈笑自若,我便也镇定下来。 
    没有结果,不欢而散。 

    (五) 

    又上了车,疲惫使你看起来显得憔悴。 
    突然你开始咳嗽。 
    “不要紧吧。”我紧张得声音都有些颤抖。 
    “没什么,喉头发痒而已。”你终于停止了咳嗽,喘息着说。 
    “真的没什么吗?”我的眼神也许太过担心忧郁。 
    “真的没什么。你为什么这么紧张?” 
    “我怕你吐血,我怕你昏倒。”我有些不好意思。 
    “怎么会呢。”你开始笑。 
    “会的,会的。”我坚持着,我想起那个总是弹琴吐血的人,我说,“我不喜欢你那样。” 
    “怎样?” 
    “弹琴吐血。” 
    你大笑起来:“怎么会呢,我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娇弱。” 
    “我不知道,但我怕你变得娇弱。” 
    你笑得快喘不过气来了,但我没笑,我极力要在心里抹去那个弹琴吐血的人。 

    (六) 

    车上休息片刻,你又神采奕奕了。 
    “我喜欢看到你永远这个样子。”我高兴地对你说。 
    “我一直是这样啊。” 
    “不,攻下南郡的时候。你坐在府衙内火盆边,望着阴霾的天空,满腹心事,孤独索然的神情真让人心酸。” 
    “哪有啊?” 
    “有的,有的。”我想起总是心事重重,郁郁寡欢的你,心直往下沉,难道被主上猜忌让你这么不快乐吗? 
    “怎么会呢,那一天我明明与将士们狂欢了一夜。” 
    “是么。”怎么会这样,“你不是有伤吗?” 
    “我不是说了吗,那点伤算得了什么?” 
    “可是你带伤巡营的时候,伤口裂了,你从马上坠了下来,昏迷不醒,你躺在元戎大车里,将士们都使劲地呼唤你呀。” 
    “是吗?可是这伤现在不是快好了吗?” 
    “我不信,巡营的时候你也是强行起身的,你总是愿意逞强。” 
    “那时特殊,现在还有这个必要吗?” 
    我看了你的神色,虽然有些苍白,但也算得上神采飞扬,这样的你看起来更加年轻、英俊、洒脱。 

    (七) 

    突然,我的眼前变得模糊,车消失了,人消失了。 
    我开始呼叫,声音在喉咙里,怎么也跑不出来,我急出了一身汗,一个激灵,我醒了,夜色无边,包围着我。 
    这只是一个梦,我怅然叹息。 
    拉开厚厚的窗帘,上弦月正悄无声息地坠下山去,夜晚更加沉静。 
    我自艾自怨:你为何要如此困绕与我,我又为何要如此迷失与你。 
    “如此星辰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霄。”我自失地一笑,重拉上厚厚的窗帘。 

网络文学《为谁风露立中霄 》版权为阿忠所有,转载请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