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 之 实习生


文/徵音
发表于 2007-01-16


    我对周瑜并没有特殊兴趣,只是作为实习生来分担一些体力活罢了,但这段经历不但会让我接触到国内人像复原技术的前沿、与该领域佼佼者共事,还将为我的简历添上光彩的一笔。我专业固然优秀,不过能被选中参与这项工作也确实是幸运。另一个幸运就是遇到了一位可爱的“上司”。

    我们人像复原项目的头头苏——咳,起初我们几个打下手的都叫她苏博士,她说:“叫将军怎么样?”我说:“我们只听说过姽婳将军,没听说过苏婳将军。”实验室里顿时笑成一团。结果后来两个称呼都没用过,我们当面叫她苏老师,背后叫她苏都督。

    我负责的是数据处理,但也接触到不少额外的东西。

    我见过骨架的全息影像。当时,相关研究人员说:“这副骨架从人体美上讲几乎无懈可击,不过……你看这里。”我看见骨架右侧两根肋骨有凹槽,其中下面那根肋骨本身都有点弯了。“箭簇摩擦、挤压的痕迹。”他说。

    我是看着复原像一步步完成的——骨骼模型上覆盖肌肉模型,再覆盖皮肤模型。而且我知道其中有多少来源于数据,又有多少出自推测乃至想象。即使是闭眼版,也带有强烈的主观意愿,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苏老师的主观意愿。

    这确实是张英俊的脸。棱角分明,富有立体感,又不像西方人那么突兀;额头宽阔,双颊略显瘦削,配上整齐的发式,清淡简练。但这种英俊充其量只是标致。因为他已经死了,再没有什么顾盼神飞。

    项目结束的时候,我们每个参与者得到了一套特制的精美复原图作纪念,我选了一张摆在家中书柜里,一堆专业书前面,每天都可以看见。也就是那时候,我开始读《三国志》,写到周瑜的地方尤其留意了几分,发现赤壁之战不过是他为人的冰山一角。同时期,生活中其他与三国相关的东西也开始进入我的视野,复原图仍旧是每天可以看见。

    突然有一天,那张复原图在我眼中起了不可思议的变化!不知何时积淀在我脑海中的关于周瑜的史料大江般澎湃起来,与图中那长眠的容颜碰撞着融为一体。那一刻,他是我从未想过的英俊。

    平静下来后,我想,也许我会渐渐了解苏老师,她在从一堆堆数据中提炼这个形象时为什么会几度神情激动,完工时她又为什么说了一句:

    “真是无与伦比的英俊。”




    [成文于公元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六日]

 

《发现 之 实习生》版权为 徵音 所有,转载请注明。

怀瑾思瑜(http://www.hanzhouyu.com/)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