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瑜定计取西川


文/阿忠

(第一场)归途



   (阿青急匆匆上)

   青白:小的阿青,乃舒城周家家仆,我从小跟着我家小公子不离左右,说起我家公子啊,那可是赫赫有名天下闻,谁?姓周名瑜字公瑾,年少英俊,人称江东周郎的是也。我家公子十八披发为将,平江东,征黄祖,烧战船,取南郡,如今官拜偏将军,领南郡太守。征南郡之时,我家公子亲临前阵,不幸身中流矢,伤重不起,那南郡守将曹仁欺我家公子出生娇贵,又身负重伤,日日阵前寻衅,夜夜帐外呐喊,我家公子强行起身巡营,直惊的那曹仁贼子心惊胆寒,吓得弃城鼠窜。但我家公子伤情却也不浅,修养了几月方才好转,如今这伤一好,就迫不及待回吴,说是要上疏吴主,商议西征益州。你看这,那象伤刚好的人哪,纵马执鞭,跑得这样快,把我们都抛闪在后面了哦,我还得赶快追上去也。)

   生扮周瑜上,阿青追上,后又几个护卫也跟上。

   青白:公子啊,干什么如此急也?

   生唱:离家已二载,归心却似箭。

   青白:纵然是归心似箭,也不争这一时半刻,你看这江南的景色,何只比那蛮荆美上百倍,公子也不停歇停歇,看看这大好光景。

    生唱:看这满目青山,草长莺飞风剪剪,梨花带雨泪犹残,飞絮漫天如舞乱,落红点点闲池畔。

   生白:好一派良辰美景矣。

   生唱:这般美景啊,只留做等闲人细细看。

   青白:公子年少之时,甚是喜爱春光美景,每到春天,必然带了阿青,到处游玩戏耍。

   我还记得公子十五岁那年春天,有一天在舒城河边玩,公子问阿青敢不敢出远门,阿青说敢,公子叫人送了一简书信给老夫人,立即就带了阿青离开了舒城,走了好几天,阿青也不知道到那里去,问公子呢也不告诉其阿青。盘缠没带多少,公子是娇贵惯了的,那管的这些小事,只管住好店,喝好酒,等到没了盘缠,阿青问公子怎么办,公子取下腰间的玉佩就让阿青卖了去,那可是在京城做大官的周家大老爷忠老爷给公子的玉佩啊,好名贵的,阿青说这么贱卖了真心痛,再说忠老爷要问起该怎么办,公子你说:忠伯父问了,就说丢了。那一路上阿,公子也是玩玩走走,好兴致得很。

   生唱:想我,也曾弄月花下,抚琴林间。只可叹,狼烟四起烽火燃,群雄逐鹿九州乱,百姓流离亲人散,千里白骨寒鸦喧,昔日的繁华转眼成云烟。当此乱世之际,男儿且能重自身,白首蓬篙特可怜,手提三尺龙渊剑,问鼎中原只等闲。

   青白:啊,是也,是也,那次走了半月有多,到了一个叫寿春的地方,公子就去拜见了孙家公子,孙公子的父亲在外征战,他和着母亲及小弟妹住在寿春,那孙公子也是和公子一样的英俊,一样的心性,才两天,公子说让他搬到舒城住,那孙公子就把全家搬到舒城去了。

   生白:我和伯符兄那是志趣相投,我们啊:(唱)惺惺相惜恨晚见,对天盟誓结金兰,此生不渝相行并肩,携手相随誓要共创一片天。

   青白:回到舒城,老夫人见公子回来了高兴的什么似的,公子说要把南大宅让给孙公子家住,老夫人就赶快叫人拾缀。背地里夫人可把阿青骂了个狗血喷头。

   生白:这我可不知呢,母亲不会是怪我让宅吧。

   青白:公子做的是那次老夫人会说啥,再说了,老夫人也不是那么小气的。

   生白:我说呢,母亲哪会在乎那什么大宅。

   青白:可是夫人在乎公子得紧,说阿青不该带了公子一个走那么远,要是公子有何闪失,定要打断阿青的狗腿。公子啊,阿青从小到大可没少替公子挨骂。

   生白:阿青,委屈了你了,你怨恨我么。

   青白:不,不,不。阿青怎么会怨恨公子呢,阿青虽是公子的仆人,但公子从不把阿青当下人看,公子从来都当阿青是兄弟,阿青为公子埃骂又值得什么。自从孙家公子到来,公子你就很少抚琴了,每日不是与孙公子论剑,就是与孙公子谈兵,看得阿青也手痒,听得阿青意气涨

   生白:想当初,我与伯符兄总角订交,义结金兰,在舒城度过了三年美好时光,那时我们

   (唱)辰晖舞剑小庭院,落日策马舒河边,夜间谈兵书案前,那时节我们曾对天发下誓言:

   愿此生纵马驰骋任雕鞍,收拾起大地山河一肩担,扫荡却乾坤风云变,还一个清平世界留世间,把那漠漠平原,垒垒高山,都做俯首看。

   青白:公子好生豪气啊,阿青就是一辈子跟在公子身边,听公子差遣,也算出人头面了。

   生白:阿青,委屈了你,(唱)想你本也是堂堂七尺汉,也曾纵马驰骋过沙场间,也曾为我与伯符兄传书简,兵法策略你也略知一二三。(白)我原说过放你出去为一方守将,可你却死也不从,阿青,这又是何苦呢。

  青白:阿青说过了,公子这样厚待阿青,是阿青的福分,阿青这辈子就守护着公子,愿公子一生一世安安康康的才好。

   生唱:我不要什么一世都安,我要流芳万世间。

   生白:阿青,时候不早也,还是赶路要紧

   生先下。

   众白:公子等等,我等来也。

   阿青等下。

(第二场)献策


   (孙权上)

   权唱:华车过宫墙,旌旄仗钺前,左右拥无难,赫赫也巍然。

   权白:孤有今日的威风,全赖公瑾之力也。今日公瑾回吴,明日孤定当好好为他设宴接风。

   孤吴主孙权是也,我父孙氏文台,乃人称江东之父,当年董卓乱政,危害朝廷,十八路诸侯结盟讨董卓,个个心怀鬼胎,只有我父忠心为汉室,奋力征战,斩华兄,战吕布,直杀进洛阳,追得董卓心惊胆寒,我父英雄如此,却不幸在见山中了黄祖老匹夫的埋伏,惨死于见山,袁术狼子野心,趁机吞并了我父的地盘和部曲,那时孤还未满十岁,孤的兄长也只十七岁,他肩挑振兴孙氏基业的重担,收合父亲部曲散众,此时周瑜周公瑾也带兵及粮草前来帮助孤的兄长,孤兄长在公瑾的辅助下,靠着这几千人的微弱的兵力,下江东,败刘瑶,讨伐各地顽寇,不到几年时间平定了江东,过的兄长正在大战雄才之时,不幸中了小人的暗算,英年早逝。孤十八岁继承父兄基业,开馆求贤,广纳豪杰,几年时间,文有二张一顾,武有周郎鲁肃,程普黄盖等老当益壮,吕蒙凌统辈后来居上。孤现拥有江东富土,新近周郎又为孤夺取了江陵重镇,孤继承的这份基业啊,可谓蒸蒸日上。

   (侍者上)

   侍白:主公,周将军求见。

   权白:啊呀,快快有请啊。

   (生扮周瑜上)

   生唱:急急的把路程赶,星辰寥落月蹒跚,回来尚未进家门,先见吴主把国计谈。

   (权离座下阶相迎)

   权白:公瑾辛苦了,想杀孤了。听说公瑾南郡受伤,急坏孤也。如今箭伤可痊愈了否,可否让孤看看公瑾箭伤何如。

   (生行礼,权携其手,要让生与之同塌而座)

   生白:谢谢主公挂怀,瑜箭伤已然平复。

   权白:我看公瑾清减许多,脸色苍白,还该好好静养才好。孤知公瑾喜好音律,新近正好排了一支大曲:伐乌林,也何公瑾有关,明天开宴与公瑾接风洗尘,公瑾指正指正何如。

   生唱:男儿本自重横行,安能老死床第间,顾曲原只作笑谈,烈士当要马革裹尸还。

   生白:瑜今晚进见主公,却是有要事相商,瑜已草拟一疏,请主公过目。

   (生献疏,权阅疏)

   权白:原来公瑾想要西进益州?

   生白:是啊,想我江东,已历三世,今兵精将良,正是英雄乐业,烈士驰骛之大好时光。

   权白:可是,这计划可行否?我们有这个能力征益州么?

   生白:想当初,我与主公之兄伯符恩若兄弟,伯符与瑜同年,长瑜一月而,伯符未及弱冠之年既以微弱之兵渡江下江东,我也从丹阳发兵及粮草相助,我二人千里斗转平定了江东,打下了这份基业,可叹伯符兄果敢明断,天骄奇才竟遭小人暗算,英年早逝,让人嗟伤不已。

   可喜而今主公承继父兄遗志,招贤纳士,安邦扩土,早年间讨平叛乱的李术,稳定了江东,后又征伐黄祖,保了父仇,赤壁败曹操,江陵走曹仁。

   权白:此乃公瑾之力功也,孤且敢忘。

   权唱:楚荆江上云乱,三江密排战船。将军运筹帷幄里,老将争锋着先鞭。东风起,焰冲天,樯橹霎时化为烟。若非公瑾挽狂澜,孤的江山安能稳如石磐。

   生白:也是吴主你英明,洪福齐天,这战赤壁,走曹仁,真是

   生唱:扬我江东男儿气焰,壮我吴下英雄豪胆。

   生白:此时节,那曹操败北,自顾不暇,刘备寄予,羽翼未丰,益州刘璋暗弱,人心思变,梁州马超兵强,可结为后援,因此上,趁此时节。

   生唱:我当西进益州平西川,结交孟起在玉关,东西相连复北进,管叫那中原豪杰也胆寒。

   横战槊,跨征鞍,清角吹寒愁云暗,男儿若欲立功名,跨马掠阵须向前。

   权白:只是公瑾的身体孤甚是不放心。

   生唱:人生几度春秋过,莫使岁月空蹉跎。一片丹心酬知己,舍生忘死又如何。

   生白:主公若是担心瑜的身体,瑜倒有一策。

   权白:何策?

   生白:瑜请主公准许,让主公之叔伯兄长孙瑜孙仲异与瑜同进益州,平定西川,与马超结缘之后,让仲异留守西川,瑜带兵回吴,再与主公整兵北上,何如。

   权白:如此甚好啊,只是刘备在公安,他会怎样呢?

   生唱:想当初他君臣无计把身脱,涉江湖扁舟过江巧言辩说。结联盟意怀狐疑,战赤壁差池后磨。到如今占四郡享胜果,犹不足还借土地许多。那刘备世间枭雄,主公怎可与之蹉磨。

   权白:公瑾所言甚是,那刘备的确是枭雄啊。

   生白:瑜却要让他蛟龙困于池中。

   权白:公瑾有何计议。

   生白:此次征益州我将邀刘备共进西川。

   权白:如若他不去,甚至加以阻挠呢?

   生白:我留两员大将各受江陵夷陵,主公在东,曹军在北,那时节.

   生唱:我看他四面皆楚歌,纵有通天本领有值什么。

   权白:好计啊,好计。只是孤觉得尚且该好好与众人商议一下,公瑾以为如何。

   生唱:战机稍纵过,时日不待我。犹豫难定夺,拓土更待何?

   权唱:听得公瑾得一席言,满腔热血似火燃,慨然既把大计定,出征益州平西川。

   权白:待明日孤与公瑾接风之后,公瑾在家好好休息几日,就与仲异一起出征。

   生白:明日瑜既先启程回江陵点兵,主公尽快让仲异前来合兵

   生唱:兵强将雄勇士多,狼顾虎视挥干戈,长驱直入把关破,不须几日奏凯歌。

   待那时,主公再行接风意如何?

   权白:公瑾好生性急也,好,好孤依你便是,只是辛苦公瑾了。

   生白:啊,兵贵神速,此乃取胜之道,主公就等候瑜的捷报,时候不早了,瑜先行退了。


  (生告辞,权送别。)


(第三场)缱绻

   

   (旦扮周瑜妻子小乔上)

   旦白:闲时数落花,对花空嗟呀。花有随水意,水可恋落花。

   妾身小乔是也,乃东吴偏将军周郎妻室也,妾身于姐姐大乔于建安四年同嫁于孙郎,周郎,那人称孙郎的乃是妾身的姐夫,当今吴主之兄,讨逆将军是也。我姐妹二人人称江东之花,嫁与他少年英雄二人,人说,英雄美人相得益彰,不知慕杀了多少文人骚客,可叹我姐姐红颜命薄,与姐夫成亲不到一年,姐夫就遇刺而亡。妾身与周郎成亲十有一年,生有一子名胤,周郎前妻育有一子名循,妾身也待之己出。妾身自与周郎成亲,离多聚少,叫妾身好生思念。

   旦唱:梁间燕,正哝呢。水中鸳,浴红衣。依依杨柳低绿枝,浅浅春草碧如丝。(好一派宜人的光景也。)可叹这旖旎的春光也恼人意。

   (丫鬟春兰上)

   兰白:夫人平日家总是落落寡欢,忧心忡忡的,今日夫人怎生没来由又烦恼了。将军不是昨夜回府了么,夫人该高兴才是啊。

   旦白:春兰你有所不只,今日将军又要走了。

   兰白:为何这样急啊?

   旦叹息:春兰你是知道的,将军他那次不是这样行色匆匆的。

   兰白:是啊,春兰跟着夫人也差不多十年了,也觉得将军与夫人没有多少在一起的日子呢你听,说真的,春兰还没有好好看过将军呢。

   旦笑:这可奇了,将军他虽然在家的时候不多,旦你总不至于连看的机会也没有啊。

   兰白:夫人还不信呢,一来将军回来的次数少,二来春来怕将军,哪敢认真看呢。

   旦又笑:看你说的,难道将军三头六臂,青面獠牙不成,你就这么怕他。

   兰白:将军长的很好看,但不知怎么的春兰就是怕他。

   旦白:其实他有什么好怕的,唉,有时候我觉得他还那么的像一个孩子。

   兰白:他将军他来了,春兰下去了。

   (丫鬟下,生扮周瑜上)

   生白:小乔,为何这样早起,可有何心事,为何颦蹙黛眉?

   (旦掩饰)

    旦白:那里有何心事,夫君多疑了。)夫君今日要走,待妾身为夫君准备些衣饰物件,以备路上所需。

   (旦欲转身下,生拉住,轻轻拥抱)

   生白:小乔啊,我知你心中的烦恼,可是国事为重啦。

   旦白:妾身自知国事为重,但夫君难道多留几日也不行?你看这春光明媚,何不歇息几日,孩子们也高兴。看,昨日胤儿骑在你身上都不下来了,你也如此孩子气,伤刚好,胤儿也这么大了,这么沉,你就还让他当马骑。

   生笑:不是难得回家么,就让孩子高兴高兴。

   旦怨:你也知道难得回家。

   生戏言:夫人休要恼,今半晌就在家好好陪陪夫人。

   (生抬眼向窗外四顾)

   生叹息:院中果然好景色,落英缤纷,竹影摇曳。

   生唱:妁妁桃花似人面,阵红飞落闲庭院,摇漾晴丝春如线,秋千悠荡入云天,风舒云卷,烟柳画船——叱咤的儿男却看得这春光贱。

   旦怨:在你眼里啊,画船也成战船,春光不及火光。

   (旦泪,生为旦试泪)

   生唱:你休要涕泪涟涟,泪波流转,我此去西川定是佳音频传,待我凯旋而还,就与你齐眉举案,闲赋田间。

   旦唱:此去益州路途远,更兼人说蜀道难。你身受重伤未愈痊,可曾经得长路颠。唉,实实叫人心似悬。

   生唱:小乔也,你休忧此一去成离恨天,我却道此一行定把那乾坤转,只可叹,恨不能 与你吹箫月下,弄玉花前,辜负你如花美眷,似水华年,辜负你痴心一片。

   (两人相拥,片刻)

   旦白:夫君,让妾身赶紧与你准备些换洗衣物,药物等,我吩咐了阿青,让他一定记住,让你:(唱)寒时要添衣,饥时不忘餐,荒村野宿宜早眠,鞍马寒风且行慢。

   生白:让你如此挂心,我好生难安。

   旦白:你早去早还,便可解我心中烦忧。我先去准备了。

   生白:我也要陪夫人同去,我要看你拾缀衣物。

   (旦下,生也下)

 

(第四场) 送别

   

   (阿青上)

   青白:昨晚才回来,今日就离开,来时骑快马,去时乘帆船。唉,我家公子的性子啊,做事就是这么这样,乘兴儿来,乘兴而去。这包袱真重哦,也不知夫人都准备了些什么东西。啊,我家公子来了,啊夫人也来了。

   (生与旦同上,丫鬟在后)

   生白:浩浩长江如练,隐隐白帆似点。好风流水轻送,直入云际天边。

   (阿青上前)

   青白:公子你看,主公来了。

   (孙权与一班大臣上,生上前参礼,小乔也上前拜见孙权)

   权白:公瑾啊,昨日才归,今日又离,为了孤的基业,公瑾辛劳奔波,叫孤于心何忍。

   生白:主公,时机不等人啦。瑜只愿早日郭清天下,实现与伯符兄当日的誓言。

   权唱:公瑾此去路途艰,风餐露宿也频繁。愿你珍重自家身,你是孤的一柱天。

   (叫人)上酒,此杯就孤敬公瑾,愿公瑾一路都平安,愿公瑾早日兵马还,愿公瑾永远长命百年,保得孤的基业稳如山。

   众白:愿公瑾一路都平安,愿公瑾早日兵马还,愿公瑾永远长命百年,保得主公的基业稳如山。

   生笑:主公啊,休作萧萧易水寒,我却要谈笑而行谈笑还。饮此一杯酒啊,也是英雄壮虎胆。

   生白:日已西下,主公还请早回,瑜也要启程了。

   权白:就让孤再送公瑾一程,孤要看到公瑾的船走了才回。

   (旦一旁试泪)

   旦唱:才相聚,又别离,怎不叫我心如煎。我这厢愁云参谈泪满面,他那里谈笑自若气定闲,我一生为情乃天然,他今世只求功名显,我满腔柔情也枉然,纵有万丈情丝也难将他绊。

   此一去,你那里山高水长路途远,我这里苦雨凄风和愁拌。愿你此行早去更早还,免我望夫成石眼成穿。

   生唱:(小乔也,莫道男儿心如铁)你看那万里长空碧云天,惊涛拍岸如雪卷,这如画江山啊,怎不叫人为之折腰催肝胆,抛闪却儿女情长涉艰险,只为让它更添笑颜。

   生白:小乔,我先走了。主公,瑜先上船了。

   权白:夫人且放宽怀,有何事孤定当照管,公瑾是孤擎天柱,公瑾的家事孤也放心怀。

   生旦白:谢过主公。

   (生与各位作别,下)

   权白:夫人请回。

   旦白:主公先请。

   (孙权及众臣下)

   旦唱:四围山色残照中,两岸青山如醉染。孤帆远影天际边,满怀愁绪意阑珊。

   旦唱:这一遭,去国三千里,归期未有期。剪烛西窗待何时,东篱把酒遥无期。春兰也,这尺素不知何处寄,锦书未遇梅花使。从今后,听着那,婉转莺声好似啼,呢哝燕语也如泣。向晚风,凭栏视。也只见些衰柳长堤。

   (春兰上前)

   兰白:夫人,将军他的船早已看不见了,我们还是回去了吧。

   旦唱:长吁气,短叹息,推整罗衣上车去。怕只怕,这满怀愁绪车儿也载不起。

    (旦及春兰依依不舍而下,落幕)

 

《周瑜定计取西川》版权为 阿忠 所有,转载请注明。

怀瑾思瑜(http://www.hanzhouyu.com/)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