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献(县志、笔记、评论、杂谈等)关于周瑜的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各类文 - 小说,论文,史料,可以討論嚴禁掐架與人參公雞,無權轉載謝免
因版權造成的各類糾紛本站概不負責
轉載請注明出處与作者,请尊重他人劳动

版主: jianan13admin, 周去病

古代文献(县志、笔记、评论、杂谈等)关于周瑜的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兴平建安 » 周六 10月 22, 2011 11:40 am

1、周瑜宅
《三国志周瑜传》云:(瑜)自居巢还吴。是岁,建安三年也。策亲自迎瑜,授建威中郎将,即与兵二千人,骑五十匹。
裴注补充《江表传》曰:策又给瑜鼓吹,为治馆舍,赠赐莫与为比
有图有真相,果然所言非虚也!
乾隆吴县志截图(周瑜宅)
图片
图片
看样子孙策当初给小周选的宅子挺大,呃,地脚也不错,后来被梁太守陆襄和宋太尉周虎占为住处了,这么说来周瑜宅在苏州府挺有名挺抢手的哈。
继续:
光绪苏州府志截图(周瑜宅)
图片
雍熙寺附近现在也是苏州市最繁华的地段,紧挨购物旅游中心观前街,可惜现在的周瑜宅旧址处是城隍庙,而且已经被欺负的剩不点小地方了
兴平建安
 
帖子: 334
注册: 周五 1月 07, 2011 10:44 am

Re: 古代县志、笔记等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兴平建安 » 周六 10月 22, 2011 12:05 pm

2、巢县志(周公祠)
偏祀周瑜? 这个就因为小周当过居巢长?小周很有名?还是说因为小周在居巢兴修过水利,为当地百姓做过好事? :lol:
图片
兴平建安
 
帖子: 334
注册: 周五 1月 07, 2011 10:44 am

Re: 古代县志、笔记等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文君 » 周六 10月 22, 2011 12:30 pm

能插樓嘛 :mrgreen:
這些白紙黑字的資料都好有愛!!!GN繼續堆放!!~
說起來,木有去過蘇州的北方童鞋很慚愧啊!~ :oops:
文君
 
帖子: 64
注册: 周二 9月 13, 2011 10:28 am

Re: 古代县志、笔记等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兴平建安 » 周六 10月 22, 2011 12:39 pm

3、嘉靖九江府志截图
这就是大家说的那个“周瑜令程普”的县志截图
图片
何为令?令,发号也——《说文》。令多用于上级对下级的指示。啥?吴黑说程普打的仗一直比周瑜多,程普战功卓著,周瑜不能令程普? 咱不说周瑜的“以中护军与长史张昭共掌众事”不提阿蒙说的“事决于瑜”就说鲁子敬同学吧,他打过仗吗?地位、话语权可不是论资排辈,按打过的仗、吃过的咸盐多少来看滴。
兴平建安
 
帖子: 334
注册: 周五 1月 07, 2011 10:44 am

Re: 古代县志、笔记等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兴平建安 » 周六 10月 22, 2011 12:49 pm

众说纷纭的赤壁所在地考

东坡《黄州词》云:“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盖疑其非也。今江汉间言赤壁者五,汉阳、汉川、黄州、嘉鱼、江夏,惟江夏合于史。汉阳之说,出于《荆州记》。汉川之说,盖以赤壁草市,今其近处,亦有乌林。唐《汉阳图经》云:“赤壁又名乌林,在■〈氵乂〉川县西八十里,跨■〈氵乂〉南北(■〈氵乂〉川即汉川)。”据此二说,相去不远。然曹操初败赤壁,再败乌林,赤壁乌林乃二地;今指一地二名,已失之。况曹操舟师,自江陵顺流而下,周瑜自柴桑(今江州),溯流而上,两军相遇于赤壁,则赤壁当临大江。今临嶂、汉川皆非临江处。《通典》、《元和郡国志》皆尝辨■〈氵乂〉川缪,则临嶂缪亦可知。黄州出于《齐安拾遗》,以赤鼻山为赤壁(见《水经》),以三江下口为夏口,以武昌华容镇为曹操败走华容,其说尤缪。盖周瑜自柴桑至樊口,会刘备,与备进军逆操,而后遇于赤壁,则赤壁当在樊口之上,今赤鼻止在鼻口对岸,何待进军而后遇?又赤壁初战,操军不利,引次江北,而后有乌林之败,则赤壁当在江南岸,今赤壁乃在江北岸,亦非也。又曹操既败,自华容道走保南郡,汉南郡,今江陵、华容、监利、石首、武昌,华容岂走南郡路?嘉鱼之说,唐章怀太子注《东汉·刘表传》云:“赤壁,山名也,今在鄂州蒲圻。”《通典》引《括地志》亦同。《元和郡县志》则云:“赤壁山在蒲圻县一二十里,北岸乌林,与赤壁相对,即周瑜用黄盖策,焚曹公舟船败走处。”唐蒲圻临江,今析为嘉鱼,故说者据之而指今石头口为地。然石头口初未尝以赤壁名,而《嘉鱼县图经》亦云:“此地无赤壁。”考之《水经》,则不然。《水经》云:“江水左源流至今巴陵之下。”云:“江水左迳至乌林。”(江水东注,凡《水经》言左者,皆北岸,右者,皆南岸)郦道元注云:“村居也,吴黄盖败魏武于乌林,即是处。”又云:“江水至今汉阳界。”云“江水左迳百人山南。”郦道元注云:“右迳赤壁山,昔周瑜与黄盖诈魏武大军所起处。”据此,则赤壁、乌林相去二百余里。《元和志》所指乌林,已与此合,而赤壁则不同。今汉阳百人山对岸大江中,有赤矶者在。《江夏县境江图》谓之赤圻,为江夏之说者曰:“此即道元所指也。曰矶、曰圻者,壁之误耳。”尝以为乌林、赤壁二战相继,乌林之捷,又自赤壁始,不应两地悬绝如此。及观《江表志》,赤壁败后,黄盖与操作诈降书,绐操以众寡不敌。交锋之日,盖为前锋,当因事变化,至战日,盖始用火攻之策,操败走。如此,则二战初不同日。方是时,操师八十万,首尾相接二百里,不足讶。《水经》之言为然,《后汉纪》总书乌林赤壁,故后人指为一地。
——摘自《云麓漫钞》(宋)赵彦卫
兴平建安
 
帖子: 334
注册: 周五 1月 07, 2011 10:44 am

Re: 古代县志、笔记等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兴平建安 » 周六 10月 22, 2011 1:00 pm

以下出自(元)陶宗仪《南村辍耕录》:
古今论孔明者,莫不以忠义许之。然余兄文龙,尝考其颠末,以为孔明之才,谓之识时务则可,谓之明大义,则未也。谓之忠于刘备则可,谓忠之于汉室则未也。其说有四:一者,备虽称为中山靖王之后,然其服属疏远,世数难考。温公谓犹宋高祖自称楚元王后。故《通鉴》不敢以绍汉统,况备又非人望之所归。周瑜以枭雄目之,刘巴以谁人视之,司马懿以诈力鄙之,孙权以猾虏呼之,亮独何见而委身焉?藉使以为刘氏族属,然献帝在上,犹当如光武之事更始,东征西伐,一切听命焉,可也。二者,备之枉驾草庐也,始谋不过曰:‘主上蒙尘,孤不度德量力,欲伸大义于天下。’其辞甚正,其志甚伟。自亮开之以跨荆益成霸业之利,而备之志向始移,无复以献帝为念。由建安举兵以来,二十四年,天子或都许,或居长安,或幸洛阳,宫室煨烬,越在篱棘间,备未尝使一介行李诣行在所。今年合众万余,明年合众三万,未尝一言禀命朝廷,而亮亦未尝一谈及焉,盖共帝蜀之心已定于草庐一见之时矣。三者,曹操欲顺流东下,求救于吴,无一言及献帝,而独说以鼎足之说。夫鼎足之说,始于蒯通。然通之说韩信以此,犹有汉之一足。当三国时而为是说,则献无复染指之望矣。赖周瑜汉贼之骂,足以激怒孙权,故能成赤壁之胜。若亮若备,何以厉将士之气,服曹操之心哉?荆楚之士,从之如云,非从备也,乃从汉也。四者,备之称王汉中,则建安二十四年也。献帝在上,而敢于自王。及称帝武担,则闻献帝之遇害也。亮不能如董公说高祖,率三军为义帝缟素,仗大义。连孙吴声罪讨贼,乃遽乘此即帝位,而反锋攻吴。晋文公有言:‘父死之谓何,又因以为利。’故费诗以为大敌未克,便先自立,恐人心疑惑,而谏以高祖不敢王秦之事。亮反怒而黜之。夫以操之奸雄,其王其公,犹必待天子之命,荀且以此愤死。以丕之篡逆,亦必待献帝之禅,杨彪且不肯臣之。备虽称宗室,而亦臣也,何所禀命,而自王自帝?固方哓哓以兴复汉室为辞,不知兴复汉室为献帝耶?为刘备耶?亮即有心于帝备矣。万一果能兴复,将置献帝于何地?出师一表,虽忠诚恳恳,特忠于所事耳。其于大义,实有所未明。管仲乐毅之事,君子所羞道者,以其但知有燕齐而不知有王室也。亮乃以管乐自许。宜其志虑之所图回,功业之所成就,止于区区一蜀耳。或者但为备刘氏宗也,备帝蜀,则汉祚存矣;亮忠于备,即忠于汉矣。吁!无献帝则可,有献帝在,而君臣自相推戴,则赤眉之立盆子,亦有辞于世矣。春秋之末,诸侯争强,周室微弱,孔子无一日不以尊王为心;若如亮之见,则鲁同姓也,亦可奉之为王矣。天下后世惟持此见,故于亮之事无孱置异议于其间。文中子曰:通也敢忘大皇昭烈之懿识,孔明公瑾之盛心。噫!汉之君既称献帝,魏之君又称武帝,吴之君又称大皇帝,蜀之君又称照烈皇帝。天无二日,民无二王。一天下而四帝并立,可乎?’

不说啥了,陶同学真敢说啊~~~~~~
兴平建安
 
帖子: 334
注册: 周五 1月 07, 2011 10:44 am

Re: 古代县志、笔记等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兴平建安 » 周六 10月 22, 2011 1:16 pm

  郡志辨疑
巴丘县,即今玊峡驿,古隶庐陵郡,后省入新淦隶临江,旧志沿革辨疑二类皆载周瑜墓、周将军庙,而湖广志岳州亦有巴丘山,两地皆瑜身所历,一则曰留镇巴丘,一则曰道于巴丘病卒,遂使后人不能无疑者,今按瑜本传,建安三年,瑜领居巢长,还吴,授建威中郎将,策欲取荆州,以瑜为中护军领江夏太守,从攻皖,进浔阳,破刘勋,讨江夏,还定豫章、庐陵,留镇巴丘。又《孙贲传》,贲尝击杨州剌史刘繇,繇走豫章,及与策征庐江太守刘勋,江夏太守黄祖,军旋,闻繇病死,还定豫章。上贲领太守。《江表传》曰:时丹阳童芝自署庐陵太守,策留贲弟辅兵注南昌,策请贲曰:兄今据豫章,是扼童芝咽喉,而守其门户矣​​,但当俟其形便,因今国仪仗兵而进,使公瑾为作埶援一举可定也。后贲闻芝病,如策计。周瑜到巴丘,辅遂得进据庐陵。是为建安四年冬。明年夏,策薨,权统事,瑜将兵赴丧,遂留吴。由是观之,则瑜镇巴丘者方数月,而裴松之注云,孙策于时始得豫章庐陵尚未能定江夏,瑜所镇应在巴丘县是也。至建安十三年春权讨黄祖瑜为前部大督,始擒祖于沙羡而尽有其地。其年九月,曹公入荆州,战于赤璧,曹公狼狈而还,是为十三年冬。曹仁留守南郡,十四年瑜与吕蒙等累破之,曹仁退。权拜瑜偏将军领南郡太守,下隽汉昌等四月为奉邑,屯据江陵。十五年,瑜自江陵诣京见权,陈取蜀之计,权然之。还江陵,为行装而道于巴丘病卒。则所卒巴丘当在岳之巴陵,而松之注亦云瑜欲取蜀还江陵,应在今巴陵,与前所镇巴丘名同处异是也。然史称瑜卒,权素服举哀丧当还吴,又迎之芜湖,盖瑜本舒人,今《舆地志》庐江、宿松二县皆有周瑜墓,则瑜不葬巴丘亦明矣。或曰周将军墓当为周彻,彻,瑜之次子也。封都侯,以罪徙庐陵郡,赤乌间卒于贬所理或然也。
——《穎江漫稿》(明)符錫撰

周瑜墓究竟在哪说法太多了,我只想知道,原来周瑜次子也有叫周彻的说法?
兴平建安
 
帖子: 334
注册: 周五 1月 07, 2011 10:44 am

Re: 古代县志、笔记等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文君 » 周日 10月 23, 2011 1:31 am

陶同學的那篇文,讀起來不錯啊(幾年前作為蜀漢粉的我估計是如何也想不到這一幕的)。
還有一句算是側面誇小周的,木有被紅字:
“赖周瑜汉贼之骂,足以激怒孙权,故能成赤壁之胜。若亮若备,何以厉将士之气,服曹操之心哉?”
文君
 
帖子: 64
注册: 周二 9月 13, 2011 10:28 am

Re: 古代县志、笔记等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兔兔+兔兔 » 周日 10月 23, 2011 3:49 pm

小周宅的位置现在是苏州的闹市区,想起去年去的时候,当时急着见玉米,又找不到车坐,走了很多路,后来才知道经过了那个地方。去盘门的时候,看到“吴”字大旗迎风招展,俺那个鸡冻啊!(虽然这个吴是说的是春秋的吴,虽然旁边有个游客说,这个大旗像卖酒的 :oops: )这个水陆城门虽然是仿照阖闾时代重修的,但想必策策领江东时,沿用了春秋时代的防城设施,想像瓮城中军士的欢呼,想像小周小策曾经站在这样的城楼上,脚下舟师出入,俺也“镜像神经元”了。最神奇的是,本来因为时间紧,没打算去昌门(阊门),但上火车之前吃饭乱窜,竟然兔使兔差地看见昌门跃然眼前了!

赤壁之战期间,“周瑜令程普”驻守在瑞昌讲不太通,也没有其他史料可以佐证,九江离赤壁太远了,不可能快要打仗了统帅到副统帅派到后方。不过“周瑜令程普”是讲得通的 :D !至少说明在民间已经形成为“周瑜号令程普”“周瑜是吴军真正统帅”这样的概念,“周瑜是上级”本来就是明摆着的事,可蜀辈居然能捕风捉影地制造出种种没有逻辑的言论(具体就不说了),可见其脑残如此。

俞文豹论诸葛亮的文真让幸福,这位同学好给力!“周瑜汉贼之骂,足以激怒孙权,故能成赤壁之胜。若亮若备,何以厉将士之气,服曹操之心哉?”,看了这个,那样称声“刘备是赤壁之战总统帅”的蜀饭们,还不气得跳起来啊!
兔兔+兔兔
 
帖子: 241
注册: 周一 1月 10, 2011 11:33 am

Re: 古代县志、笔记等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兴平建安 » 周一 10月 24, 2011 9:24 pm

那个,程普驻扎于赤乌镇有其他史料可佐证
赤乌镇在县治西。亦曰瑞昌镇。后汉建安中,孙权拒曹操于赤壁,使程普屯兵于此。时有赤乌之瑞,因名。唐曰赤乌场。五代时,南唐改置今县。溪驿,在县治东南。宋绍兴中置,后废。
——《读史方舆纪要·卷八十五》

还有一段,网上查到的,因书没找到文本版我没具体去翻看
《九江府志·卷第三·地理三·沿革·瑞昌》:本赤乌场地,盖柴桑之旧域也。(《太平寰宇纪》)汉时在柴桑之北,寻阳之西,隶寻阳县。(旧志)
还有另一个光绪版的《九江府志》载:
吴副都督程普墓,在安泰县。三国时,周瑜战于赤壁,先命程普驻兵赤乌镇,卒葬于此,子孙因家焉,至今就繁。
所以会不会赤壁之战开始前,程普就是有一段时间在做后备啊
兴平建安
 
帖子: 334
注册: 周五 1月 07, 2011 10:44 am

Re: 古代县志、笔记等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兴平建安 » 周一 10月 24, 2011 9:33 pm

为赤壁做准备时,那么程普在柴桑附近就很正常了。

另:
范晔《后汉书》孝献帝纪部分云“曹操以舟师伐孙权,权将周瑜败之于乌林、赤壁。”表主将而略副将亦属常情。如此,周程正副几何,一目了然矣。(这是百度那边网友贾太尉的话,我直接挪了 :lol:

类似的史料还有,都略了程普:
是月,曹操与周瑜战于赤壁,操师大败。
——《后汉纪》晋 袁宏

曹操进军至江上,欲从赤壁渡江。无船,作竹椑,使部曲乘之,从汉水来下大江,注浦口。未即渡,周瑜又夜密使轻舸百艘烧椑,操乃夜走。 曹公赤壁之败,至云梦大泽,遇大雾,迷道。
——《汉末英雄记》魏 王粲
兴平建安
 
帖子: 334
注册: 周五 1月 07, 2011 10:44 am

Re: 古代县志、笔记等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兔兔+兔兔 » 周二 10月 25, 2011 5:55 pm

可惜都是方舆县治类史料,不太能用,不过这多史料都执一,说明程普很可能在赤乌镇驻扎过。因为权君说过“卿与子敬、程公便在前发”,周程应该是一起的,除非权君后来变了主意。但也许在战争筹备期间,老程在赤乌镇驻扎过。

上楼那三条史料很给力,不仅没说程普,连刘备都没提!这就是历史不容篡改啊 :lol:
兔兔+兔兔
 
帖子: 241
注册: 周一 1月 10, 2011 11:33 am

Re: 古代县志、笔记等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final » 周二 11月 22, 2011 11:23 pm

程普于赤壁之战时一直驻守赤乌在三国志中也挺明显,只不过因有“瑜、普为左右督,各领万人”这句,若程普不在赤壁显得吴军兵力不足,不过吴主传的各领万人跟周瑜传“请得精兵三万”相冲突,所以不管程普在哪,周瑜手里还是有将近三万吴兵。

程普之前未当过督军,周瑜当过讨江夏前部大督,以及督过孙瑜(丹阳太守兼杂号将军),而且赤壁战前孙权说过两次“天以公瑾授孤也”,正是对周瑜付以重任之际,程普突然与周瑜同为分部督,因程普之前代太史慈领建昌都尉一直驻守在那附近,我想不出孙权这般安排的理由。

参与赤壁南郡之战的东吴将领,只有吕蒙传和周泰传有程普的名字,两个传记的文字格式如出一辙------与周瑜、程普等破曹公於乌林,围曹仁於南郡----

只有把攻曹仁夺江陵与赤壁之战混放在一起,才用这种格式

其它吴将,只参与赤壁之战,而没亲身参与攻曹仁夺江陵,就没写程普的名字

唯一例外是凌统传------与周瑜等拒破曹公於乌林,遂攻曹仁,迁为校尉, 虽与吕蒙传周泰传共同点是亲身参与攻曹仁,但用的是“先破曹操,再遂攻曹仁”,有时间递进,所以也没写程普的名字。
final
 
帖子: 8
注册: 周二 11月 22, 2011 10:44 pm

Re: 古代县志、笔记等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兴平建安 » 周一 11月 28, 2011 7:16 pm

分任左右督是孙权一贯的风格,至于为什么要选程普,这个可以有很多种猜测 :lol:

ps:TO:final 欢迎路过的筒子,俺给你发站内短信了
兴平建安
 
帖子: 334
注册: 周五 1月 07, 2011 10:44 am

Re: 古代县志、笔记等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final » 周三 11月 30, 2011 2:50 pm

短信已回 :)
话说逍遥津之战,凌统为右部督,左督是谁?吕蒙?孙权攻合肥新城,朱然全琮为左右督,更多关于左右督史料有待查找。
final
 
帖子: 8
注册: 周二 11月 22, 2011 10:44 pm

下一页

回到 文区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