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献(县志、笔记、评论、杂谈等)关于周瑜的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各类文 - 小说,论文,史料,可以討論嚴禁掐架與人參公雞,無權轉載謝免
因版權造成的各類糾紛本站概不負責
轉載請注明出處与作者,请尊重他人劳动

版主: jianan13admin, 周去病

Re: 古代县志、笔记等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兴平建安 » 周五 3月 30, 2012 6:29 pm

《宋史董槐传》
董槐,字庭植,濠州定远人。少喜言兵,阴读孙武、曹操之书,而曰:“使吾得用,将汛扫中土以还天子。”槐貌甚伟,广颡而丰颐,又美髯,论事慷慨,自方诸葛亮、周瑜。父永,遇槐严,闻其自方,怒而嘻曰:“不力学,又自喜大言,此狂生耳,吾弗愿也。”槐心愧,乃益自摧折,学于永嘉叶师雍。闻辅广者,朱熹之门人,复往从广,广叹其善学。嘉定六年,登进士第……

自比诸葛亮和小周的董槐在南宋也算个人物,胸怀大志呀~~
兴平建安
 
帖子: 334
注册: 周五 1月 07, 2011 10:44 am

Re: 古代县志、笔记等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小小 » 周五 4月 06, 2012 9:15 pm

比诸葛亮是权臣的终极目标啊!
小小
 
帖子: 350
注册: 周六 1月 01, 2011 2:36 am

Re: 古代县志、笔记等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顾曲留香 » 周日 4月 15, 2012 11:08 am

方苞《方望溪全集》 苍溪镇重修三元观记
按疏记,汉末吴将周瑜驻屯于此(指南京高淳县,有固城湖),瑜殁,权立观以褒其功,及北宋以永丰田赐蔡京,乃重建,加崇侈焉,兹坼正殿栋隂署,赤乌二年重建,其始修在明成化三年,越万历三十二年,越崇祯十四年凡再修,夫自明中叶至今,仅百余年,修而复圯者三,而自汉至明千余年无废兴,事理有不当然者。盖重建于京(蔡京),修者醜之,故原其蹟之自瑜,而属以赤乌也。(这句好亮,蔡京的名声真杯具)

图图:水区那个图不清楚,换一个
图片


记得权君为其母吴夫人好像还建过抱恩寺塔。
顾曲留香
 
帖子: 113
注册: 周一 1月 30, 2012 9:05 pm

Re: 古代县志、笔记等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小小 » 周一 4月 16, 2012 9:58 pm

我记得苏州有两个塔都是权君造的,还有一个是赤乌遗迹,哪里我忘记了- -|||
小小
 
帖子: 350
注册: 周六 1月 01, 2011 2:36 am

Re: 古代县志、笔记等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兴平建安 » 周五 4月 20, 2012 9:03 pm

圈圈真有爱 :D :D :D
兴平建安
 
帖子: 334
注册: 周五 1月 07, 2011 10:44 am

Re: 古代文献(县志、笔记、评论、杂谈等)关于周瑜的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兴平建安 » 周日 10月 07, 2012 1:05 pm

○西北豪杰所产
古今多北并南,文王道化行于汝坟江汉,《诗序》曰:化自北而南也。邵康节以地气自北而南别天下治乱,岂南非特不能北,且不可北也?昔人言出粟东南,募士西北,盖谓西北风起,豪杰所钟。然春秋吴越抗衡上国,项籍以江东子弟八千横行天下,李陵以荆楚士喋血单于庭,赤壁周瑜胜曹操,淝水谢玄胜苻坚,桓温入洛走姚襄,刘裕缚姚泓、俘慕容超,陈庆之以取河南,皆未闻资之西北。但南人进取之志不立,才国于南,便以江淮为限界,荆楚为门户,讲守国之计而已,如孙权赤壁,晋室淝水,刘裕广固洛阳,俱未尝用破竹可乘之势,而权破操即止,晋退坚便还,刘裕且弃已得之长安。或谓中原易取难守,不知祖逖终身有拥兵,宗泽与汴为终始,岳飞恢复不已,金主役桧死之,张德远没身主战,名动殊方,观此则敌之 者不专北也。刘表坐据江汉,无四方之志,曹操得以窥之。汉高即封南郑,前史谓南郑险如天狱,而高帝曰:吾意亦欲东尔,焉能郁郁久居此乎? 卒灭项羽。蜀荆邯曰:汉祖兵破身困者,数矣。然军败复合,创愈复战者,以前死而成功逾于却就而灭亡也。贾复亦曰:天下未定而安守所保,所保得无不可保乎?故图尧舜而不至者,汤武是也;图汤武而不至者,桓文是也。前世豪杰如此。 惟周公瑾、诸葛孔明、张德远,而公瑾天不假以年,孔明用蜀,或谓不当弃荆州(蜀险可以自固,荆州则有可以窥中原、收吴楚之便),张德远则压于主势,不振也抑。余考李陵陇人,祖逖洛阳人,项籍、刘裕、刘牢之俱彭城人,周公瑾舒人,张德远成都人,岳飞邺人,独宗泽婺州人,凡有志事功多产西北,大概兵无彼此,将有勇怯。同一赵兵,赵奢将之则胜,赵括将之则败;同一燕兵,乐毅用之则破齐,骑去刂用之则为齐所破。所以料敌者,料将不料兵,不畏兵多而畏将武。

○周公瑾
周瑜事吴,世第以赤壁战奇之。余按三国与权颉颃者曹操、刘先主二人,而皆入瑜计度中。方先主依权,瑜请徙置吴宫馆,女色以豢之,分关张各一方以事攻战。临死又表权曰:刘备寄寓,有似养虎。而权不从。曹操赤壁败还,瑜计权取蜀,结韩遂、马超于关中睨操后,还据襄阳蹙操,北方可图也。权亦不从。二说皆中曹、刘肯綮,使权从之,更假瑜以年,功业当超赤壁数倍,先主之帝、操之篡可复许乎?瑜捷赤壁年三十四,死才三十六,此虽天死,则亦足矣。

○司马懿
诸葛孔明、司马仲达相际一时,孔明前后六出伐魏,而仲达不敢西向发一矢。孔明用草创仅存之蜀,而仲达抚操丕积强之魏,人才不待较而知矣。然尝闻石埭其令君曰:仲达谲,虽不如孔明正,而仲达高于料敌,斜谷之役,懿谓诸将曰: 亮若勇者,当出兵依山而东,如西上五丈原,诸军无事矣。已而亮果登原,遂以败闻。亮遣使至懿营,懿不问军事,问使言亮,曰:食三四升,罚二十以上皆亲。懿曰:诸葛孔明食少事烦,其能久乎?已而亮果卒。相持既久,懿知亮锐于一战,但坚垒困亮,虽遗以巾帼而不辱,且谲为辛毗制己不露怯战之机,使亮堂堂之阵更无所施。李左军之策不行于当日之陈馀,而行于异时之司马懿,谓懿不智,可乎?及亮以丧归,懿按行亮之营垒曰:天下奇才也。亦有为而发,时有所忌者在行,懿谓孔明如此奇才尚困于吾,彼不逮孔明者当如何?盖借此形彼也,凡此皆仲达谲处,史未究见,故没不书。石埭读书最博,与僻无不搜根,未叩所忌为谁。


○英雄不死
晋公子重耳遍历诸国,艰阻备尝,卒霸晋。沛公屡危项羽,范增切切杀之, 卒兴汉。刘玄德在三国,孙、曹谋臣周瑜、荀?皆请早图,中间败于吕布、因于当阳,刘之不死者不能以寸,卒帝蜀。燕慕容垂降苻坚,王猛、权翼皆请谨其条笼,卒复燕。增、瑜、猛事三君最信重者,于此更不能入。他如桓元妻识刘裕,慕容绍宗知高欢,隋文帝、唐高祖皆以相表为时所忌,赵方面大耳,免于周世宗,皆未尝无驱除之心,数人悉全身济大业。又如曹操就擒于吕布之战,宇文泰坠马于季穆之扶,高欢逸身于贺拔胜之槊,韩信得释于滕公一言,往往濒死而生,盖天将兴之,谁能废之,殆非智力所及也。


○三策中原
周公瑾胜曹操于赤璧,进计孙权,乞由蜀结韩遂、马超于关中(时超、遂反操于关中),还由襄阳取宛、洛,北方可图也。诸葛孔明说先主亦曰:天下有变, 命一上将将荆州之众向宛、洛,将军以身率益州之众出秦川(关中别号),二说皆欲由关以捣魏之里,由襄以制魏之表,使之腹背受敌,则中原可举。公瑾谋之不及行,孔明行之不及竟,又公瑾之谋蜀非吴有,孔明举事荆非蜀有,所以罔功。宋南渡,张德远出帅川陕,实祖周、葛遗策,全有吴蜀又孙刘所无,而竞如是可见兴废有天,善乎诚斋之言曰:天与时相遭,则以百败之汉高取百胜之项羽,天与时相违,则以刘葛之雄杰熟视孱弱之曹丕。

——《罗氏识遗》宋•罗璧
兴平建安
 
帖子: 334
注册: 周五 1月 07, 2011 10:44 am

Re: 古代文献(县志、笔记、评论、杂谈等)关于周瑜的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兴平建安 » 周日 10月 07, 2012 1:06 pm

 李邦直言周瑜
  
  李邦直言:周瑜二十四经略中原,今吾四十,但多睡善饭,贤愚相远。如叔安上言吾子以快活,未知孰贤与否?
  

——《东坡志林》 [宋] 苏轼
兴平建安
 
帖子: 334
注册: 周五 1月 07, 2011 10:44 am

Re: 古代文献(县志、笔记、评论、杂谈等)关于周瑜的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兴平建安 » 周日 10月 07, 2012 1:27 pm

窃尝考自古士风之变,系国家长短存亡。三代以前,其风淳质、修谨不必言。
三代以后,世衰道丧,士大夫惟知功利为上,故争尚权谋。战国间游说从横之流,
已而变为刑名掊刻,以法律控持上下,失士庶心,以至焚书坑儒,毒流四海。汉
兴,其风稍更变,多厚重长者,然其权谋法律者犹相杂。迨至武帝,天下混同,
士风一变,以学问为上,故争尚经术文章,一时如公孙弘、董仲舒、二司马、枚
乘之徒出,文物大备。元、成以来,经术之弊皆尚虚文,而无事业可观,浮沉委
靡,以苟容居位,匡衡、贡禹、孔光之流重以谄谀,故权臣肆志,国随以绝。东
汉之初,人主惩权臣之祸,以法令督责群臣,群臣惟知守职奉法无过失。及桓、
灵之世,朝政淆乱,奸臣擅权,士风激厉,以敢为敢言相尚,故争树名节,袁安、
杨震、李固、杜乔、陈蕃之徒抗于朝,郭泰、范滂、岑至、张俭之徒议于野,
国势虽亡,而公议具存,犹能使乱臣贼子有所畏忌。已而诸豪割据,士大夫各欲
择主立功名,如荀攸、贾诩、程昱、郭嘉、诸葛亮、庞统、鲁肃、周瑜之徒,争
以智能自效。晋初,天下既一,士无所事,惟以谈论相高,故争尚玄虚,王弼、
何晏倡于前,王衍、王澄和于后。希高名而无实用,以至误天下国家。南渡之后,
非有王导、谢安辈稍务事业功名,其颓靡亦不可救矣。宋、齐、梁、陈惟以文华
相尚、门第相夸,亦不足观,故国祚亦不能久。唐兴,士大夫复以事业功名为上,
贞观诸人有两汉风,其权谋、经术、文章、名节者错出间立,故唐一代人材最多,
其扶支国势亦至三百载。及其乱也,死节者相望。五代之间亦无可取。宋初,士
大夫复驰骋智谋。厥后混一,其风大变,经术、文章不减汉唐,名节之士继踵而
出。大抵崇尚学问,以道义为先,故维持国家亦二百载。虽遭丧夺,尚能奄有偏
方。大抵天下乱,则士大夫多尚权谋、智术,以功业为先。天下治,则士大夫多
尚经术、文章、学问,以名节为上。国家存亡长短随之,亦其势然也。

《归潜志》金•刘祁撰
兴平建安
 
帖子: 334
注册: 周五 1月 07, 2011 10:44 am

Re: 古代文献(县志、笔记、评论、杂谈等)关于周瑜的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兴平建安 » 周日 10月 07, 2012 1:30 pm

【缙绅余技】近年士大夫享太平之乐,以其聪明寄之剩技,余髫年见吴大参(国伦)善击鼓,真渊渊有金石声,但不知于王处仲何如?吴中缙绅,则留意声律,如太仓张工部(新)、吴江沈吏部(璟)、无锡吴进士(噔,时)俱工度曲,每广坐命技,即老优名介,俱皇遽失措,真不减江东公瑾,比习尚所成,亦犹秦晋诸公多娴骑射耳。近在都下见王驸马(昺)、张缇帅(懋忠)诸君,蹴鞠俱精绝。此盖蹋掷通于击刺,正彻侯本色,不足异也。
——万历野获编

(小周童鞋,你已经成为后世士人附庸风雅效仿的楷模了喵?)
兴平建安
 
帖子: 334
注册: 周五 1月 07, 2011 10:44 am

Re: 古代文献(县志、笔记、评论、杂谈等)关于周瑜的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兴平建安 » 周日 10月 07, 2012 1:33 pm

○《三国志》陈寿《三国志》虽称善叙事,有良史才,然亦有舛误。《魏武纪》:建安元年,汝南颍川黄巾何仪、刘辟、黄邵、何曼等众各数万人,太祖进军讨破之,斩辟、邵等(《于禁传》同),仪及其众皆降。是刘辟已授首矣。乃五年又有汝南降贼刘辟等畔应袁绍,略许下。此一篇之中前后相戾者也。《蜀后主传》:延熙十六年,大将军费为魏降人郭循所杀(《费传》同),而《魏齐王芳纪》及蜀《张嶷传》俱作郭修(孙盛《魏氏春秋》亦作修)。《关壮缪传》:将军傅士仁使人迎权,而《吴主传》及《吕蒙传》俱作士仁(杨戏《季汉辅臣赞》亦同)。此一人之姓名彼此互异者也。《魏武纪》:建安十三年冬,孙权为刘备攻合肥,公自江陵征备,遗张熹救合肥,权乃走。公至赤壁,与备战不利,于是引军还。是救合肥在先而赤壁之战在后也。而《孙权传》:是岁命周瑜、程普与刘备俱进,遇曹公于赤壁,大破曹军。曹公遂北,还留曹仁等守江陵、襄阳。权自率众围合肥,逾月不能下。曹公遣张熹来救,权退。则又赤壁之战在先,而合肥之围在后矣。历考诸将传,先赤壁后合肥是,《吴志》为是。乃寿一手所撰,何以舛误若此!《吕蒙传》:权与蒙论取徐州,蒙对曰:“今操远在河北,新破诸袁,抚集幽、冀,未暇东顾。徐土守兵,闻不足言,往自可克。然地势陆通,骁骑所聘,操必来争。不如取羽,全据长江,形势益张。”按操破诸袁在建安九年、十年间,至关壮缪镇荆州则在十八年,是时操定幽、冀已久,安得尚有“新破诸袁,未暇东顾”之语?此更不待辨而见其牾者也。汉高祖母于起兵时死于小黄,高祖即位之五年,追谥为昭灵夫人,至吕后七年又尊为昭灵皇后,事见《汉书》。则皇后之称乃吕后所加也。而《蜀志•甘后传》云:高皇帝追尊太上昭灵夫人皇后。则又以皇后为高祖所追尊矣。又于魏、晋事多所回护。高贵乡公之被弑也。但云五月己丑高贵乡公卒,年二十。而贾充奉司马昭旨使成济刺帝之事,略无一字。虽寿仕晋,不得不为本朝讳,然齐王芳之废,先叙司马景王将谋废帝,以闻于皇太后,则高贵乡公之被弑亦何妨略见端倪?乃但书卒之月日,使无裴世期引《汉晋春秋》及《世语》以注之,竟似考终寝殿者矣。然犹曰为本朝讳也,若魏郭后之死,由于明帝于追怨其谮杀己母甄后故逼杀之,令被发覆面以殡,如甄后故事。又华歆奉曹操令勒兵入帝宫,收伏后,后匿复壁中,歆发壁牵后出弑之。此皆魏朝旧事,亦复何所忌讳,乃于《郭后传》但云“青龙三年后崩于许昌”,绝不及被逼之事,而《华歆传》亦无一语及弑后。遂使暴崩者同于考终,行弑者泯其逆节,所谓善叙事者安在耶?使作史者凡有忌讳皆不书,必待后人之追注,则安用作史耶?至裴松之注《三国》,号称详核,其进书表云:奉旨寻详,务在周悉。《宋书》并记文帝阅其书曰:“此可为不朽矣。”然钟繇书法,妙绝古今,本传不载,注中自应补入,而裴注不及一字。华歆从逆奸臣,管幼安视之殆犹粪土,则其先割席捉金之事亦应附载,以见两人品识之相悬。本传既遗,而注亦并不及,则世期之脱漏亦多矣。
——《陔余丛考》 清代 赵翼


赵翼说的甚是,陈同学写史有时能把人搞晕
兴平建安
 
帖子: 334
注册: 周五 1月 07, 2011 10:44 am

Re: 古代文献(县志、笔记、评论、杂谈等)关于周瑜的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兴平建安 » 周日 10月 07, 2012 2:17 pm


左雄限年四十乃举孝廉,论者皆讥其已隘,就孝廉而言之,非隘也。孝廉者,尝为郡国之吏,以资满无过而举,亦中材之表见者尔;至于四十矣,所事非一,守和既无偏好之私,而练习民俗,淹通经律,兢兢焉寡过以无陨其名,超郡职而登王廷,岂患其晚哉!非然者,始试于掾曹,旋登于王国,倖途百启,猎进无厌,官常毁而狂狡者挠风化之原,是恶可不为之制乎!天子能举人而后可拔非常之士,天子能养士而后可登英少之人。孝廉之举,至于顺帝之世而已极乎陋矣,士之欲致贵显者知有郡县而不知有朝廷也,知有请托扳附而不知有学术事功也,故黄宪之流,耻之如浼焉。塞其倖猎之捷径,尚多得之自好之中人,诸葛孔明、周公瑾英年早见,而知己者得之象外,岂孝廉之谓哉?

〖六〗
汉、魏、吴之各自帝也,在三年之中,盖天下之称兵者已尽,而三国相争之气已衰也。曹操知其子之不能混一天下,丕亦自知一篡汉而父子之锋铓尽矣。先主固念曹氏之不可摇,而退息乎巖险。孙权观望曹、刘之胜败,既知其情之各自帝,而息相吞之心,交不足惧,则亦何弗拥江东以自帝邪?权所难者,先主之扼其肘腋耳。先主殂于永安,权乃拒魏而自尊,乐得邓芝通好以安处于江东。繇此观之,此三君者,皆非有好战乐杀之情,而所求未得,所处未安,弗获已而相为扞格也。
曹氏之战亟矣,处中原而挟其主,其敌多,其安危之势迫,故孙氏之降,知其非诚而受之。敌且尽,势且安,甘苦自知,而杀戮为惨。亦深念之矣。孙氏则赤壁之外无大战也。先主则收蜀争荆而姑且息也。是以三君者,犹可传之后裔,而不与公孙、袁、吕同殄其血胤。上天之大命集于有德,虽无其德,而抑无乐杀之心,则亦予之以安全。天地之心,以仁为复,岂不信哉?
丕之逆也,权之狡也,先主之愎也,皆保固尔后而不降天罚,以其知止而能息民也。逆与狡,违道甚矣,而惟愎尤甚。先主甫即位而兴伐吴之师,毒民以逞,伤天地之心,故以汉之宗支而不敌篡逆之二国。先主殂,武侯秉政,务农殖谷,释吴怨以息民,然后天下粗安。蜀汉之祚,武侯延之也,非先主之所克胜也。

(“孙氏则赤壁之外无大战也。”,我想吐槽王老先生这句话,真“先主”粉也!)


〖二六〗
身任天下之重,舍惇信而趋事会,君子之所贱,抑英雄之所耻也,功隳名辱而身以死亡,必矣。欲合孙氏于昭烈以共图中原者,鲁肃也;欲合昭烈于孙氏以共拒曹操者,诸葛孔明也;二子者守之终身而不易。子敬以借荆资先主,被仲谋之责而不辞;诸葛欲谏先主之东伐,难于尽谏,而歎法正之死。盖吴则周瑜、吕蒙乱子敬之谋,蜀则关羽、张飞破诸葛之策,使相信之主未免相疑。然二子者,终守西弔刘表东乞援兵之片言,以为金石之固于心而不能自白,变故繁兴之日,微二子而人道圮矣。
且以大计言之,周瑜、关羽竞一时之利,或得或丧,而要适以益曹操之凶;鲁、葛之谋,长虑远顾,非瑜与羽徼利之浅图所可测,久矣。兵之初起也,羣雄互角,而操挟天子四面应之而皆碎。此无异故,吕布倏彼倏此而为众所同嫉,袁术则与袁绍离矣,袁绍则与公孙瓒竞矣,袁谭、袁尚则兄弟相雠杀矣,韩遂则与马超相疑矣,刘表虽通袁绍,视绍之败而不恤矣,皆自相灭以授曹氏之灭之也。今所仅存者孙、刘,而又相寻于干戈,其不内溃以折入于曹操也不能。则鲁、葛定交合力以与操争存亡,一时之大计无有出于此者。晋文合宋、齐以败楚,乐毅结赵、魏以破齐,汉高连韩、彭、英布而摧项,已事之师,二子者筹之熟而执之固。瑜与羽交起而乱之,不亦悲乎!

(王老先生是蜀迷,以“先主”呼刘备,以“诸葛公”“孔明”呼诸葛亮,于周瑜、吕蒙、关羽、张飞等则直斥其名 :? 当初刘备未成大气候时,东吴未必就必须得和立足未稳的刘备结盟一辈子不可,反曹操者不乏其人。以结果推原因,就说当初XXX是对的,XXX是不对的不合适。就如他后面论赤壁必胜一样,有点事后诸葛亮。好在他还承认赤壁是周瑜主打的,比现在的某些粉强多了。)

〖二七〗
仲谋之听子敬,不如其信瑜、蒙,先主之任孔明,而终不违关、张之客气,天下之终归于曹氏也,谁使之然也?
或曰:操汉贼也,权亦汉贼也,拒操而睦权,非义也。夫苟充类至尽以言义,则纷争之世,无一人之不可诛矣。权逆未成,视操之握死献帝于其掌中,则有间矣。韩信请王齐之日窦融操迟疑之志,亦奚必其皎皎忠贞如张睢阳、文信国而后可与共事。使覈其隐微以求冰霜之操,则昭烈不与孔北海同死,而北奔袁绍,抑岂以纯忠至孝立大节者乎?
故孙、刘之不可不合,二子之见义为已审也。其信也,近于义而可终身守者也。先主没,诸葛遽修好于吴,所惜者,肃先亡耳,不然,尚其有济也。乃其无济矣,二子之惇信,固以存人道于变故繁兴之世者也。

(曹操、孙权都汉贼,就刘备是好的 :lol:

〖二八〗
赤壁之战,操之必败,瑜之必胜,非一端也。舍骑而舟,既弃长而争短矣。操之兵众,众则骄;瑜之兵寡,寡则奋;故韩信以能多将自诧,而谓汉高之不己若也,此其一也。操乘破袁绍之势以下荆、吴,操之破绍,非战而胜也,固守以老绍之师而乘其敝也,以此施之于吴则左矣;吴凭江而守,矢石不及,举全吴以馈一军,而粮运于无虑之地,愈守则兵愈增、粮愈足,而人气愈壮,欲老吴而先自老,又其一也。北来之军二十万,刘表新降之众几半之,而恃之以为水军之用,新附之志不坚,而怀土思散以各归其故地者近而易,表之众又素未有远征之志者也,重以戴先主之德,怀刘琦之恩,故黄盖之火一爇而人皆骇散,荆土思归之士先之矣,此又其一也。积此数败,而瑜之明足以见之;即微火攻,持之数月,而操亦为官渡之绍矣。知此,而兵之所己,与敌之足畏与否也,皆可预料而定也。


——《读通鉴论》 清•王夫之 ()内是俺加的话
兴平建安
 
帖子: 334
注册: 周五 1月 07, 2011 10:44 am

Re: 古代文献(县志、笔记、评论、杂谈等)关于周瑜的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兴平建安 » 周日 10月 07, 2012 2:22 pm

……又奏大河、江淮皆天设之险,帝王所恃以守其国者也。然须措置控扼,以人绩加之,乃为我用。苟委之自然,不复措置,虽大河奔湍,虏骑潜渡如枕席之上,况江淮哉。嘉中,范仲淹请于河阳上流置战舰、水军,习水战以备契丹之深入,当时不从其议。至于靖康间,金人渡河如入无人之境,盖无水军战舰以击其渡而控扼之也。昔曹操盛兵以临江表,周瑜以舟师破之赤壁,而操终身不敢窥吴。由是观之,使有水军、战舰因其济而击之,得一胜则敌人破胆矣。且虏人便于骑射而舟楫非所便,以我所长,攻彼所短,其胜万全。但有其备,使彼不敢轻济,为利已博,况胜之哉?为今日计,莫若于沿河、沿江、沿淮州郡置造战舰,因其俗之所宜,招募水军,凡习水而能操舟者,皆籍记其姓名,平居许其自便,有故则纠习而用之。逐时教阅,量行给赏,不年岁问,皆为精兵,则所以固吾圉者,莫要于此,其详亦具子中。有旨如所请,招置水军,以楼船、凌波为号。又命御营司干办公事杨观复赍空名告,往江浙募人造船,余路委提刑司措置、总领。又奏上,既于河北、陕西、京东西四路募兵,而军器、衲袄、旗帜之类,经靖康之变,类多散失,内库甲胄甚多,特太重大,兵卒不能胜,乞降指挥条具军器、衲袄阙数,下诸路转运司制造,于行在置司,取内库甲改为大小三等之制,及图画式样、制造旗帜之属,上皆可之。又询访陕西、山东及诸路武臣材略可用者百余人,乞召审察,以备将佐、偏裨之用。
——《建炎进退志》宋•李纲
兴平建安
 
帖子: 334
注册: 周五 1月 07, 2011 10:44 am

Re: 古代文献(县志、笔记、评论、杂谈等)关于周瑜的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兴平建安 » 周二 11月 06, 2012 8:59 pm

  《周书》(是专记西魏、北周史事的“正史”之一)/《北史》列传第三十三
  史臣曰:太祖接丧乱之际,乘战争之余,发迹平凉,抚征关右。于时外虞孔炽,内难方殷,羽檄交驰,戎轩屡驾。终能荡清逋孽,克固鸿基。虽禀筭于庙谟,实责成于将帅。达奚武等并兼资勇略,(感)〔咸〕会风云。或效绩中权,或立功方面,均分休戚,同济艰难。可谓国之爪牙,朝之御侮者也。而武协规太祖,得隽小关,周瑜赤壁之谋,贾诩乌巢之策,何能以尚。一言兴邦,斯近之矣。
  
=================================

  《北史》列传第五十三(魏书)
  李苗,字子宣,梓潼涪人也。父膺,梁太仆卿。苗出后叔父畎。畎为梁州刺史,大著威名。...............苗少有节操,志尚功名。每读《蜀书》,见魏延请出长安,诸葛不许,叹息谓亮无奇计。及览《周瑜传》,未曾不嗟咨绝倒。太保城阳王徽、司徒临淮王彧并重之。........


关于魏书李苗绝倒事,赵翼也有提及:

绝倒今人遇事之可笑者,每云绝例。其实此二字不仅形容可笑也。《晋书·卫玠传》:王澄每闻玠言,辄叹息绝倒。时人为之语曰:“卫玠谈道,平子绝倒。”《世说》:王敦见卫玠后,谓谢琨曰:“不意永嘉之后,复闻正始之音。阿平若在,当复谓倒。”《魏书·李苗传》:苗览《周瑜传》,未尝不咨嗟绝倒。此皆言倾倒之意。

——《陔余丛考》清 赵翼
兴平建安
 
帖子: 334
注册: 周五 1月 07, 2011 10:44 am

Re: 古代文献(县志、笔记、评论、杂谈等)关于周瑜的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兴平建安 » 周二 11月 06, 2012 9:02 pm

全宋文卷五七o一 張孝祥
史墼一序
余自荊州得請還湖陰,未至黃州二十里,扁舟遡浪來迎者,故人談獻可也。握手問無恙,命酒相勞苦。略赤壁,泊黃岡,望武昌西山。余歎曰:「壯哉周公瑾之為丈夫也, 一舉而三國之勢定。使老瞞屏息帖耳,不敢睥睨昊、蜀者終其身。」獻可日: 「是則然矣。孰知三國之勢定而天下之人不復知有漢也。公瑾、孔明外託大義,實mr焉計,確乎以劉氏為心者誰與?」余惕然正色,不敢復議。


喵,还有些在《古代文学作品•周瑜相关》中都提及了,这里就不堆了~·~
兴平建安
 
帖子: 334
注册: 周五 1月 07, 2011 10:44 am

Re: 古代文献(县志、笔记、评论、杂谈等)关于周瑜的杂七杂八东东堆放处

帖子兴平建安 » 周六 11月 17, 2012 12:32 pm

小小 写道:我记得苏州有两个塔都是权君造的,还有一个是赤乌遗迹,哪里我忘记了- -|||


在《吴趋访古录》里找到相关记载了:

报恩寺
在府城北。俗称北寺,吴赤乌初为乳母陈氏建。

开元寺
在盘门内。吴大帝母吴夫人捨宅建。名通元寺。寺有石佛、石钵。至唐开元中易今名。

瑞光寺
在开元寺南。赤乌四年,吴大帝为报母,建舍利塔十三级,名普济禅院。宋元丰间,延园照宗本禅师说法,有白龟听讲、法鼓自鸣、翠竹合欢、宝塔放光诸异,故堂名“四瑞”。后又有白牛助役,工竟即毙。今白牛冢尚存。

这么看来权君建了至少3个寺庙~
兴平建安
 
帖子: 334
注册: 周五 1月 07, 2011 10:44 am

上一页下一页

回到 文区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2 位游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