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周瑜篇·摘自《用三国志11来说说三国吧》

各类文 - 小说,论文,史料,可以討論嚴禁掐架與人參公雞,無權轉載謝免
因版權造成的各類糾紛本站概不負責
轉載請注明出處与作者,请尊重他人劳动

版主: jianan13admin, 周去病

【转贴】周瑜篇·摘自《用三国志11来说说三国吧》

帖子兔兔+兔兔 » 周五 7月 05, 2013 5:46 pm

这篇不新的东西,俺前年看了大爱。估计很多都看过了,但还是希望它多多流传,给没看过的同萌们分享。
--------------------------------------


江东西征军赤壁败曹后,再无人能阻止其西进步伐,兵锋直指了江东最大的目标,荆州。
这一路线,和所有发迹江东,从南往北打的势力都一样。
一千一百年后,朱元璋,建立以应天为中心的根据地后,第一个要解决的最大敌人---荆州陈友谅,与其会战鄱阳湖,大败陈友谅。
一千七百年后,国民**军,发动北伐战争,第一大仗,向军阀吴佩孚部队盘踞的湖南、湖北进军。北伐军向武汉三镇发动攻势,吴佩孚最终率残部逃往河南信阳。
目标都是这里。
为什么呢?
就是地理问题。
长江上游,对长江下游政权是最致命的危胁,长江下游政权,如果没有荆州的话, 等待他的就只有死。别人站在长江上游上,那就相当于骑在了你的脖子上,想看电影看电影,想打电动打电动,想……
所以,荆州,就是江东的生命线,必须要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那么,荆州最重要的地方,又是哪里呢?
有一个说法,叫“荆襄九郡”,后人常用这一个来理解当时的荆州,实际上是不正确的。
荆州,是七郡。
东汉时期,荆州被划为了南阳郡、南郡、江夏郡、零陵郡、桂阳郡、武陵郡、长沙郡,这七个郡。
后来,因为曹操只保住了荆州北部南阳郡与南郡的一部分,所以他就从南郡、南阳郡中分出襄阳郡、南乡郡,再加上孙刘瓜分的结果,才有了所谓“荆襄九郡”的说法。
荆州,分为荆北和荆南。荆北,就是南阳郡、南郡、江夏郡三郡。荆南,就是零陵,桂阳,长沙,武陵四郡。
荆南四个郡,荆北三个郡,单从数量上看,好像荆南比荆北还厉害。然而从实际上讲,则正好相反了。
荆南四郡加起来,也比不上荆北一个郡。
对古代没有概念的话,可以想一下张三市,李四市,王二麻子市,赵六胡子市四个市和一个上海市的区别。
就当时而言,原因有二。
第一,东汉末年时代,荆南还没完全开发的地方,穷的很。
第二,就战略位置而言,当时的中国还是以中原为中心,而不像现在是以中原为北方,战略纵深位置上,荆南只是个遍远角,说不上战略意义。
一句话,那时的长沙,不是现在的长沙。那里没有快乐大本营,没有湖南卫视,没有李宇春。
荆北,是兵家必争之地,钱粮足,位置好,三家都十分眼红。
而荆北第一重镇,就是南郡。
南郡,是荆州最大的郡,范围很大,包括今粉青河及襄樊市以南,荆门、洪湖两市以西,长江和清江流域以北,西至重庆巫山。
其治所江陵,正是今荆州市。
看三国演义,会对这一节非常模糊,里面一会去襄阳,一会去荆州,让读者十分纳闷荆州到底是一个州,还是一个郡的名字,原因正在于此。
罗贯中成书年代,江陵,就叫荆州。
他所指的荆州,就是指以江陵为中心的这片南郡。
这里,在古代,还有一个更加响亮的名字:“郢都”,就是战国七雄中,楚国的首都。
后来诸葛瑾在描述周瑜战功的时候,就用了这一说法:“走曹仁于郢都”
这里如此重要,是因为这里地理位置的巨大战略意义。
南郡控扼长江,西可进蜀,北可伐中原,东可下江东,是南部最为重要的战略地带。刘表当年的战略物资即在此处,曹操派虎豹骑千里击敌,为的就是不让刘备占得这里。
谁取得了这里,谁就取得了巨大的战略主动权,成为进攻态势。
杜预的一统江东之战,就是夺得这里后,发动的。
江东军登陆之后,目标便直指了这里。
然而,这并不容易,因为曹操的最后一个希望,也寄托在了这里。
赤壁虽败,但曹操的平定江东之路还并没有被完全毁掉,因为他保有南郡。
为此,他留下了一套豪华阵容。
多年之后的刘备,成为汉中王后,有一个重要大臣,叫做刘巴,就是那个刘备深恨,又不准任何人动他,多次上门亲聘的人。他这个时候,正在曹操的手下做事。
曹操让他去招降荆南三郡,他怕刘备这个时候进攻荆州,曹操信心十足的回答了他一句话。
“备如相图,孤以六军继之也”
这卫荆六军,就是曹操最后的希望。他相信他们能防住这里,只要能占住长江上游的重要战略地带,赤壁虽败,卷土重来亦非难事。
那,这卫荆六军,又是何方神圣呢?
这个时候,曹军巨大的人才优势就显了出来。
卫荆六军,乃是。
曹仁、乐进、徐晃、文聘、李通、满宠。


这是一套何其豪华的阵容。
曹军最强将领,“五子三宗”,一气放上了三个,曹仁,乐进,徐晃。
李通满宠,则是官渡之战时,各以一已之力,为曹操解决后方一切问题的“卫门双星”
文聘,则是原来的刘表大将,未来的魏国太守,守城数十年,威镇敌国,官至“后将军”。
这一套阵容,不但质量豪华,搭配也非常绝。有擅攻的,有擅守的,有擅谋的,有擅勇的,全方位立体式搭配。
也无怪乎曹操信心十足,不惧刘备来了。
然而可惜的是,前来挑战“卫荆六军”的,不是刘备。
而是周瑜。
周瑜来了,但卫荆六军总帅曹仁,并不害怕。
纵观曹仁一生,此前十年,此后十年,南防北防,对袁绍,对刘备,对马超,对关羽,从未有过一败,从南到北,从西到东,没有他防不了的地方,完全可称之为,
“天下第一盾”。
天下第一盾,决非浪得虚名,面对江东军团,他不是消极的守孤城,而是布置了一个大型的战略进攻式防御体系。
体系大略如下
曹仁自已,坐镇江陵,总镇荆州。
徐晃,先是平定外围的贼势力,稳固了中心防线,继而与曹仁一起坐镇江陵。
乐进,在襄阳以江陵北部一带驻军,作为卫荆军的援军和总预备队。
满宠屯当阳,文聘进寻口,在南郡外围形成对江东军团的战略包围。
李通领汝南太守,随时待命-----这是卫荆六军的最后一张牌,曹操曹仁的原意是基本用不上。

就这样,曹仁在南郡一带,布成了一个大大的口袋阵。
如此强的阵容,曹仁仗剑城头,真要问一句:“周瑜,你敢来么!”
面对这个口袋阵,
周二楞子二话不说,直接钻了进去。
而且钻的相当彻底,兵法云,“其下攻城”,周二楞子带兵倒好,直接攻城。
曹仁笑了。
原来周瑜智计绝人一说,纯属网上谣传,这不就是一个二傻子么。
周瑜几千前锋攻城之时,曹天人要一展自己的防守威力了。
曹仁不守城,而是派出牛金逆击。牛金不利,曹仁跨马提枪,披甲上马,随精兵数十骑,亲入阵中,“径渡沟直前,冲入贼围,金等乃得解。馀众未尽出,仁复直还突之,拔出金兵,亡其数人,贼众乃退”
这是真真正正的纵横千军之中,不是小说演绎。
《神雕侠侣》里,周伯通、黄药师、一灯,三绝再加上黄蓉程英瑛姑陆无双,为去郭襄去闯军队大营,结果是“陆无双腰间中枪,周伯通背上中了三箭,须眉头发,被火烧得干干净净,两人受伤甚是不轻”
而曹仁,则一展其神一般的武力,往来还突,挡者披靡。
这一仗,把长史陈矫给震傻了,曹仁纵横回来后,他用一句话表达了自己的惊讶之情。
“将军真天人也!”
由是三军服其勇。
这样的勇,还有一次,就是七年后的“威镇逍遥冿”,那时的天人名字叫做,张辽。
所以《傅子》中流下了这样一句话。
“曹大司马之勇,贲、育弗加也。张辽其次焉”
勇,确是天人之勇,谋略,也是一流。他和之后的张辽一样,都深知防守,必须要进攻式的防守这一真理。

然而可惜的是,张辽的对手是孙权,他的对手,是周瑜。
他这一个相当完美的表现,却正落入了周瑜的计谋之中。
细细对比曹仁张辽两次天人之勇,就可以发现,勇是一样,但对手的表现却不一样。
孙权是直接上精兵猛将围攻张辽,自已还打算亲自上,结果让张辽打了个天人之勇,全军士兵低弥。
而周瑜,是派了几千前锋去攻,没什么强将。
打完后,马上撤到江南,与曹仁隔江相对。
这一个差别,却是天上地下的差别。
对此差别,我们可以做这样一个假设。对方有个科比,我这边直接派上最强三人,结果让科比独砍二十分。
行了,基本不用打了,最强三人都败了,这场基本也就这么着了。
然而要是上的替补,让主力做板凳,让科比独砍二十分呢?
这时,会有两个直接结果。
第一,主力气的快不行了,一面骂替不中用,一面骂教练安排失误。
第二,生气中的高度注意,已经把科比的进攻路线摸的一清二楚。
这两个直接结果后的战局呢?只怕会相当玄妙了。

现在的情况,基本就属于这么一个情况。周瑜压着猛将不用,派了几千轻兵,上来就攻城,结果被曹仁玩了个天人之勇,然后马上撤到南岸,成天对部下进行教育:“这仗不能打啊,曹仁太猛啊,只怕要跳个大神,让孙策复生,才能对他。你们不行啊。算了,大家收拾收拾准备回家吧。”
这时候估计部下都快气炸了。
气的尤其厉害的就是那位曾经在道上混过的同学。
甘宁同学心情相当不好。
想当年也是名动江湖的锦帆贼,现在不但不让上场,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曹仁玩天人,就连每次过去开会,还都要听周瑜缅怀先烈,完全不把自已当回事儿。
甘教父什么时候受过这窝囊气?
窝囊了,有气无处发,怎么办?
练兵玩吧。
甘宁把一腔气全撒在这上面,成天不干别的了,陪着部下训练。士兵纳闷了,甘老大这是怎么了,天天早上四点就起吹**令,跑操,负重十公里,这是要参加奥运会怎么着?
甘宁部气势一起,其他人也不甘落后,吕蒙部凌统部跟着一块练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周瑜就这么在江南打着,有事儿小打,没事儿不打,悠哉悠哉的过了几个月。
然而当他看见将军们一个个窝着口气,士兵陆上战斗力噌噌的上涨时,心里乐的快不行了。完事儿继续摆出苦恼状,开会缅怀先烈。
如是这般,之后的一天,时机到了。
当甘教父再次提出意见,是不是要去攻打江陵的重要外围---夷陵时,周瑜突然不再念叨要回江东了,桌子一拍,
“打!现在就打!而且,***你甘宁要是打不下来,提头来见我!”
甘宁一听没反应过来,习惯反射不太好改。等听明白了,那叫一个激动,摩拳擦掌:“干他一票!”
结果江东军发挥出来了异乎寻常的陆上战斗能力,甘宁率部,一举攻克夷陵,“往即得其城,因入守之”,那时曹仁可能还在啃猪蹄,消息传来差点没噎着。
江东军什么时候这么猛了?

夷陵,江陵的护城,地理位置相当重要,后来夷陵大战,陆逊就是一退再退玩诈败,到了这里,就不再退,扼守此地,火烧连营。
这里做为南郡会战的江陵重要外围,是万不能丢的,甘宁被周瑜窝了几个月的火,一打仗命也不要了,来了个“即得”,这让曹仁十分恼火。
曹仁马上派部去攻。
“曹仁乃令五六千人围宁”。
这时甘宁的兵力完全没有优势。
即得是即得,速度虽快,但惯于陆战,所部又多骑兵的曹军毕竟不好啃,甘宁第一时间打下来,那是拼了老命的,现在守夷陵的,“时手下有数百兵,并所新得,仅满千人”,一共就一千人,还有一半是新兵蛋子。
面对曹仁的五倍兵力,甘宁的那口火还没下去呢。“你不是天人之勇么,老子就拿五分之一的兵力给你抗抗!”
“宁受攻累日,敌设高楼,雨射城中,士众皆惧,惟宁谈笑自若”。
曹仁也怒了,五倍打你一倍还这么困难,你当你是我么?继续发兵猛攻。对夷陵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夺战。
以这一场争夺战,曹仁是非常有信心的。“卫荆六军”,在兵力上有优势的,因为此时的江东军,据《吕蒙传》记载,是“兵少不足分”,他谅周瑜不敢分兵来救。
然而他错了。
周瑜说了,兵少,我一样敢分!
他与吕蒙一起带兵救甘宁,留下凌统守大营。凌统现在那口气也是没下去呢,更何况和他有杀父之仇的甘宁,都敢拿着一千人硬抗,自己哪能落后?“别看我兵少,守十天,不成问题!”
面对着如鸿的士气,周瑜相当放心了,当下带兵去救夷陵。
周瑜兵一到,你什么几倍都凉快去吧。“即日交战,所杀过半。敌夜遁去”,曹仁猛攻夷陵的部队,被周瑜马上来了斩杀过半,趁夜逃跑。
但让他们更惊诧的是,他们这才知道,原来从猛攻,到逃跑,都落入了周瑜的大圈套中。
周瑜在救夷陵前,就分出了三百人去做点别的事。
做什么事呢?
“柴断险道”
就是拿柴木,推在了一处险道上,料定曹军败兵必由此处过。
这有什么用?
用处就在于,曹军是骑兵。
曹军骑兵攻击夷陵,被周瑜杀的大败,逃跑之时,果然来到了这里,一看,我靠,全是巨木遍地。
这让马儿情何以堪?
怎么办?让马现练攀爬技术?好像不太现实。算了,弃马,自攀爬逃跑吧。
于是,马匹全留下了。“获马三百匹,方船载还。於是将士形势自倍”
兵法云:“故智将务食于敌。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萁杆一石,当吾二十石”,以战养战,在歼灭敌人的同时,强大自已,兵法之善也。
这小仗打的,刚刚的。
而且更令曹仁郁闷的是,周瑜趁着自己主要外围兵力猛攻夷陵之时,来了个“守点打援”,不但灭了敌人,强大了自己,还就势对江陵外围发动了攻击,逐个击破,“渡江立屯,与相攻击”,把大营推进到了江北。
而这个时候,一件更让曹仁和诸将怒的事出现了。
周瑜这一发动攻击,刘备军马上牛起来了,派了关羽企图“绝北道”,在江陵外线打断援军接口。
曹仁怒了,当年你个刘关张绑一块,先被乐进虐,又被徐晃虐,再被我虐出北方的主,现在也敢威风了?
老子打不了周瑜,还打不了你?
诸将也很怒,于是,诸将的战功表上,留下了这样的记录。
乐进:“平荆州,留屯襄阳,击关羽、苏非等,皆走之,南郡诸郡山谷蛮夷诣进降。又讨刘备临沮长杜普、旌阳长梁大,皆大破之。”
徐晃:“与满宠讨关羽于汉津”
文聘:“攻羽辎重于汉津,烧其船于荆城。”
刘备关羽接战曹军主力,总体说来有功,但没成功,先后被乐进徐晃文聘痛揍,搞得《关羽传》都没好意思记这节事儿。不过好在精神可嘉,一直保持了游击作战的风格,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但只有精神,还是不够的,战争面前,真正说话的还是实力。

周瑜定江北大营之后,要亲自出击了。
年轻的周瑜,一直是个战将。
和孙周共起之时,他是一直战将风格,两将亲征亲战,打下来一片江东。
然而将兵赴丧之后,身份的转换和年纪的增加,周瑜慢慢开始转型,成为运筹帷幄的三军主帅,一直在中军大帐发布命令。
但这不代表将军就会退化成军师。
整个江东,第一战将依然是我周瑜!现在,进入了南郡会战的最后关头,就像当年的官渡之战,决胜一剑是由曹操亲自带兵完成的一样。这决战之际,挥剑的,依然是我周瑜!
“乃渡屯北岸,克期大战。瑜亲跨马擽陈”
曹仁彻底郁闷了。
本来的一个好好天人之勇+进攻式防御大布局,先让周瑜反客为主,天人之勇倒帮对方加了士气,又让周瑜“守战打援”,各个击破了外围。无奈退守孤城,好么,周瑜这孩子又亲自身先士卒。
难倒天下第一盾,就要这么被攻破了么?
然而让曹仁无比庆幸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就在这时候发生了。
周瑜跨马提剑,亲自在第一线指挥作战时,竟然被一发不知哪来的箭射中,还正好射在右胁上,“会流矢中右胁,疮甚”。
曹仁太开心了。这当口,不早不晚,对方总帅中箭,这比中彩票还开心呢。曹仁第一反应可能得是找那个射箭的人,大大奖赏一番,封个狙击之神,但可能是一问,大家全争着说是自已射的,反正是“流矢”,这功不捡白不捡,所以就算了。
而第二反应就很现实了。
马上发动总攻!
“三军不可一日无帅”,对方总帅意外受伤,士气大降,不待此时进攻,更待何时!
什么徐晃牛金文聘的,也别坐办公室签文件了,马上一起随我向江东军发动总攻。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心情突然就像彩票中的五百万是炸弹一样,从天下到地下了。
一件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周瑜身负重伤,连日常行动都困难,在这当口,突然再次投入了战斗当中。“瑜乃自兴,案行军营,激扬吏士”
这是一种什么精神?
这一种二敢子精神。
强忍剧痛,靠着一股意念,靠着一股热血,去撑着本已不支的身子,精神超越肉体,再次回到刀光剑影的沙场中,名成天下的三军总帅尚且如此,江东男儿还能说什么,还能想什么?
什么都不想了,拼!
周二敢子的二敢子精神感染到了每一个人,这股血性让每一个江东儿郎深切的感觉到,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什么才是一个男人存在世间的意义!
大家面对着曹军的逆击军团,袖子一挽,手一伸:“妈的,来,往这砍。大都督都带重伤作战了,老子身上不负点伤,以后见了人都不好意思说参加过南郡会战。砍,砍,来,往老子这儿砍!”
曹军看着这阵势,心说这群是天生神经病还是鸡血了,哪见过这么野的兵,大斗一阵,曹军大大不利。
曹仁彻底绝望了。
一场原本应该的士气大降,又被他搞成了士气大涨。
对面这个赤壁之上一把火烧掉曹操的人,似乎是曹军永远永远的克星。曹操最后的希望,南郡,也将破在这里了。
曹仁已抱了必死的决心,幸好,这时候“卫荆六军”的最后一支,终于过来了。“卫门双星”之一的李通,突破了关羽的游击军,冲了过来,“别遣关羽绝北道。通率众击之,下马拔鹿角入围,且战且前,以迎仁军,勇冠诸将。”
这支本没打算出动的军队,还是出动了。然而却改变不了什么了,他唯一的作用是救下了曹仁众将,但南郡却再也守不住了。
“仁由是遂退”,曹仁退保了襄阳。
天下第一盾,迎来了它的第一次被破。
也是最后一次。
曹仁,还是那个曹仁。他一生防守,除对周瑜外,没有过一次失地。依然无愧天下第一盾的称号。
周瑜再次胜利了,南郡会战,最终以江东军的胜利而告终,周瑜成功打下了荆州第一重镇,解除了江东最大的危胁,取得了最大的战略主动权,几十年后的诸葛瑾,在描述这一刻时,兴奋的写道。
“瑜……身当矢石,尽节用命,视死如归……摧曹操於乌林,走曹仁於郢都,扬国威德,华夏是震,蠢尔蛮荆,莫不宾服,虽周之方叔,汉之信、布,诚无以尚也。”
重伤强支的周瑜,带着携百胜之威的江东军团,进入了南郡治所--江陵。
兔兔+兔兔
 
帖子: 241
注册: 周一 1月 10, 2011 11:33 am

Re: 【转贴】周瑜篇·摘自《用三国志11来说说三国吧》

帖子兔兔+兔兔 » 周五 7月 05, 2013 5:47 pm

红色警报!
红色警报!!
三国演义中,一场最大的冤案,就此诞生!!!
三国演义做为一本以历史为基础的小说,一向是七分实三分虚,它一直是在一个大的历史框架下,去展开精彩的想象。
对于主人公诸葛亮的塑造,像火烧博望、草船借箭、智激周瑜、八卦困陆逊、空城计等等,虽然查无其事,但也是这个背景下可能发生的东西,加上之后,笔力集中,主角性格鲜明,显的十分精彩。
而且不论作者再怎么以诸葛为主角,也没有对历史做出什么大的改变,不会让诸葛提兵十万,直接灭了曹魏。重大事件上,一般还都是按着历史情节来的。所以他是历史小说,而不是架空历史。
只有一个重大事件除外。
南郡的归属。
周瑜带兵,打下南郡,全部事情到此结束。没了。
而罗贯中在此,加了一个足以改变今后一段时间内所有历史走向、人物走向的情节---------------诸葛亮用计,赵云占了南郡。让周瑜的一番征战,成了一场空,白白为诸葛作嫁衣。
这一个虚构,意义重大。之后的一切三气周瑜云云的情节,全部以此为根据。这一情节的影响,也早已深入人心,以致于听说最近一部以周瑜为主角的片子,竟然还是周瑜去打刘备治下的南郡!
冤案,真是冤到极点了。
曹操卫荆六军,死了多少人,没用了。
周瑜打下并占领南郡,死了多少人,没用了。
罗贯中喝着茶,笔锋轻轻一转,一个虚构几行字,嗨…………南郡成刘备夺下的了。
文人刀笔,可胜百万雄兵,真不谬矣。
事实上,直到周瑜死,这里都在江东的掌控之中。
周瑜打败曹仁,进占江陵城,南郡会战就结束了。
完全没有赵云突然出现在城头,喊一句:“都督少罪!吾奉军师将令,已取城了。吾乃常山赵子龙也。”的情节。
战后,没什么赵云赵风赵沙之类的搅剧人物出现,
胜利的江东军,进入了江陵,并占领了此地。
“一气周瑜”,完完全全的虚构,并且是完全架空历史的虚构。
此后,周瑜为南郡太守,治江陵,他的办公室,一直就设在江陵城内。
就是演义里,刘备和诸葛亮坐的那个地方。
这个情节一回复历史原貌,那么自后的一段时间的一切演义情节就都不会出现了,
因为所有的情节,都是双方围绕“刘备占南郡,江东讨南郡”这个虚构的中心展开的。
与演义,恰恰相反,现在考虑怎么要南郡的,不是周瑜鲁肃,而是另外两个人。
刘备诸葛亮。
南郡被周瑜打了下来,又牢牢掌握了江陵城,刘备诸葛亮很郁闷。
他们在周瑜打南郡时,趁机打下了荆南四郡。可惜的是,这里一穷二白,战略位置又靠边,周瑜一占南郡,就等于把他们的出路封死,被挤在了南边。
所有重要人物,考虑荆州时,压根都没想过这里。蒯越对刘表有一句话,叫做:“南据江陵,北守襄阳,荆州八郡可传檄而定”,最重要的战略位置是江陵,最重要的防守位置是襄阳,这两个地方要下大功夫,其他那些地方写写信就可以了,不值当的用兵。
就这四郡的税收,怕是连军费都不够。
所以,与演义中刘备诸葛亮安坐江陵,周瑜鲁肃气极败坏的计划要南郡不同,
现在的情形是,周瑜正在江陵的办公室里戴着眼镜喝着茶签文件,
而刘备诸葛亮正在荆南大眼瞪着小眼发呆,
“怎么办呢?怎么把南郡搞到手呢?”
没办法,打是打不过了,老着脸皮“借”吧!
刘备派出了他的使者,去江陵找周瑜,问大都督能不能看在我们也出了力的份上,借点地方给我们?
那周瑜会借么?
答案是,会借。


因为,在这一点上,周瑜,鲁肃,孙权的意见,是高度统一的。他们都认为,现在曹操强大,对抗他,就必须要建立一个广泛的统一战线,联合一切力量,共对曹操。刘备当然也是联合战线中的一个要争取对象。
借,是一定要借的。
但什么时候借,怎么借,借多少,却是另一个重大问题。
在这个问题上,按现在的说法,就可以划分出来“左”派,和右派。
鲁肃,是一个坚定的右派。
他和近两千年后的王明,意见高度相似,就是主张“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为了这个统一战线本身,我们可以牺牲一切利益。
而周瑜则不然,他是一个坚定的“左”派。
他坚持的是,统一战线必须要建立,但也必须同时掌握战线的主导权。
所以,和盟友的关系,必须始终遵循六字方针,“有理”“有利”“有节”,非原则问题可退,但当仁则不让,牢牢掌握主动权。
早在赤壁的决战开始前,周瑜就已经开始坚决按此政策来进行了。
赤壁开始前,诸葛亮还没回来的时候,刘备突然发现一支军队来了,他本以为是曹军到了,后来一打听,才知道是周瑜的部队。
孙刘联盟的一次隐**手,开始了。
刘备派人,去周瑜军队中劳军,送了点东西,表示对江东军的慰问。
这一个细节,却有两个重大意义,显示出了刘备作为一个政治家的智慧。
第一,刘备以皇叔名义去劳军,这颇有点视查军队的意思,居高临下,表明我刘备才是孙刘联盟的主导。
第二,我劳了军,送了东西,礼尚往来,你就得派人回礼吧。我是皇叔,你周瑜江东一臣而已,得亲自来吧。一亲自来,咱们再商量商量军事,孙刘联盟主动权,刘备这就算是占了一城了。
可惜的是,周瑜并没有按他想的办。
周瑜礼照收,钱照拿,当刘备的使者睁着渴望的大眼睛,希望周瑜马上亲自去刘备军中答谢时,周瑜摞给他一句话。
“我军务在身,不能轻易离开,让刘备来见我。”(有军任,不可得委署,傥能屈威,诚副其所望)
反拿了刘备一搪。
刘备思考来思考去,没办法,对方态度太强硬,咱又不能不联,于是只能亲自跑过去见周瑜。
刘备见了周瑜,听了军队数量,第一句话是:“恨少”。
表面上是嫌人数太少了,其实是杀一杀江东军的威风。
周瑜这时候说:“够用了,你就看着我拿这军队破曹吧。”
态度不卑不亢。
刘备见口头上讨不到什么便宜,又想了个办法扳一城。
“鲁肃在什么地方,叫他来一起聊聊吧。”
他希望有鲁右派在,可以为自己多争点利益。
谁知道这个时候,周瑜态度依然不变:“军务在身,不方便安排。想见鲁肃,自己去见”(受命不得妄委署,若欲见子敬,可别过之)
刘备彻底没辙了,这就是一个油盐不进的主儿。想在他这儿讨什么便宜,太难了。
这就是周瑜的政治策略。
而现在,已占南郡后,面对着刘备诸葛亮的“借南郡”,这个策略要继续贯彻。
周瑜会借,但不会现在借。
派个使者就想借南郡?忘了你当年驾着小船来见我的事儿了?
刘备的使者到了南郡,问周瑜能不能借点地方给他们,周瑜大体是摆出来一副苦大愁深的样子:“哎呀,这事儿吧,我也很想啊,我崇拜玄德公孔明弟也不是一天两了。可惜啊,咱就是个打工仔,说了又不算。这样,我马上写报告,求主公借点地方给玄德公!”
结果这个报告估计一个月也没见动笔。
使者没完成任务,悻悻的回到荆南。
刘备诸葛亮一听,这叫一个好气。“丫的你还打工仔?你将兵赴丧那会儿,打谁家的工了?在这儿给我哭穷,欺人太甚!”
不过没办法,人家说的有情有理。
于是,使出了第二招。


第二招,亲自出马!
姥姥的,为了基业,脸皮就不要了!
刘备收拾收拾,亲自跑到京口,去求孙权。
可孙权没有当下同意。
孙权请请刘备吃饭,三天一大宴,两天一小宴,好吃好喝好招待,就是不提这事儿。
刘备又郁闷了。
我都这样了,你还不吐口。
没办法了,第三招。
第三招,要吃粮,找子敬。
去找鲁肃。鲁肃作为“一切经过统一战线”的坚定执行者,一定会帮忙说话滴。
结果果然如此,鲁肃帮刘备说话。
鲁肃说“多操之敌,而自为树党,计之上也”
应该说,这话是非常对的。鲁肃在战略高度的问题上,一直没什么太大失误。
孙权也同意了。
这下刘备乐了,豁点脸皮,能搞到南郡,也值了!
刘备拿着孙权的手书,兴致勃勃的去南郡找周瑜,心想周瑜你不是说自已打工仔么?这下老板发话了,你不遵就不成了吧?有了前面的话,你不能玩“将兵XX”了吧?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吧?
谁知道,去了之后,才发现更大的生气在后面等着他。
周瑜一看这手书,一副吃惊状:“哎呀,你看看,我早就想求主公这事儿了,就是一直没空出来时间。现在劳你亲自跑一趟,我的不是,我的不是!改天我请酒!”
刘备学精了,也不听周瑜忽攸,就说你马上借我南郡吧!
周瑜说好!马上拿出来一幅南郡地图来。
刘备看着这南郡地图,眼睛立马开始放光了。
“位置真好啊,完全占据长江上游各个要地,西可进益州,东可胁江东,北可危中原,真好!”想着这块地方马上就要属于自己了,刘备心情那叫一个激动。
周瑜拿手在地图上,围着南郡虚划一个大圈,再虚划一个小圈,再虚划一个小圈,最后在一个叫“油江口”的地方,真正划了一个圈。
“好了,就这里了”
油江口,是南岸的入水口所在地。虽然也属南郡,但只是很小的一个部分。
刘备一听快气炸了。这算什么意思?划完圈,就借给我这么一个巴掌大的地方?马上拿出来孙权的手书,说你不能这么办,孙权明明说,借给我南郡之地的。
周瑜拿着手书说没错啊,就是借了的南郡地啊,油江口也是南郡之地啊。孙权说借南郡之地,但没说借多少,我这可是打肿充胖子,才借给你玄德公这么多的啊!


刘备彻底怒了。
但还是一点办法没有。因为不管怎么样,人家真借了,不能因为借十万,人家借给你一千,就开打吧?这里说不过去。
刘备一番讨价还价,在周瑜手里就讨过来这么一小片地方,只能认载。
志中对此记录了一句话:“周瑜为南郡太守,分南岸地以给备。备别立营於油江口,改名为**。”
表面上看,刘备诸葛亮被周瑜一气再气,好像有损友好关系的,但其实,事实正好相反。
国与国之间,从来没有什么真正的友谊,只有利益。
这是一切盟友的基础。
正所谓“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在其中真正操纵的,是利益。
表面上看,周瑜没有鲁肃那么“友好”,但实际上,周瑜时代,是孙刘联盟的真正密月时代,两家从未动过刀兵,从未有过兵戎相见,两家一直有说有笑,高层甚至可以坐下来办个茶话会娱乐娱乐。
孙小妹也是在周瑜时代嫁出去的,(就是一次政治联姻,没有什么诸葛三锦囊,和甘露寺吴国太相亲,除非刘备可以把已经死了多年的孙权老娘挖出来办冥婚)。
而反观鲁肃时代,则不但剑拔弩张,更是兵戎相见,两家都为此死了不少人。
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周瑜掌握了与刘备相处的一个重要原则,
这一原则,很多年前的另一个人,就说过。
陈登说过,对象是吕布。
他当时就说,对吕布这人,“譬如养鹰,饥即为用,饱则飏去”。
这一原则完全适用于刘备。
郭嘉当年,遵循的就是这一原则。当时曹操方收天下英雄心,所以刘备不能杀,必须养。而养,就要遵循这个“养鹰”理论。喂,是要喂的,不然他饿极就反噬了。但怎么喂,是个关键。
简单一句话就是:“不能不喂,但绝对不能喂饱”
让他始终半饥半饱。不饱,他就飞不了。而为了这半饱,他就不得不为你所用。
这就是和刘备相处的真理。不只是对刘备,对一切胸怀大志,又有实力的人,都适用。对曹操孙权也适用。
可惜的是,当年曹操一个头脑发热,把刘备直接喂饱了。等郭嘉听了消息跑过来时,为时已晚,曹操犯下了他人生的第一个重大错误。
现在,周瑜就是这样对刘备的。
孙刘联盟,我是一定要巩固的。南郡,我是一定会借给你的。但放心,只借油江口那么一小块地方。什么?想多要点?好,那就看你表现了,咱们联盟越巩固,我就可以越多借给你一点地方,比如在油江口上追加一里之类。
从利益去使他不能不联盟,这比说好话管用多了。政治家看的都不会是表面文章,而是实利。
周瑜时代的孙刘联盟,就是在这种刘备始终半饥半饱的情况下,得以牢固维持的,直到周瑜死,双方都没有过什么冲突。
现在的周瑜,可谓是进入了他人生的最辉煌时代,三国三巨头,江东自不必说,对另外两家,军事上打败了曹操,政治上压制了刘备,看起来,正是春风得意之时。
但实际上,周瑜最大的危机,这才到来。


军国,不是娱乐场,不是你风头越盛,票房越高,人生就越得意的。
很多时候,是正好相反。
军国场上,为人臣者,从来都有两个大忌,八字足以概括,“功高盖主,拥兵自重”。
很不巧,周瑜这两条大忌,都扎扎实实的犯了。
第一,功高盖主。
周瑜打仗的同时,孙权也在打仗。结果打一仗,败一仗,打一仗,败一仗,导致现在江湖上盛传,打仗就要遇孙权,必胜不说,经验还加双倍。
而周瑜呢?西征路上那些就不说了,就说大头。用兵冠绝当世的曹操,让他一把火烧了。守城天下第一的曹仁,让他打破了城。
两下相比,岂止是“盖主”,简直就是“虐主”了。
第二,拥兵自重。
周瑜有没有拥兵自重之意,这个只有他自己知道,不好说。但确确实实是有自重之实。江东战斗力最强的西征军团,是他带的。江东最能打的几个将军,吕蒙甘宁凌统黄盖,都是他的部将。
而且现在又占据了南郡,这里扼住长江上游,对江东是压制性的地位,而身为南郡太守兼军团总司令的周瑜,对这里又有绝对控制权,周瑜自已说划给刘备多少就划多少,完全不用请示。
隐隐就是一个新兴诸侯了。
这两大忌都犯,你周瑜,还不是如在火上么?
这个时候,两位政治家,都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信息,针对这一情况,作出了自己的攻势。
第一个,刘备。
刘备这人,后来被评价“吾俦也,得计稍迟”,意思就是说刘备和我曹操是一类人,就是想计谋上差点。
但他们确实是一类人。刘备带兵、计谋,都不如曹操,但他另外两样能力,完全不弱于曹操。
用人,和政治敏感程度。
不要忘了,在曹操准确的打出一张政治牌,迎接汉帝之时,刘备也打出了一张同样正确的政治牌,到处宣称自己是汉室皇族。
他是不是真的皇族不重要,关键是他正确的打出了这牌,并一直在打。于是他在政治上,获得了和曹操相同的地位,曹操是“正统”,他是“道统”。
有着绝顶政治洞察力的刘备,这时也抓到了江东强大外表下,这一重大的不安定因素。
在一次和孙权单独谈话的机会中,他决定在这个敏感地带,扎上一刀。
他对孙权说了一句话。
“周公瑾文武韬略,万人之英,顾其器量广大,恐不久为人臣尔”
这句话非常狠。
短短一句话,可以分为三个循序渐进的层次。
第一,点出周瑜所犯的两个大忌。
“文武韬略,万人之英”,这是形容周瑜本身。那什么能表示这八个字呢?就是那另外八个字,“功高盖主,拥兵自重”。
刘备这个意思,和陈平问刘邦的话如出一辙,明夸实毒。这句话也完全可以代换为陈平的那两个问题:“孙权自料部下精兵,孰于周瑜?”“孙权自料部下将,用兵有能过周瑜者乎?”
夸完之后的实际意思就是,周瑜这个人,你想直接办,办不了。
第二,点出两个大忌之下,所隐藏的第三个大忌。
光是那八个字也就罢了,要是周瑜这人就是个将军之才,没什么别的抱负,八个字也就八个字了。
关键就在于这种才干下,周瑜的个人气质。
“器量广大”,听起来是个好词。周瑜也确实是这样。比如那个牛哄哄的老将程普,仗着从孙坚时代就开始南征北战,狂的很,不服周瑜,“程普颇以年长,数陵侮瑜”,最严重的时候还“几败国事”。
然而相处一段时间后,结果呢,“瑜折节下之,终不与校。普后自敬服而亲重之,乃告人曰:“与周公瑾交,若饮醇醪,不觉自醉。”
不但对周瑜心服口服,还没事儿就找别人说:“喂,你知道,和周瑜交朋友,那叫个好,跟喝茅台似的,不知不沉自己就醉了”………………成了周瑜粉丝团的铁杆。
但是,这个词在军国场上,并不是什么好事。
不但不是好事,还是大大的坏事。
一个人臣,你气量广大,想干什么!
君主,最喜欢的就是臣下有党争,两派相争,君主从中搞平衡,这个君主才好当。现在都和你“若饮醇醪,不觉自醉”了,还要我这个君主干什么?

刘备的这两点,说的切入要害,无一不砍在孙权的心头,显示出了高超的政治智慧。接着他又说了第三点,直接挑明这件事情,“恐不久为人臣尔”。
综上三点,刘备的意思就是说,孙权老弟啊,周瑜这人,很危险,想点法子吧。不然也学汉高祖,来个伪游云梦,夺其军权?
不办你就有危险,办了你就削实力,一石二鸟,够狠。
而孙权会怎么应对呢?
孙权并不这么好忽攸。
他能混到三巨头之一,没两把刷子也是不成的。
应该说,孙策的眼光,是相当独的。他死前,对孙权说的一句话,可以说是完美的评价了孙权的所部特点。
孙策说:“若举江东之众,决机于两阵之间,与天下争衡,卿不如我;举贤任能,使各尽力以保江东,我不如卿。 知人善用,取所长以用之。”
打仗,孙权你不如我孙策。用人,我孙策不如你孙权。
事实确是如此。虽然孙弟弟略有不服,想试试自己的打仗能力,结果就是孙策说的那样。不行。
而用人上,他是相当行。
除去孙权的晚年不谈,他在用人上,始终是一个至高的境界:“用人不疑,权力下放”。
张昭,赤壁时站错了队,事后照样还是文官之首,江东文官“入宫则拜权,出宫则拜昭”,他也没什么妒忌,照样是大用,还让他带了带兵(虽然结果也是失败)。
晚年前的孙权,对于臣下,一直是高度信任,而且绝对敢放权。这一点上,他比曹操要高明,所以江东才能出现一个三国中独一份的“东吴五督”,统帅级别人物,在三国中一枝独秀。
刘备确实是点中了他的要害,他本人,肯定也不只一次的想过这个问题。


但他有两个充足的理由,不去按刘备说的做。
第一,周瑜本人。
周瑜如果有反心,当年将兵赴丧时就反了。他当年将兵赴丧,直接兵不血刃控制京城,是反的最好机会。现在周瑜军团虽强,但对京师的控制也不如那时,现在反,就要刀兵相见,代价太大,周瑜没必要。
第二,形势。
就算是周瑜真有反心,那现在也不是动他的时候。现在曹操仍然占据着北方,刘备虽受压制,但也是有一块地盘,人才上文有诸葛,武有关张,是一颗大定时炸弹。现在动周瑜,不明智。
说句厚黑的,真要动周瑜,也是在他帮江东出完力之后,而不是现在。
所以孙权对刘备此话的最终态度是,
宛若不闻。
就当没发生这回事,该怎么办怎么办。
刘备的一招,使完了,没有取得想要的效果。
另一个政治家,也要出招了。
曹操出手了。
周瑜在南郡江陵办公时,曹操派他的老同学,蒋干,去劝说周瑜。
蒋干,就是那个著名的“蒋干盗书”,结果被周瑜反间的主人公。事实上,他不是在赤壁时去见的周瑜,而是在南郡之战后。
看起来好像比较不可以思议,按一般想象,赤壁前去劝周瑜,那时正是江东危机之时,还挺有可能。现在江东大胜,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说动周瑜呢?
其实两下的情形正好相反,那时没可能。现在则有大大的可能。
赤壁开战前,周瑜是江东的最大支柱,正是可以功成名就,英雄用武之时,周瑜不可能跳槽。
而现在,周瑜步入人生巅峰,则有可能。
因为这件事情有先例。
当年韩信一扫北方,步入人生巅峰之时,项羽就派出了武涉,去游说韩信。他对韩信说:“当今二王之事,权在足下。足下右投则汉王胜,左投则项王胜。”,就是说现在天下事的主动权在韩信,你帮哪边,哪边就胜。
结果韩信没同意。最后结果是被刘邦所杀。
有了这个先例,曹操派人说周瑜,则有两个更大的优势。
第一,就是韩信的先例了。
当年韩信没听,结果含恨未央宫,现在你周瑜也敢不听,再来一次么?
第二,周瑜的利益。
现在周瑜与韩信,还有一个巨大的不同,就在于,周瑜帮孙权,不一定能统一天下。但帮曹操,则一定统一天下。
周瑜现在占据长江上游,以及江东的绝大部分精锐。别说他帮曹操了,就算是玩个中立,稍微偏这么一下,看着两边打,去掉了重兵的江东,则必不是曹操的对手。
这样一来,曹操一统天下的梦想可以完成了,按曹操的一向重降的习惯,一个张绣,都成为曹军的最高封邑者,而周瑜作为掌重兵的投诚者,不但工资最高没跑了, 位极人臣也不是 没可能。
作为一个臣子,还有什么比在一个天下一统的势力中,位极人臣更好呢?
你周瑜为江东拼死拼活,最终的利益,也不过就是位极人臣吧。而且这个的代价,要比现在直接投诚大的多的多,还不一定能实现。

有了这两条,曹操认为,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所以他才派出了周瑜的老同学蒋干去。
于是,蒋干来找了周瑜。
蒋干来见周瑜之后,周瑜表现出了高度的热情。
老同学嘛,小时候就在一块打dota,感情很深。现在功成名就时再见,回忆一下当年一宿舍吃泡面的情景,肯定特有意思。
周瑜难得的放下公务,专业陪蒋干玩,吃点好的,看点好的,完事儿塞点宝贝,回家给弟妹戴着玩去。
蒋干一看,蛮高兴,看来有戏。不然他就直接把我赶回去了。
然而可惜的是,三天后,他才知道一点儿戏没有。
三天后,周瑜带着蒋干看了一下威武雄壮的军营,语重心长的给蒋干说了一番话。
“丈夫处世,遇知己之主,外讬君臣之义,内结骨肉之恩,言行计从,祸福共之,假使苏张更生,郦叟复出,犹抚其背而折其辞,岂足下幼生所能移乎?”
应该说,这是周瑜难得的一次说心理话,没一句权诈。
这就是周瑜心中最真实的想法,周瑜要的,不是什么名,什么利,只是当年的那一份最简单最纯粹的梦想。或许现在的征战沙场,只不过是小时候和孙策一块玩时的一句玩笑话。
“喂,公瑾,咱们俩将来一统天下吧。”
“好啊”。
而后两个人就都不说话了,继续打玻璃球。
多少人,在少年时期,都有过这样那样的梦想,和朋友一切探讨:“我们将来要成大科学家”“我们将来要成大老板”。而大了之后,那些就都成笑谈了。
他们自己当做了笑谈,所以他们本人也注定只能是笑谈。
但孙策周瑜都没有。
他们中的一个,已经为之付出了生命。
另一个,正在为他付出生命。
周瑜向老同学,说了这番心思。
蒋干没有说话,因为他明白了。
他明白了,周瑜,还是当年的周瑜。还是那个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就永远不会改变的少年。这几天的热情,一如当年,只是要告诉他,我没有骗你任何事,我说的话,不会改变。
所以,蒋干没有再说任何话的必要了。
他回去了江北,对曹操说:“周瑜雅量高致,非言辞所间”,算是交了差。
而其实周瑜本人,就何尝不知道他犯了为人臣的大忌呢,
但他之所以坚持如此做,是因为他相信一件事情。
他相信孙权。
历史上,虽然有很多功高盖主,被主所杀的人,
但同时也有功高盖主,但善终的人。
比如王翦。
他相信他与孙家的情谊,不是这么简单的八个字就可以打破的。
事实证明,他的相信是正确的,他在南郡休养一年,养好了伤,练好了兵,向孙权提出了一个更大的计划之时,孙权同意了。
兔兔+兔兔
 
帖子: 241
注册: 周一 1月 10, 2011 11:33 am

Re: 【转贴】周瑜篇·摘自《用三国志11来说说三国吧》

帖子兔兔+兔兔 » 周五 7月 05, 2013 5:48 pm

那个计划是西进益州,联合马超,建立最广大的统一战线,对抗曹操,二分天下,以争中原。
一旦这个实现,那周瑜就是更大的功劳,更大的盖主,那时,可能蜀中军民只知周瑜,不知孙权了。
但孙权还是同意了。
这充分证明了周瑜和孙权和彼此信任,都是正确的。
君臣意见统一,周瑜开始了他的二分天下之计,开动大军,要去进攻刘璋的益州了。
这就是三国演义中的“三气周瑜”第三气。
演义中说,周瑜是以取益州为名,要向刘备借道,趁机攻下南郡,被诸葛亮识别,在这里被气死。
而因为前面,说过了南郡的真正归属,所以第三气也就当然的不存在了。南郡就在周瑜手中,难不成周瑜自已向借自己的道,然后自已不借给,最后然后被自已气死?
说句寒碜话,现在的诸葛亮,连想气周瑜的资格都没有。周瑜架子大的很,你刘备军想和我会面,行,刘备亲自过来。其他人,一概不见。
周瑜兵屯南郡,占据了长江上游的各个要地,整顿兵马,要打的就是蜀地。
然而,他这个西进蜀地,再联马超,以形成对曹操大包围之势的二分天下之计,成功率有多大呢?
这个大计划的成功率,个人认为,是很低的。
以后的刘备,在有了内应,直接进入蜀地的情况下,尚且打了三年多,才算是把蜀地打下来,其中一个雒城,死了庞统,又围攻了一年,才搞定。这样之后,还是蜀中人心不服,曹操一下汉中,“一百数杀”都难以安定民心。
周瑜打蜀地,能不能打下且不说,一旦时间耗的久了,曹操刘备会不会生别的想法?曹操会不会加快打马超平汉中的步伐,并且在下汉中之后,因为对面是周瑜这个宿敌,而突然生出斗志,不再“得陇不望蜀”,而是马上大军伐蜀?
刘备虽然被压制在了荆南,但周瑜去的久了,会不会生异心,像以后吕蒙奇袭南郡那样,也去奇袭南郡?
一切都不好说,一切都是变数。
但这件事要不要做呢?
回想一下就可以了。
孙周攻略江东,区区数千人,面对江东总盟主刘繇,面对那个袁术用几万兵,花了几年功夫都打不下来的刘繇铁三角,成功率大不大?---------------------------很低。
赤壁之战,面对巅峰状态的曹操,面对一个当年以劣势兵力就可以大胜袁绍,一统北方的绝顶统帅,成功率大不大?------------------------很低。
南郡会战,面对一生防守从无一败的曹仁,再加上“卫荆六军”,乐进徐晃等人的强大阵容,成功率大不大?------------------------很低。
兵者,凶器也,只要踏上了征战天下的这一步,身边就没有什么事是高成功率的东西了。
什么成功率最高?在当年,就压根不起兵,在家乡开个吉他店,仗着“曲有误,周郎顾”的口碑,办个培训班,这个成功率最高。百分之百。
二分天下之计,实不实行,其实就是一个人生信仰问题。
“是轰轰烈烈的可能死,还是庸庸碌碌的必然生”。
江东面临的,就是这样一个问题。
如果不再西征,与曹操划江而分,那么江东会是非常安定的。但当时的经济中心在北方,那时的江南还没有现在的上海,还没有现在的珠江三角经济区,还没有现在的香港电影业。划江而守,结果只能是一个,
北方经济完全恢复之时,就是江东政权覆没之时。
换句话说,不西征,江东的最好结局就是安安定定的活五十年,然后死。
而江东如果想统一天下呢?那么唯一的机会,就是赶在曹操灭掉马超、张鲁之前,占据蜀地,而后联马张,共对曹操。
成,则有可能问鼎天下,败,则有可能连那五十年都活不了。
再次提出这个问题。““是轰轰烈烈的可能死,还是庸庸碌碌的必然生”。”这两个选择中,选哪个?
生命只有一次,这一次应该活的精彩,活的悲壮,不求他的结果多么的辉煌,唯求可以在天空中无悔无怨的划过一道属于我自已的痕迹。“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唯有这份生之绚烂,才可使有死之静美。
明知其不可为,尚要为之,而况可有一争乎!
不甘庸碌,为了那一线的机会,拼尽全力的去放手一搏,纵是飞蛾扑火,也要用那刹那间的凄美来逆天一抗!我想,这是每个血性男儿当然的选择。
这也是周瑜的选择。
从单纯的物资利益角度,他完全不用这么做。他现在已是江东第一人,名成名就,位高权重,只要守着现在的这份基业,等着他的就是一直的安逸,他可以舒舒服服的度过下半生,没事儿坐着劳斯莱斯,在长江边上看看风景,真觉的太闲了,可以办个江东拉力赛,再订部法拉利,自已也去玩玩票。
但他没有这么做。



南郡会战刚刚结束一年,他再次踏上了征途。
因为这世界,有种东西比物资更加值得追求。
它的名字叫精神。
周瑜的生命,就是为了他而存在。不只周瑜,三国风云际会的英雄们,都是为了这个而存在。
踏上西征之路的一刻,周瑜做好了一切准备。有道是“未虑胜,先虑败”,他明白这一去,就没有回头路了。要么成,要么死,没有第三条路可以选。但他没有什么好畏惧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他为此,会作好一切打算,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所以,不论结果如何,是大成还是大败,他都不会有什么遗憾。
“与天争斗,其乐无穷”,唯这一斗,才是人生的真谛,其他的并不是那么重要。
然而,让他没想到,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
上天,连这个“斗”的机会都没有给他。

建安十五年,即公元210年,在江东西征军路过巴丘之时,
周瑜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一个三十六岁的生命,即将结束。
究其原因,可能是一次突然的疾病,也可能是,
一种必然。
周瑜,自19岁入丹扬招兵起,到如今,就没有停下过征战的脚步。就算是留吴共掌众事的那六年,也是将那座即将崩溃的大厦,再度撑起来,所费的心血不亚于战场之上。
三十六年的短短生命中,有一十七年是在为江东劳心劳力,“入作心膂,出为爪牙”,从制定国策,到亲征亲战,都是他去做,“身当矢石,尽节用命,视死如归”,这一十七年里,没有一刻在休息。
心血耗尽,死,或许是必然的。
所谓盖棺定论,在周瑜生命即将结束的这一刻,对于他,似乎该有一次总结了。


对于周瑜,演义里那种心胸狭窄,嫉贤妒能的形象,在这一代里似乎大多都已知道是假的了,不消多说。
而另有人以三国志为据,认为周瑜是一个完美的好人,对此,我个人也并不认同。
周瑜,一直是个坏人,是个痞子。
孙策的本意,大概是让周瑜去做韩信,去做一个领兵大将,独领一军,征战攻杀,而内政的事,就交给张照。但孙策骤死时,周瑜却将兵赴丧,用手中的军队,抢班夺权,共掌众事。
鲁肃本来有一个自已的理想,他想去跟老朋友刘晔一起,投靠曹魏这个更大的公司。但周瑜强行先将他的母亲接到吴郡,让他的理想变为江东的理想。
刘备是一方雄主,在属下面前怎么着也得有点尊严,但周瑜宛若不闻,把一个势力元首摆布来摆布去,刘备想见他,要自己开个小船去,想见见鲁肃,连安排都不安排,就摞句话,“想见自己去”。
种种行为来看,周瑜从来就不是一个满身儒雅之气的什么好人。他阴险狡诈,独断专行,心狠手辣,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人。
然而历史,却从来都是由这些“坏人”书写的。
孔融,自诩好人,自诩圣贤之后,不流于俗,但他有什么用?一统北方,屯田安民,让百姓重操生计的,不是他这个好人,而是曹操。
宋襄公,自诩好人,自诩仁义,但结果呢?让楚一再羞辱,宋国最终国破家亡。结束东周乱世的,是秦始皇。
就连那个圣人之祖孔子,他推行仁义之时,结果是什么?颠沛流离,“累累若丧家之狗”,没有一家用他的理论。真正让儒学仁义行之天下的,是那个霸道张扬汉武帝的“独尊儒术”。
历朝历代,总少不了“好人”们去感慨,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一遍遍的感慨,世人应当如何如何。
但他们从来改变过什么么?魏晋空谈之士,号称风雅绝代,挡住五胡乱华的铁骑了?
天地即已不仁,那么你一味空言仁,不去掌握更大的力量,又凭什么去对抗这不仁之天地?
不想当刍狗,靠的不是汪汪乱叫,摇尾乞怜,求别人别把你当狗。而是磨利了爪牙,化而为狼,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自己的命运!
周瑜是坏人,绝对是坏人。但就是这么个坏人,才拥有了去掌握命运的力量。
他将兵赴丧,够坏,但结果是使江东政权迅速的再次凝集起来。
他强接肃母,够坏,但结果是使江东有了一个重要人才,鲁肃本人也以此扬名青史。
他压制刘备,够坏,但结果是让刘备纠结于半饥半饱间,孙刘联盟在他的时代得以牢固维持。
也唯有这样一个“坏人”,可以去对抗曹操那个“坏人”。
也唯有这样的“坏人”,才能去真正去实现儒家的所谓仁义,而不是一个空口号。那些“好人”们,也唯有在他们的刀枪保护下,才能有一个安定的环境去搞什么所谓仁义。
于是,对于这些“坏人”,似乎还可以加上一个定语。
“有信念,有理想的”…………“坏人”。
纯粹的坏,是没有好下场的。如董卓,如夏桀,他们为了个人的享受而坏,最终也将倒在自己坏的枪口下。
纯粹的好,是没有什么用的。他们的命运永远掌握在别人手中。
唯有有信念,有想的的坏人,才是历史的真正主宰。他们胸怀大志,不安于骄奢淫逸,却又不会想“好人”那样夸夸其谈。
他们比坏人更坏,所以掌握着比坏人更锋利的剑,只有他们才可以杀掉坏人。
他们比好人更好,因为他们比好人更有计划,更有目标,他们知道如何根据真实的社会,去设计可行的方案,而不是空想什么“尧舜之世”,去空想一套乌托邦。
这些有信念的坏人们,不滞于物,不滞于名,他们本有信念,却甘愿化魔,将自己化为天地间的利器,将天地间的黑暗斩出一条光明。
斩出之后,再让那些“好人”们去做他们该做的事吧。
虽然他们回过头来,就会骂这些斩路的先锋们,“你们也是魔啊,你们阴险狡诈啊,你们不仁义啊,你们的双手都沾满了鲜血,哪像我们这些好人,仁义笃厚,为国为民啊。”
说去吧,骂去吧,说什么都好,如果会在意你们这些话,那么我们就不是我们了。
我们不会在意,因为我们原本就是,
坏人。


坏人周瑜,走向了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都说,人死前,会有“回光返照”的。在周瑜生命的最后一天,他或许也会有一次病中的突然振奋,宛若平时。
或许,这时他就会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或许,这时他会再临江边,面对着这片天地,抚上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曲。
一曲响过,这一曲,应该是笑。
他的一生,虽然短暂,但却精采。
自少年起兵以来,他攻横江,袭当利,击秣陵,灭笮融,败薛礼,下湖孰,定江乘,入曲阿,拔皖城,进寻阳,破刘勋,战麻保,克柴桑,讨江夏,杀黄祖,摧曹操于乌林,走曹仁于郢都,
征必取,攻必克,百战百胜,从未有过一败,为江东打下了大半个江山。
他如一颗慧星划过,纵然时间不长,却留下了一道绚丽之极的光采。
大丈夫处天地间,得建功业若此,夫复何求?
值得一笑。
再一曲响过,这一曲,应该是叹。
叹苍天早召英姿。
他与孙策,一对热血男儿,在江东,开始了他们的人生。
他们的人生,一如他们的性子,血气方刚,激荡豪迈,双剑合璧之下,无坚不破。
然而孙策却在中途死了。双剑去其一。
当周瑜单剑独锋,忍着再无知音的孤独,苦苦的继续当年之业时,这一刻,这把剑,
也要破灭了。
两个年轻人,逆天而抗,创出一份令人沸腾的功业,将命运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中时,最终,还是逃不过天。
纵是万丈豪情,奈何天不假命,又能如何。
再一曲响起,这一曲,应该是慨。
慨之意甚多,愤可为慨,叹可为慨,甚至笑也还以为慨。
正是现在之意。
一番抗天的结果,是没有抗过。
然而这还重要么?
人生,本就没什么结果。
为利?只怕是没什么好为的,因为所有人的归宿,也不过是化为一掊黄土,而已。
为名?只怕还是没什么好为的。周瑜征战一生,不还是让罗贯中轻轻一写,就把万千男儿血洒攻下的南郡,“送”给诸葛赵云了么,自己也成了“被三气”的主人公,此名远胜他自己一生的拼搏。
千秋功过,不过是留待后人评说的谈资而已,和自己实在没什么关系。
和自己有关系的,只有这个过程。所有人都是世间一过客,这个过客怎么“过”,是人唯一的价值所在。
“我已轰轰烈烈的奋争过一次,这就够了。”
结果是成功,是失败,是喜悦,是悲壮,都已不再重要了。
“生命不止,此剑不休”,终我一生,我从未停下过此剑,这,足够了。
三曲已罢,
周瑜的生命,彻底走到了尽头。
生命已终,这把剑,也是到了该歇歇的时候了。
难得好好休息一次的周瑜,闭上了他的眼睛。
这一闭,
就是永远。
自此之后,天下,再无周郎。
………………
此时,千言万语俱已无用,唯有一词,或可寄之。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兔兔+兔兔
 
帖子: 241
注册: 周一 1月 10, 2011 11:33 am

Re: 【转贴】周瑜篇·摘自《用三国志11来说说三国吧》

帖子兴平建安 » 周日 7月 14, 2013 1:25 pm

这个其实就是936大神的那个<说说三国>系列的节选 :lol:
兴平建安
 
帖子: 334
注册: 周五 1月 07, 2011 10:44 am

Re: 【转贴】周瑜篇·摘自《用三国志11来说说三国吧》

帖子玉涧流泉 » 周四 7月 18, 2013 9:49 pm

追了很久的文,可读性和趣味性强,最后评价周瑜的大段文字很有激情啊
玉涧流泉
 
帖子: 44
注册: 周三 1月 05, 2011 2:38 pm


回到 文区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2 位游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