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镜记(有雷)

各类文 - 小说,论文,史料,可以討論嚴禁掐架與人參公雞,無權轉載謝免
因版權造成的各類糾紛本站概不負責
轉載請注明出處与作者,请尊重他人劳动

版主: jianan13admin, 周去病

魔镜记(有雷)

帖子兔兔+兔兔 » 周二 8月 06, 2013 9:10 am

魔镜记

  闻曹公年少时曾得遇异人,赠古镜一枚。此镜青铜制成,光色玄异,且能尽知天下事,屡试不爽。往日,曹公曾多次屏退左右,独处密室,焚香礼拜,吟颂咒语:

  “镜兮,镜兮,明鉴古今。天下霸业,归何人兮?”

  片刻,古镜幽光泛动,作人声说道:“天下霸业,当属曹公。”

  曹公暗喜激振,不由踌躇满志。乘着这股意气,决断挥师,于是灭二袁,平乌桓,定荆州。

  可是赤壁一役惨败,只得退回许都。曹公心中烦懑,寝食难安,不知道该如何排解。于是又想起那古镜。便遣退侍儿,一人来到密室,焚香礼拜,问那古镜:

  “镜兮,镜兮,鉴知古今。天下霸业,当属何人?”
  
  却是半天没有动静。耐心等着,古镜这才微光一闪,答道:

  “曹公扶汉室,灭二袁,除吕布,征乌桓,功绩盖世。然时事已异,今不同昔。有江东周公瑾,必当辅佐其主得天下也。”说完,玄光散尽,再不作声了。

  曹公听了心下一坠,连惊带痛,半天回不过神来。

  ……又慢慢地回想起古镜说过的话,“周公瑾当辅佐其主得天下。”如此看来,若能派人说降周瑜,大业依然可成。想到这,曹公好像找到了一线希望。不过转念又想:乌林刚刚败给周瑜,如今竟然厚着脸皮劝人家来归顺,岂不留下千古笑柄?可如果不这么做,半生基业岂不付之东流……,

  想到周瑜,曹公心里滋味一言难尽。一时唾斥他侥幸,一时又敬他为平生惟一的对手。多年前当的洛阳,那曾是喝他满月酒、怀里抱过的婴儿。如今,却把自己一世经营付之一炬,素来抱负付飞烟灭……。曹公心里纠结抓挠,思想半天,还是密下扬州,亲自拜访了名辩士蒋干先生,请他劝说周瑜。

  不想蒋干无功而返,还反使得周瑜出尽风头,中原名士竟相传颂。曹公忿恨揪心,终于痛下决心:除一杀字,再无二法!

  于是曹公又改换容装,密下江陵,来到曹仁军中坐阵。不过他独处私室不见人,除自己和曹仁外,再无第三人知曹公来。他又给曹仁下了密令:交战之日,不求得胜,只求杀周瑜。曹仁便安排下心腹干将,领着数队悍猛武士、神射弩手,换上吴军衣甲,零散潜入吴中军,然后汇合,直插中军。

  周瑜领军十数年,虽不是能麾下士卒个个都认得,但也远远地觉察出些异样,于是命令军士们抵挡。但曹军派出的死士太多,又是吴军衣装,一时猝不及防,吴军折损惨重。周瑜手下有贴身武士七人:赵甲、钱乙、孙丙、李丁、周戊、吴己、郑庚,皆舍身护卫,战死疆场。

  曹军那边有位神箭手张三,能百步穿杨,此时正搭弓瞄准周瑜。他见周瑜部下个个效死用命,心头震撼惶恐,暗自思想:“是何人能得部下舍命守卫呢?”

  说起周瑜,谁人不是早有耳闻?后来赤壁一场火,更是曹军个个惊魂未定。如今,近得已经能看清面目了。可是,这三军司命的大将,竟如此年少貌美!真是神若飞霞,态如静玉,雄丽惊人。他己被困,不得已挥刃自卫了,可却亳无惧意,如全局在握。征尘拂到了脸上了,却更显得肌肤灿洁;敌血溅了一点在额角,反而愈加儒雅温文。战阵上如此神采威重,又如此气度闲定,真是世上仅有!

  “此真大英雄也!”张三心内叹道,他暗暗钦慕,甚至动了反戈投吴的意思。但一想到妻小还在中原,这才清醒过来。然而这瞬间心思一乱,箭竟然射偏了,未中前心,只中右肋。

  这时吴军大队人马赶到,救护周瑜退回营中。军医折腾半天,才连丝带肉地拔出箭。

  周瑜力己难撑,自知不能再战,就暂时压住怒火,传令休战,安排好军营防务,告诉程公和诸将自己“无大碍”。但众将看在眼里,知道周瑜伤势危重,个个心中忧恐。

  周瑜被扶到榻上休养,痛得难以入眠。渐渐天色暗了,寝帐中也静无一人。突然,有只手掀开榻幄,轻轻叫了声:“公瑾,”
  
  周瑜努力欠起身子一看,原来是赵甲,后面还有钱乙等六个人。可是这七个人明明为了保护自己战死了,周瑜现在想起来心中还伤感,可,这……,难道自己在做梦?

  赵甲又往前凑了步,在榻前坐下。“伯符!”周瑜失声叫了出来,他猛然坐了起,一手抓住对方的手腕,另一手忙从旁边案上抓来一盏油灯,四目相望,照着看了半天,眼各含泪,确信无疑,正是孙策。

  周瑜摇着那人手腕,不由大笑:“伯符,真的是你!”

  孙策颌首而笑,又示意另外六个人上前,各自现出真形,原来竟是韩信、英布、彭越、周亚夫、卫青、霍去病六位前代将魂。

  周瑜望着六人的神武风采,正在惊叹,却听孙策笑着说道:“你这家伙,赤壁一战,黄泉九霄无不惊动!我们地府里面,这几位前辈汉家名将都敬服你,愚兄更是羨慕你,常随你旌旗左右。这些天来,不知为何,看到你营帐之外有股黑气——这是活人是看不见的。我怕你有危难,便约了六位仁兄,变化成你的武士,在帐外保护。”

  这时韩信上前又说:“周都督韬略过人,我在地府己仰慕多年。所以安排我生前佩剑出土,献与吴主,吴主又赐都督,以表寸心。”

  周瑜还礼称谢,几位将魂都拦住他,不让他重伤劳动。周瑜亲眼见到几位前代名将,又和孙策重逢,心里高兴,伤都好了一半,他说:“诸公显灵,周瑜荣幸甚也。可瑜向来爱兵如子,我七个武士为我战死,我本当厚抚其家,教养子弟。诸公变成他们的模样,他们就入不了阵亡之册……”
  
  孙策赶忙按他躺下,轻声说:“喂喂,给点面子!看看你面前都是什么人?我请动他们不那么容易的……”

  韩信却上前说道:“我等七人回到阴界,一定保七人入烈士籍,周都督放心。”

  说完,六人又化成卫兵的模样,走出帐外戍守。

  孙策也要起身,周瑜又从榻上坐起拉住他:“伯符,这九年来我有多少话对你说!多少战略策论要和你商量!你我何不就像幼时在舒中,那样抵足而眠……”

  “不可!”孙策不由皱眉,肃然说道,“你正重伤,不可与我辈阴魂近处过久,恐伤了你元气,……,你安心休息吧。”说完,侧脸忍住伤心,轻轻拂开周瑜的手,转身出帐。

  再说曹公一直在江陵城中等消息,听曹仁亲自报上来,说周瑜只是受伤,不由捶案顿足。打发曹仁走了,他便又取出古镜。原来,此镜除了预知世事,还有别的法术,比如对烛一照,就能改变容貌,即便是生身父母也未必认得出。

  曹公向来光明磊落,从来未曾用方术巫法来干预军、政大事。可今日,他却只能出此下策,心里感到一种说不出的辱没……

  第二天一早,周瑜勉强支撑着起来。虽然军务暂由程公代理,但紧要军情还是一桩桩报进来。周瑜便处置着,不一会儿,就捂着伤处凭案歇息。

  一名亲兵过来给他擦汗,忽听有人来报:“有一老夫求见,说是受全乡之托,给周都督献上祖传绝世金甲。”

  “准他进大营,我出帐去迎见。”周瑜忍着疼痛说道。

  他便走在武士的前头,自掀帐帘,大步迈到帐外,深吸了一口清冷的晨气。然后看到士兵引来了一位皂衣老者,老者个头不高,须发斑白,牵着牛,牛背上驼着一个大包袱。

  老者一听士兵说“都督来了”,双眼不由一亮,似乎露出几丝如惊、如怒、如审视究竟的神色,但又转瞬即逝,脸上又全是山野村夫的客气恭敬。他打开包袱,一袭明甲沉甸甸地铿锵抖动,交给武士接过去。

  周瑜自然不知道这老者正是曹公,但他还觉到一些异样。他绕着老者走了一圈,两眼上上下下的打量,各种聪明、各种思忖、各种光采从他眼神里交替流过,让曹公不由紧张得心里乱跳。他又走到武士面前看那甲衣,只见它片片鱼鳞都是赤铁制成,镀又白银,又饰着金纹,腰间束带嵌有连串的碧玉。不仅光艳闪闪,而且有种异样的神采。

  周瑜淡淡一笑:“此物绝非家传。老先生到底何人?”

  曹公慌忙跪下,稽首道:“都督明察!这银明甲确实不是老夫家传的。是曹兵北退时,家奴从遗下的辎重里翻出来的。因此物太过艳丽,犬子、乡邻都爱不释手,有人忍不住穿上一试,就看到眼前隐约如有列阵,杀气腾腾。有术士说,要是大将军穿上,必能从敌阵里看到破绽,百战百胜。老夫自知此物藏于民间恐有不祥,特献予周都督,只求周都督得胜之后,不杀我全乡全族。”

  周瑜这才放下心,他扶起老人道:“老先生放心,瑜领军多年,从不扰民。”然后,他命武士带老者去偏帐中休息。其实周瑜早就观望着这甲衣上而有种戾气,又有种勾人的灵动之气。他想:“伯符已是阴魂,他一定更能看到这甲衣上的阴杀之气。他为人易认死理,有时横暴,说一不二。他肯定不会让我收下。可是,不试一试,又怎知这战甲是否真有破敌之神?况且一件战甲而已,如何害得了我?!”

  于是,他叫赵甲(孙策)进帐,说道:“兄长,如今你和六位前辈将魂都变化成我的武士,如果不去巡值,别人会生疑惑,你看……”

  “公瑾说的对,”赵甲(孙策)点点头,“多亏你提醒,我这就带六位仁兄去巡值。”

  赵甲(孙策)等七人走了,周瑜这才命人把老者领进帐,为他试穿甲衣。这甲衣淬过毒,施过法术,光彩迷人魂魄。周瑜右臂抬起时,牵动伤处,痛得钻心,虽然他面上故作平静,曹公却看得明白,不由心疼,连忙扶住他,待他站稳,又端来铜镜。

  周瑜顾镜而喜,心想:“伯符再如何多事,回来看到我穿上这战甲,定会赞不绝口,说不定还会和我争抢。”

  曹公道:“且待老夫为都督系上束带。”他从周瑜身前绕到身后,手里握住束带。他还从没想过,会和周瑜挨得这么近!周瑜修长而完美的身形,如今触碰可得。他不像曹公麾下那些大将们,生得筋肉蝤结,庞然大物,却有种少年人特有的天然强健:精壮的宽肩,清瘦的细腰,虽然带伤,肌理间仍旧是一种少年丰润,显出文士的和蔼气,曹公甚至闻到了他断竹一样清馥的体味……。这样的身体里,到底蕴藏着多少意气?多少雄烈呢?

  “如此百年不遇之英物!真要杀他吗?”曹公自问,可转念一想,他了解周瑜,周瑜对孙氏本来忠心不二。于是曹公一狠心,双用猛一用力,束紧腰带。一时间,片片战甲仿佛都紧箍在周瑜身上,周瑜完全不能喘息,顿时失去知觉。

  见周瑜逶迤倒地,曹公心中不由一痛,不过却也长舒了口气。这时帐外武士们听到重物倒地之声,纷纷奔了进了,抱起周瑜大呼小叫。曹公便趁乱悄然离去。

  再赵甲(孙策)等七人,看到周瑜寝帐上头有黑气,便匆匆赶回来。赵甲(孙策)看到周瑜身上穿着的战甲,便呼道:“这战甲乃施法术!”于是,和钱乙(韩信)六人一起,急忙帮周瑜宽衣解带。等褪下战甲,赵甲(孙策)便将它往火盆上一扔,只见“噗”地燃出一阵黑焰,那战甲化为乌有。

  周瑜被七人抬榻上,渐渐苏醒过来。他剑眉垂软,双眼微睁,觉得连从枕头上抬起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听赵甲(孙策)数落他“不该穿戴来历不明之物”,他却受了这邪毒,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哪里有什么甲衣?从来没听说过甲衣能伤人!”周瑜被训斥得心中大不快,他把头扭道一边,铁着脸说:“仲谋——呃,至尊从不像你那样啰嗦!”

  另外六位将魂都责怪孙策性急,不该烧了那甲衣,也好做个证物。

  周瑜突然发觉腋下湿漉漉的,用手一摸全是血,又把手伸出被子,放在眼前一看,说道:“原来是箭创迸裂。唉,只怪我自恃壮年,不肯安歇静养罢了。”

  赵甲(孙策)一旁边冷笑嘀咕:“就这么折腾,能不创迸吗?”不过看到周瑜手指上的血迹,却又急得三两步奔过去,带着风猛把被子一掀,看到周瑜雪白的葛越中衣被染红了一大片,心里难受得不行,立刻传令军医前来调治。

  曹公回到江陵,对曹仁说:“周瑜已死,明日可发兵袭吴营,必获全胜。”

  第二天,曹仁果然率领大军,马蹄尘烟,势不可挡而来。周瑜召程公、诸将来寝帐中议事,自谓欲亲领重兵迎敌。程公、诸将大惊,都说:“不可啊!不可呀!都督伤得这么重,劳累了将有性命之忧!”可周瑜神色刚断,决毅如铁,剑指江陵,斩袍发兵。

  他突然想起什么,回头看看持戟立在旁边的赵甲(孙策),赵甲(孙策)轻轻一点头,仿佛示意赞同。众人散去,赵甲(孙策)上前为周瑜系好盔甲,周瑜小声说:“我从军第一天,就是你这么帮我穿盔甲的。”赵甲(孙策)叹息一声:“你衣带宽了……,才一两天,这箭伤就把人消磨成这样。”

  于是周瑜出帐,案行各营。七位将魂有冥界律令约束,不可干涉人间的战事,不过,他们仍然各施法力,为周瑜助阵。

  一个说,“我来管都督的旌旗!”于是,本来微风的天气,却只有周瑜身后的旌旗坐纛滚滚飘翻,如怒气如天。

  一个说,“我来管都督的坐骑!”于是,那战马银鬃倒竖,两目圆睁,龇牙咧嘴,四蹄刨蹶,如猛虎下山。

  一个说,“我来管都督的盔甲!”于是,周瑜的兜鍪、战甲变在太阳下反射出光华灿炯,虽然他脸白依旧很苍白,这是将魂们也是无能无力的,但却更有一种超凡出世的英武姿容,令将士们又是激愤,又是心疼……。

  “我来管都督的战车!”“我来管都督的佩剑!”“我来管……”。自然,七将魂的这些法术都是非常微妙,将士们毫无觉察,但都不由地心内烈焰翻腾,于是三军叱咤,齐声请战……  

  曹公在江陵,听说吴军竟然反守为攻,此刻已逼临城下,他不由心中慌张,便匆匆去问那古镜:

  “镜兮,镜兮,鉴知古今。天下霸业,当属何人?”

  古镜说:“江陵城外,两军交锋。临阵挥师,有周公瑾者,当辅佐其主成霸业!”

  曹公大惊失色,几乎跌坐地上。于是曹军大败。曹仁对曹公说:“公请上马!速回许都!曹仁失职,当于江陵同死!”曹公抚其背,说道:“子孝,这不怪你。我怎知周瑜竟然活着呢……,也罢,你随我同回许都,休整士卒,再图大业!”

  (待续)
最后由 兔兔+兔兔 编辑于 周三 8月 07, 2013 7:00 pm,总共编辑了 2 次
兔兔+兔兔
 
帖子: 241
注册: 周一 1月 10, 2011 11:33 am

Re: 魔镜记(有雷)

帖子兔兔+兔兔 » 周二 8月 06, 2013 9:17 am

  不过,待回许昌之后,曹公又瞒着众将、众臣,改换容装,只携心腹,悄然来到荆州。他又将自己平日最心爱的七弦,用毒淬了,再施以巫术。虽然有些舍不得,但为了天下大业,一尾琴又算得了什么……

  再说周瑜进占江陵城,心里得意,伤好得也快。几日之后,觉得整天躺着实在心烦,非要起身随意走走,属下拦也拦不住,他竟然信步来到江陵城楼上。

  守城士卒们此时还沉渍在新胜之喜中,见到主帅,全都欢呼雀跃。周瑜凭女墙而立,见满眼大好河山……。这时,他忽然听到一阵琴声,好像从城外传来,悠远清长,似有似无。

  周瑜凝神细听,对左右亲兵说:“你们听,这琴声不俗,似有清廓天下之志,又有千军万马之气。”

  左右亲兵纷纷说:“我们又不是顾曲周郎,哪里听得出来,就觉得雅致好听罢了。”

  周瑜叹口气,他想命人把赵甲叫来同赏琴音,但又一想,“符伯素来对音律无甚兴好。况且,他现在终日管天管地的,他来了,又是什么“那边有黑气”呀,‘你箭伤未愈’呀之类,又要拉我回房中闷着,还是不叫他算了。”

  第二天一早,就又有武士来报,说有一玄衣老者求见,要献家传古琴给都督。

  周瑜想起昨天的琴声,自知其中有蹊跷。他料定伯符一定不许他见生人,于是,又借口巡值,把伯符等七位将魂支走了。他心中暗想:“这琴与这人,一定藏着诡异,关乎天下大业,怎能不冒险一见?况且,只有‘图穷匕见’之说,一琴又有何妨?”

  于是,武士引着改容之后的曹公,进得书房内。周瑜见那老者神清气朗,颇有些不俗。那琴也是古木清弦,有种不让号钟、绿绮的气蕴。周瑜摸成承山,看那琴身上的冰裂,随着光线角度的变化,隐现如同天书。

  曹公说道:“老夫愿先为都督试琴。”说罢,他跽坐下来,抚动清弦。周瑜背过身去,并不看曹公,听了两三句,便断言:“这琴确是老先生平素常用之物,已臻琴人合一之境。只是,家传之琴,先生为何能舍得?”

  曹公心中暗惊,暗赞,愣了一下,然后才点着头说道:“果然是顾曲周郎!稍一演琴,就知道是我平素常用之物。至于老夫为什么舍得?且听老夫弹一曲,都督便明白了!”

  等到一曲终了,周瑜笑道:“此曲有玄武之音,玄武乃北方,先生是劝周瑜挥师向北,平定中原。先生到底何人?你这曲中的阴阳摆阖,与那曹老瞒用兵布阵之法,到是有几分相通之处。”

  曹公惊得简直一个哆嗦:这般知音,世上岂有第二个?又岂忍杀之……。他努力掩饰着惊慌,做出神色自若的样子,答道:

  “周都督果然料事如神!其实说来,老夫年少时,曾与曹孟德同师学琴,我二人也原本也有几分投契。不想这么一点精妙之处,却让都督都出听出来了!这多年来,老夫虽隐居山野,却关注天下大事。我原以为我那老同窗是拯救天下之人,可他挟天子以令诸侯,已失天下之心!如今周都督抚定荆州,天下称颂,老无终得恍然大悟:惟有周都督一人,能匡正世事,还天下以清平!故将此琴、此曲献上,供都督闲暇时随意抚演,愿此琴、此曲助都督早日悟出破曹之策!”

  怎么从来没听说老瞒还有同窗?周瑜很好奇,也并不太相信。便回过身,又笑着问:“不过,先生这一曲,全无火炫之声,难道先生怕火?”原来,周公制琴时,设金、木、水、火、土、文、武七弦,如今已经很少人这么说了。

  曹公又是一惊,不由兴高采烈地赞道:“都督背着身看不见老夫,却能听出我从未触过火弦,令人不由不服啊!其实这曲还没完,都督听我再来弹……”说到这里,他才想起,今日前来可不是为了畅谈雅音的……。

  于是,曹公沉下心,如同给对方一个送别,一个祭奠,一个了结……,他伸出两指,轻轻地来回震动那火弦,最后当心一划,七弦一声。周瑜听着,仿佛又看见了赤壁那场大火……。

  “请都督试琴!”老者起身说道。

  周瑜早已感觉这琴散发着灵异之气,他很想从琴中悟中些特别的兵法战术。他却不知,那火弦有半根淬了毒,曹公刚才摸过的是无毒的一半。他坐下来,中指直接去弹那火弦,却顿时邪毒攻心,瞬时便毫无知觉了,整个人伏倒在琴上。

  帘外武士听着琴声有点怪,随后又嘎然而止了,只留有回声彻彻……。

  他们犹豫再三,这才进书房中,见状大叫:“都督箭创复发了!”而曹公早却趁乱悄然溜走了。因那古镜的法力,他竟如遁形一般,各处把守的武士们未曾注意到他……

  赵甲(孙策)等七人正在城中巡值察探,突然他们望见周瑜书房上头有黑气,便匆匆赶回来。七人见状,忙把周瑜抱起来,准备抬到榻上救治,却发现一根琴弦断了,缠在周瑜的中指上,搬动人时,拉着整个琴也拖在地上。

  “这琴有毒!”赵甲(孙策)大叫道,他把琴弦从周瑜手指上拽下,怒冲冲把琴在自己膝盖上一砸两断,扔到火盆上。那古桐木燃出一阵黑焰,便化为灰烬。

  周瑜被抬到榻上,渐渐苏醒过来。程公、诸将也闻讯带着军医前来探问,人人都说周瑜“箭创复发”,人人都为他调药、喂药、换绑带、换干净衣物……,人人劝他莫以国事为念,要安心静养。

  只有赵甲(孙策)在一旁嘀咕:“叫你不要见生人!叫你不要触碰不明之物!你就这么不长记性?!”

  周瑜受了邪毒,早记不得献琴之事。其余六个将魂都怪赵甲(孙策)性急,不该烧了琴,不然也好做个证物。周瑜又叫来几个贴身武士问询,武士说,确是有人献甲、献琴,其余则一概说不清。周瑜也不由心中暗疑……。

  曹公此时早已出城,一路上,他心中哀恸不忍,不时拭泪,不时慨叹。等他来到密室,便又问那古镜:

  “镜兮,镜兮,鉴知古今。天下霸业,能归何人?”

  古镜说:“坐镇江陵,阻断江流。北欺曹公,南挟刘牧。又得七将魂守护,此人周公瑾,必当辅佐其主成霸业!”
  
  曹公如当头一棒,半晌无语。突然他又想起了什么:“七将魂?那是何物?”

  ……古镜里,渐渐现出站成一排的七个人形。七人全都是身披重铠,腰悬宝剑,手握兵符。虽然幽幽远远地,看不真实,却觉得一阵寒光森森,杀气腾腾。古镜说:“孙讨逆携冥府六位名将,自是韩信、英布、彭越、周亚夫、卫青、霍去病,皆赏识周郎意趣,故来阳间。因有天条约束,不敢干预人间战事,只是化身成周瑜的武士,常守卫其身旁。”

  说完,则声影皆无……。

  曹公只觉得五脏六腑火辣辣的,自问领兵征战几十年,从来没见过什么“前代名将”在自己面前哪怕显个灵,可人家居然甘愿变化成周瑜的近身武士。还有那猘儿,死了便好好地在坟地里挺着,为何跑到人间生事?!

  “什么天条约束?什么不敢干预人间战事?”他两拳举过头顶擂动着,对天高喊:“孤不信!分明有六位名将帮尔出谋划策!此大不公!大不公!此非尔真本领!孤不羞走!孤不服!不服!”
  
  他扶柱立稳,喘息了很久,才渐渐平静下来。然后冥思苦索,便又生一计。

  (待续)
最后由 兔兔+兔兔 编辑于 周三 8月 07, 2013 7:12 pm,总共编辑了 2 次
兔兔+兔兔
 
帖子: 241
注册: 周一 1月 10, 2011 11:33 am

Re: 魔镜记(有雷)

帖子兔兔+兔兔 » 周二 8月 06, 2013 9:17 am

  一月后,周瑜箭伤几已大愈,抗得住阴气了。七将魂这才选个合宜之夜,都现出真形,俱与周瑜围坐一处,饮酒畅谈。虽然两隔阴阳,但几人却尽兴谈古论今,又争论时下的局势、战阵的演练,好不欢娱!

  “这甘兴霸到底是怎样的人?”孙策问道,“公瑾,你总是说他有几分像我。乌林一战,虽然我过去帮忙兴了几丝风,但也没特意留神他。后来听说他被困在夷陵,公瑾居然还亲自领兵去救?!这人我到是很想一见!”

  周瑜说:“既然如此,伯符明天何不随程公去夷陵?”

  原来,白天的时候,诸将一起商议大事。程公突然说道:不知道夷陵情形如何了?那锦帆贼舟船阵上确是一员猛将,不过那些日子把他一人扔在孤城,憋急了,别再出什么乱子?虽说夷陵总有书信来报,但还是亲眼见了放心。

  其实周瑜也早就想去夷陵看看了——上次去援救甘宁,因为时间紧迫,既没来得及畅谈,也没能仔细察看夷陵周边地势。于是他附合着程公,说自己正准备亲自赴夷陵察视。可程公却说:“周都督箭伤未愈,还是安心休养,就让老夫走一遭吧!”

  周瑜心里明白:兴霸平日与自己交厚处腻,而且这些时日来,除了上报军务,还总是给自己送来密信。这样一来,程公难免不快,他其实是怕自己去了包庇兴霸!他这明明就是要给兴霸挑刺去的!但碍于程公是老将,又不好多说什么……。

  想到这里,周瑜便对孙策说:“兴霸素来喜爱顶撞程公,怕程公责罚下去,他吃不消。兄长与他脾性必定相投,到时候,你多顺着撸他。”

  孙策说:“那好!就这么定了!”

  这几日江陵总是风静气和,他料想,只去一天,应该无妨。于是又把周瑜的酒杯抢过来,全喝光了,说:“你有箭伤,不可再饮了。”

  另六个将魂也齐声说:“我们也随你一起去!好不容易来人间一趟,也该到处游玩才是。”

  于是散席。第二天一早,七人又变化成赵甲诸人,随着程公上路了。

  曹公在城外隐居,每日必遣心腹到江陵打探。这天一早便有心腹将此事报来,曹公一皱眉∶“你说有七个周瑜身边的武士跟随?怎样的七个人?”

  心腹说:“也不知是何人,但城中见过他们,那七人总是自结一队,不与别的军士说笑。”

  曹公料定,那必是七将魂了。此机不可失!于是他带上早已施过方术、淬过毒药的兵书,直奔江陵而去……。

  听属下来报,说有一褐衣老者来献兵书,周瑜心里便一动。“是何兵书?”他问。武士答道:“说是四百年前韩信亲书《汉中别策》。”

  周瑜心想:“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兵书,但此人一定是针对我取蜀之意而来!我与兴霸密信来往,商议取蜀大计,若不是走漏了消息,就是有高人暗料而知……。铠甲、古琴可以不受,兵书岂能不受?”

  他传令将老者带到屋檐下等候,自己在窗前隔着竹帘观看,又叫来一名亲兵,问道:“这可是那献甲、献琴之人。”亲兵摇头说道:“先前来的那两个,都不是他。”

  周瑜点点头,心想:“如今韩将军在我营中,这兵书真是真假,亲自一问便知。”于是命令,“快叫韩将……,呃,钱乙过来!”

  亲兵说:“钱乙随赵甲大兄七人一起去夷陵了。”

  周瑜不免有点懊悔。“不过先接下,等韩将军来了再问问,又能如何?”他这么想,便出得门来,两个武士簇着,来到老者面前。

  曹公看到周瑜,不由一惊:过了这么多天,周瑜箭伤理应复原,可他面色怎么比上次见到时还要清瘦呢?他不由地说道:“老夫稍通些医道,周都督近日来定是劳神了!”

  对聪明人自然无需掩饰,周瑜道:“确如老先生所说,天下扰攘,疆场未静,如何不忧心?”

  曹公暗嗟于心:“这年纪轻轻的怎么不知道珍惜自己身子呢……”他几乎脱口而出:“领军之人如何不惜命?当常服四物汤以养元……”突然一惊,自问,今日是干什么来了?

  于是正色说道:“老夫所料,周都督怕是为蜀地劳神吧?”说完,曹公看了周瑜一眼——周瑜神色不动,傲篾昂首,眼角垂下冷峻光色,由侧逼视着他。

  曹公便更知道自己所料不虚,于是长揖说道:“周都督该听得出,老夫是巴中口音,老夫不过想学袭肃,为乡民择一明主,还请都督明查!且听老夫说来:这世人只知,韩信曾献《汉中策》于高祖,即由巴蜀出潼关以得天下。可世人不知,韩信日后心生不臣,闲做《汉中另策》,反其道而为,说得是何以入蜀。此书却终生并不示人,后来秩失民间,为我家先祖所得,恐奸人看了遗害天下,便沉封多年。老夫愚鲁,亦难辩真伪,还请周都督慧眼辨识……”

  说到这里,见周瑜两眼精光,怒视着他,他全身一寒,都不敢说下去了。“无稽之谈,”周瑜淡淡冷笑了下,“你到底是何人?”

  有位亲兵把周瑜拉到一边:“赵甲大兄交待过,若是再有献甲、献琴的一律抓起来。这老儿虽说是献兵书,不如也抓起来算了。”

  周瑜不由笑了:“你说要抓,就全依你好了。不过就不必绑,我从不惊吓老弱。七旬老儿孤身赴军营,抓与不抓有何两样?把他领到房中,由我一人亲来审问。”

  待把曹公领进周瑜书房,两个武士不肯出去:“赵甲大兄吩咐过,要随时守在都督身边!”

  “机密事你们干涉不得,”周瑜说,“有我替你们看着此人,赵甲还不放心吗?”

  那两个武士想:“那老儿老得都佝偻了,我们守在门外耳朵灵光些不就成了?前两次出事,分明是因为都督身子太虚弱,哪来的什么方术啊?赵甲也太多心了。”于是他们便放宽心,领命出去了。

  进到书房,曹公双手奉献书策。见周瑜并不接,他便将竹简置于案上,解开上面的系带,将它展平。

  周瑜走上前,坐下便观看起来。见这简书并不长,从第一策到第九策,言简意赅,虽是就四百年前形势而发议论,却也读之受益。周瑜一目十行,片刻就将这九策全都记在心中……。

  这“兵书”其实是曹公所书——自从他发现周瑜听几句琴便能发觉他的味道,便苦心书写,修改一个月,几乎做到了天衣无缝。不仅如此,那简书还淬了毒药,此毒无色无味,周瑜并不觉察,只是渐渐地,觉得有些眩晕无力……。

  周瑜却还当自己受箭创之后身子大不如前了,自思“人生苦短,旦夕难料,怎可不惜时奋起?早日清廓九州……”昏昏沉沉地又看到,最后第十策还是卷在一起,便用手轻轻将它展开。

  那第十策的牍片正是施过巫法的,周瑜展开那一刹那,曹公悬着的心便放下了。也正是那一剎那,整个简书迸散成无数碎竹片,片片都像水蛭似地往周瑜身体里钻。但只有一片,黏在他右肋,穿破衣袍,钻进那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中,那邪毒瞬时攻心,周瑜随即倒于地上,气绝身亡。接着,所有碎竹片都散落地上……

  曹公俯身看着周瑜——他脸上再无往日谈笑,几乎是威严的……。曹公说∶“你要恨我,就地府里再战吧!此天下,岂容幼生小子胡来?惟孤一人可还世间清平!”说完,他破窗而走。

  回到城外密室,曹公径先取出古镜问道:

  “镜兮,镜兮,鉴知古今。天下霸业,将归何人?”

  古镜且做人声说道:“周瑜已死。天下霸业,将归曹公。”

  曹公终得释怀,却并无欣喜起来,心里种种滋味,一时难以理清……。

  再说赵甲(孙策)七人行在楼船上,突然望见江陵上头有不详之气、浓霾滚滚,个个大叫“周都督有难,船速掉头!”程公听了,只道是无理取闹。七人急得跺脚,顾不了许多,索性做法空遁。程公与船上诸人皆大惊色,连呼“有鬼!”

  七人赶回江陵,却只见一地竹简残片,只听亲兵跪地请罪……。七人又上上下下察验了周瑜的身体,却找不到任何异物。七人先以清水,后以烈酒为其洗面,又为其绾理了头发,却仍是毫无一用……

  此时程公也暗思事恐不妙,便率船而归。见周瑜己死,便哀哭大恸,下令三军素服举哀。于是吴营处处白幡,处处哭声。赵甲(孙策)更是抱住周瑜泣泪不起。突出钱乙(韩信)拦住他说:“讨逆且住!周都督若是身死,他的神魂该到我们这边来。我看了半天,却一直未见他魂魄出窍……”

  赵甲(孙策)这才一惊,駦然站起,任周瑜跌在枕上。郑庚(霍去病)上前说:“六位仁兄,我们七人里面我死时最年少,就让小弟亲自去冥府一趟,看看那里有没有公瑾的神魂。”说完就飘然而去。

  不一会儿他就回来了,他对另六位将魂说:“公瑾确实不在地府。再有,判官告诉我,三次陷害公瑾的,都是曹孟德!只是……,我等七人告假已期满,地府催我们回去。”

  “果然是老贼!”赵甲(孙策)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又道,“老贼还会来害人,我不回去,我要守护公瑾。”

  “那我们也不回去了!帮人帮到底!”“在人间呆坐着也比地府暗无天日强!我们也不回去了!”其余六人说道。

  于是七人施展法术,尽以粹白美玉,制成玉棺一副,正好孙车骑上表周瑜为偏将军、南郡太守的文书已经到了,就又以金字刻上“汉偏将军南郡太守周瑜”几个字。七人将周瑜安放棺中,又将玉棺置于周瑜往日操演三军之望台上,四周设有帐幕围屏。七人在棺旁席地而坐,昼夜不离,亦不许别人近前。

  程公、诸将知七人恐非人类,不敢违逆,一面书信报与孙将军,一面俱在望台下列队相守,人人啜泣。吴军将士并江陵百姓,皆视此处为灵堂,吊唁者络绎不绝。就连刘豫州也从油口过江,来灵前酹酒哀哭。甘兴霸也弃夷陵而来,扶棺恸哭欲绝。吕子明本来受命掠南阳,也弃战南归,尽臣属之节……

  又数日,孙车骑赶到江陵。远远望见孙车骑随者甚众,仪帐雍容,赵甲(孙策)“哼”了一声:“小子到是谱大!”

  孙车骑下马来到灵前,面色肃毅,不怒自威,程公、诸将皆持臣节,赵甲(孙策)见了又暗自颌首欣悦:“仲谋江东所托,我无忧也!”

  程公见孙车骑面色隐青,似一路强忍哀痛,便说:“请至尊先到行辕歇息片刻,再……”

  “不,我要先看公瑾。”孙车骑目不旁视地说道,他径直登上望台,来到棺前,扶着玉棺坐于地上,倾身探向棺内:

  那绝白美玉的棺盖半掩半开,露着周瑜颈项往上。只见他合目不动,被玉色玉光映衬得姿颜无瑕。孙车骑又用手轻轻摸了摸他,却和玉棺一样冷……。

  “孤欲将公瑾带回京口!”孙车骑说这话时并不看着谁,自然地颐指气使。

  “不可!”赵甲(孙策)起身绕到棺前,挡住孙车骑,怒声道,“公瑾不幸,遭大难而死,我必当日夜守卫在旁,无人可以带走他!”

  孙车骑这才扭过头看了看他,又看看钱乙六人,便施大揖说道:“七位壮士护帅辛苦,尽忠尽职,孤愿酬千金,只求七位壮士将公瑾交给孤,孤要带他回京口!”

  “酬千金?”赵甲(孙策)悲愤得摇摇头,“千金就能换回公瑾?你珍惜过公瑾吗?他亲冒矢石,开疆守土,你却在后方嬉虎游猎,放任作乐,你有何面目站在公瑾的灵柩前?!”

  孙车骑闻言大惊,不过他还是忍住了怒气和不服,他并不争辩,只伏地流汗,埋头说道:“孤无能,日后必当以勤补拙。还请七壮士把公瑾交给孤,孤无公瑾在旁,更不知如何应付时局危难!”

  可任他不住得求,赵甲(孙策)都不为所动,他坐在棺前不开口,却泪光微闪,似有千言万语……。孙车骑无计可施,只好来回踱步,不时哀叹……。

  突然孙讨逆现出真身,一时三军哗然。程公、诸将还有些认识孙策的老兵都叩首下拜。

  “哥,是你,”孙车骑喜道,“刚才见你给公瑾理衣襟,那眼神,我看着就像你。你,你还责怪我呢?你装神弄鬼半天,却也没把公瑾保护好……”说道这里,孙车骑忍了多日的眼泪倏然流下,他一头埋进孙讨逆肩膀,狠狠给了他几拳,接着又偎着他放声痛哭。

  孙讨逆先以衣袖为他拭泪,然后推开他坐正,说道:“如今,公瑾已经,已经不能再为你征战四方了。你还要……?若把他给你,我岂能放心得下?我当日夜守护他,此志不可改!”

  孙车骑求切地说:“哥!你就把公瑾给我吧!这江东八郡,如巨石压肩,若无公瑾,我如何担当?!”

  他痛哭稽首地求了很久,把另六位将魂都感动了,六人纷纷劝道:“孙车骑一片赤诚之心,伯符,你就依了他吧!”“是啊,你就把公瑾交给他吧!我们久不归地府毕竟不合适啊!”

  孙讨逆无奈,只得点点头,起身正色说道:“仲谋,我去了。你不可辜负父亲与我一世征战之盛名!”他又对程公并三军将士施揖说道:“八郡百姓,全托诸位了!”然后,另六位将魂也现出真形,供孙车骑、程公并三将士嗟呀叩拜,七人就一同飘然而去。

  孙车骑便令人将玉棺抬到他那飞云大船上,满张白帆,赶回京口。还未启碇,突然见甘兴霸匆匆忙忙、还奔带跳地上船,跪在他面前,迟疑两下,壮着胆子说:“至尊,我,我也愿意守卫公瑾……,呃周都督,至尊还是不要带走他吧!”

  “什么?你?……,为何……”孙车骑正惊骇间,又见三军将士在码头前纷纷跪下,都说:“请至尊把周都督留下来吧!”这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齐,似战鼓雷霆……。

  “是啊,至尊,”那甘兴霸说,“至尊看见了吧?所谓上将之元,三军不可无周瑜也!”

  孙车骑跪地留涕道:“诸公,孤自来到江陵的那一天,就发誓与公瑾永不分离。诸公要这么说,孤就呆在江陵不走了!”

  幸得程公上前,劝退那甘兴霸,又派骑兵驱散三军,这才得以行船。程公还特意叮嘱那内侍官:“至尊神思恍惚了,你等要悉心照料,断不可出差错。”

  孙车骑就令人将玉棺安放在船舱内,他便扶棺席地而坐,一时对着周瑜说说笑笑,一时又用右臂撑在棺上,托着头呆望窗外。左右见了,连连摇头,却怎么也劝不走他。于是左右说:“至尊,该用膳了。”孙车骑道:“把饭食摆在这里便可。”

  左右无奈,只得在此置案,肴馔摆上。孙车骑又说:“为何没有酒?!”左右只好又进上酒。孙车骑便案前坐定,只斟自饮,不时举爵道:“公瑾,饮了此杯!庆贺你乌林一役天下震动!庆贺你替孤抚定荆州!”

  食毕,左右撤走食案。他又倚棺坐卧,不时谈笑。忽然一个大浪,飞云大船猛然巅簸了一下,那玉棺都被震得起而又落。孙车骑将玉棺扶好,又看看周瑜,为他理理衣襟,就在这时他发现,周瑜的白苎衣上,右肋处新添了一处针尖大的血迹,却是鲜红的。他又解衣一看,周瑜的伤口里面好象有什么东西似的。于是他高呼左右:“公瑾没死!公瑾没死!他这伤处还在流血!”

  内侍官领着众人全都奔了进来,却无人肯听他叫喊,内侍官悲道:“至尊神思恍惚了!”他一个眼色,左右立刻架起孙车骑,将他扶回寝舱。又有人将早已煎好的安神之药端来,灌他服下,为他更衣,扶他登榻,他这才勉强躺下,沉沉睡去……。

  内侍官又看见周瑜的衣襟已经被解开,连连摇头:“此大不敬也!大不敬也!”他又唤来守在外面的几个军人,都是原先周瑜麾下战士,护灵回吴的,令他们为周瑜穿衣系带,再把棺盖盖严。可那冰脑水精般的绝白美玉,依旧隐隐透见那完美标致的轮廓身形。内侍官又命人取织锦盖住玉棺,这才做罢……。

  回京口之后,孙车骑命人将玉棺安放在他书房旁边的小室内,每每处理公事觉得疲累了,就独自来到小室,依旧是席地扶棺而坐,望着周瑜,且笑且谈。之后便精神振奋,再去与诸将、宾客商谈机要。日复一日,玉棺内周瑜容颜不改,见者无不惊恐诧异,只有孙车骑安处如常。

  转眼间,就到了建安十五年。

  那日元旦,孙车骑大宴群臣。想到公瑾已不再言议英发,不再献策建计,不再三爵辩曲……,他心内痛楚,无人可说,就不由多喝了几杯。众人扶他回房中睡下,醒来已是第二天天明。孙车骑觉得百无聊赖,又独自来到小室,在那粹白美玉的棺前坐下。

  “公瑾啊!”他说道,“你可知合肥不静,须濡不安?你可知曹贼一天都没有断了再下江东的念头?你可知刘翁日日都在借地威胁啊?公瑾啊,你若再不肯醒来,孤一人实无力抵挡江北。孤只得与把荆州送给刘豫州,让他替孤与曹贼决战了。”

  周瑜自是不言不动。

  孙车骑又道:“公瑾啊!当日你我把酒月下,多少次说到,大丈夫志在天下,当为汉家去残除秽!可事业未竟,你却撇下孤一个人!公瑾,你若再不醒来,孤就,孤就迎降那曹操老贼了!你别不信,孤说到做到!”

  周瑜仍是不言不动。

  孙车骑急了,便用力晃动周瑜的双肩,任他的头碰磕在玉枕上。“当年母亲令我事公瑾为兄,我哪一次不是对你言听计从的啊?可你这兄长当得太不仗义了!你就抛下小弟一人不管吗?!”孙车骑哭着说。

  哭了一会儿,他突然发现,周瑜那雪白的苎衣上,右肋处似乎又新添了一个针尖大的血迹。他一惊,猛得解开周瑜的衣襟,细看了半天,觉得周瑜箭伤里面确实有异物。他先是用手去抠,却没有抠出来。又想用匕首去挑,转念想,这不弄疼了公瑾?

  心急如焚,更无他法,孙车骑猛得把周瑜抱起来,便用嘴吸吮那伤处。果然,他觉得有什么东西被他吸出来了——嘴里一麻,他急忙吐出来,却见一个碎竹片。孙车骑顿时明白,原来是此物害了公瑾。不过因为口唇受了邪毒,他的一部胡须从此变成了紫色。

  那毒物一取出,周瑜随即又活了过来,只是小睡片刻似的,从棺中坐起,便复原如初了。孙车骑自是大喜过望,抚其背曰:“孤复得公瑾,谐也!”

  从此二人手足之恩坚如磐石,绝无瑕隙。于是君臣齐心,一统天下……。
最后由 兔兔+兔兔 编辑于 周一 8月 19, 2013 12:00 pm,总共编辑了 3 次
兔兔+兔兔
 
帖子: 241
注册: 周一 1月 10, 2011 11:33 am

Re: 魔镜记(有雷)

帖子春风似旧 » 周二 8月 06, 2013 10:05 am

噗哈哈哈~~~曹老大这镜子照的……这文好开心,故人相见枯骨还阳,还那么热血沸腾壮怀激烈一点阴霾都没有~~果然人世求不得的东西,只能在小说里寻觅啊~~
求快推二楼三楼!!!
还有草果然和小霍在一起,甚合吾意,野猪就一边儿拱玉米吧 :D
春风似旧
 
帖子: 7
注册: 周六 11月 19, 2011 10:18 pm

Re: 魔镜记(有雷)

帖子小小 » 周二 8月 06, 2013 11:53 am

曹老大这后妈当的真不容易,下手了还要舍不得 :mrgreen:
小小
 
帖子: 350
注册: 周六 1月 01, 2011 2:36 am

Re: 魔镜记(有雷)

帖子坐隐忘忧 » 周二 8月 06, 2013 1:02 pm

:lol: 老大终于又出山啦,搬个凳子等下文~
坐隐忘忧
 
帖子: 23
注册: 周六 1月 01, 2011 7:54 pm

Re: 魔镜记(有雷)

帖子兔兔+兔兔 » 周三 8月 07, 2013 7:18 pm

二楼已续。
俺一直以为小周如果不是死得早,他是有能力一统天下的,……,于是借某童话,痴人说梦一下,对不起曹大了,让他暂时当当后妈 :mrgreen: 。仅当是雷人发汗防暑降温。
兔兔+兔兔
 
帖子: 241
注册: 周一 1月 10, 2011 11:33 am

Re: 魔镜记(有雷)

帖子坐隐忘忧 » 周三 8月 07, 2013 9:42 pm

小周真是胆大妄为呀,又着了老曹的道~
期待下文~ :D
坐隐忘忧
 
帖子: 23
注册: 周六 1月 01, 2011 7:54 pm

Re: 魔镜记(有雷)

帖子小小 » 周四 8月 08, 2013 12:23 pm

曹老大也是胆大妄为啊,不过小周胆子更大= =下一章后妈就要得手了,不知道七名将会怎么样
小小
 
帖子: 350
注册: 周六 1月 01, 2011 2:36 am

Re: 魔镜记(有雷)

帖子春风似旧 » 周五 8月 09, 2013 3:48 pm

原来第二个陷阱是琴啊~~“孤不羞走”的曹老大下次要用什么呢?
话说现在王子已经客串第一个小矮人了……当然这不是问题,但他要怎么让公主醒过来啊 :D
春风似旧
 
帖子: 7
注册: 周六 11月 19, 2011 10:18 pm

Re: 魔镜记(有雷)

帖子兔兔+兔兔 » 周一 8月 19, 2013 11:37 am

填满了。庸俗格式:“从此他们幸福地%^&——)*(^……”
兔兔+兔兔
 
帖子: 241
注册: 周一 1月 10, 2011 11:33 am

Re: 魔镜记(有雷)

帖子坐隐忘忧 » 周一 8月 19, 2013 6:40 pm

老大辛苦了,献花
:) 原来是先苦后甜啊。只不知廓清天下之后,瑜哥是成为一代贤臣,还是归隐山林了
坐隐忘忧
 
帖子: 23
注册: 周六 1月 01, 2011 7:54 pm

Re: 魔镜记(有雷)

帖子春风似旧 » 周四 8月 22, 2013 9:44 am

他的一部胡须从此变成了紫色……哈哈哈
求番外解释眼睛为什么是绿的!!!
春风似旧
 
帖子: 7
注册: 周六 11月 19, 2011 10:18 pm

Re: 魔镜记(有雷)

帖子兔兔+兔兔 » 周五 8月 23, 2013 9:27 am

话说很久以后,瑜见到策哥,策哥问:“你的儿女怎么都配给阿权的儿女啦?我还老在六将魂面前吹嘘咱俩讲义气呢!不行!这让我多没面子啊!你得再多生几个孩子配我的孩子!”瑜说:“不行啦,来不及了,我就是再多生几个,也只能配你孙子了,这不辈份错了吗?你想占我便宜啊!?”策哥气坏了:“都怪仲谋那小子!”于是到孙权那里,打了他眼睛一拳,就把眼睛打绿了……
兔兔+兔兔
 
帖子: 241
注册: 周一 1月 10, 2011 11:33 am

Re: 魔镜记(有雷)

帖子春风似旧 » 周三 8月 28, 2013 10:49 am

噗……好吧,生人打到会变红,鬼魂打到直接绿了 :mrgreen:
春风似旧
 
帖子: 7
注册: 周六 11月 19, 2011 10:18 pm


回到 文区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