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方舆纪要      清 顾祖禹


【史略】初,权父坚以讨贼功,封乌程侯。乌程,今浙江湖州府附郭县。兄策乃略定江东地。孙策时,略有会稽、吴郡、丹阳、豫章、庐江诸郡。及权嗣位,周瑜等破曹操于赤壁赤壁,在今武昌府城东南九十里,进取江陵,西至夷陵。瑜因说权曰:今操新败,忧在腹心,未能与将军连兵相事也。乞与奋威俱进取蜀时孙坚弟子瑜为奋威将军,并张鲁。因留奋威固守其地,与马超结援瑜意欲兼汉中以动关中,连陇右以规三辅。瑜还与将军据襄阳以蹙操,北方可图也。瑜志未逮而卒。后吴屡伐魏,皆无功。

 

【按】江南以江淮为险,而守江莫如守淮,昔人论之详矣。宋吴氏师道曰:吴据荆、扬,尽长江所极而有之,而寿阳、合肥、蕲春,皆为魏境。吴不敢涉淮以取魏,而魏不敢绝江以取吴。盖其轻重强弱,足以相攻拒也。故魏人攻濡须,吴必倾国以争之;吴人攻合肥,魏必力战以拒之。终吴之世,曾不得淮南尺寸地,故卒无以抗魏。及魏已下蜀,经略上流,屯寿春,出广陵,则吴以亡矣。唐氏庚曰:自古天下裂为南地,其得失皆在淮南。……孙仲谋以江守江,杨行密以淮守淮,晋人以淮守江。胡氏安国曰:守江者必先守淮,自淮而东,以楚、泗、广陵为之表,则京口、秣陵得以遮蔽;自淮而西,以寿阳、历阳为之表,则建康、姑孰得以遮蔽。长江以限南北,而长淮又所以蔽长江也。又曰:淮之东,根本在广陵,而山阳、盱眙为门户;淮之西,重镇在合肥,而钟离、寿春为捍蔽。自古未有欲守长江,而不保淮甸者。淮甸者国之唇,江南者国之齿。叶氏曰:自古保江,必先固淮。曹操不能越濡须,苻坚不能出涡口,魏太武不能窥瓜步,周世宗不能有寿春,以我先得淮也。王氏希先曰:三国鼎立、南北瓜分之际,两淮间常为天下战场。孙仲谋立坞濡须,曹操先计后战,不能争也。谢幼度师于淝上,苻坚拥众山立,不能抗也。沈璞守一盱眙,佛狸倾国南向,往复再攻,其城不能下也。张氏虞卿曰:前世南北战争之际,魏军尝至瓜步矣,石季龙掠骑尝至历阳矣,石勒寇豫州,至江而还。此皆限于江,而不得骋者也。周瑜谓舍鞍马,事舟楫,非彼所长。赤壁之役,果有成功。至于羊祜之言,则以南人所长,惟在水战,一入其境,则长江非复所用。有如瑜者为用,则祜之言,谓之不然可也;无如瑜者为用,则祜之言,不可不察也。

 

○周郎桥,在府东八十里。相传周瑜从孙策破秣陵,下湖熟,此其所经云。

 

大江县
○悬纛桥,在县西十五里,相传周瑜驻军处。又西五里,曰周郎桥。又沈公桥,在县南二十五里,相传以沈庆之名。

 

   蒜山府西三里江岸上。山多泽蒜,因名。或云吴周瑜与诸葛武侯谋拒曹操于此,因曰算山。

 

○周瑜城,在县西十八里。《志》云:瑜从孙权举义兵讨董卓,徙家于舒,因筑此城,今为净梵寺。又亚夫城,在县东南十五里,相传周亚夫尝领兵至此。又东南二十里曰茆城,相传曹操尝屯其地,因筑此城。

 

周何山,在县东一里。《志》云:周瑜及何无忌皆曾驻军于此,因名。

 

○芜湖城县东三十里,古鸠兹也。《左传》襄三年,楚子重伐吴,克鸠兹。汉置芜湖县于此,一名祝松,亦曰祝兹。吕后时,封徐厉为祝兹侯,或以为松兹也。后汉仍置芜湖县。后汉建安初,孙策破刘繇,太史慈遁芜湖山中,自称丹阳太守。十五年,孙权迎周瑜之丧于芜湖。皆此城也。后又使陆逊屯于此,先主尝谓权曰:江东形势,先有建业,次有芜湖。是矣。吴黄武初,徙县于今治。

 

若夫襄阳者,西晋用之,则以亡吴;蒙古用之,则以亡宋。次则西魏用之,亦以亡梁。苻坚之陷襄阳也,不知襄阳之可以覆晋也。西魏之擅襄阳也,不知亡梁之资即覆陈之本也。间尝谓南国之周瑜,有用襄阳之志,而无其年;关壮缪有用襄阳之势,而无其智;庾翼有用襄阳之识,而无其力;桓温有用襄阳之力,而无其诚;南宋诸君子有用襄阳之言,而无其事。于岳武穆,可谓闻其语矣,见其人矣,而又废于谗贼。然则千百年来,北人以襄阳并东南者有之矣,南人未有以襄阳而清关、洛者也。要以襄阳为天下之要膂,则自若矣。

 

其重险,则有夏口、
  夏口,在今武昌府城西,今府城,即古夏口城也。

未几,曹操败先主于当阳。先主渡沔,与刘琦等俱到夏口。操自江陵将顺江东下。周瑜言于孙权,请得精兵数万屯夏口,是也。

 

赤壁山城东南九十里。一作赤圻,亦曰赤矶。俗以为周瑜破曹操处,误也。详见嘉鱼县。又惊矶山,在城东南九十二里。其西南俯临大江,下有石矶,波涛迅激,商旅惊骇,因名。

 

赤壁山县西七十里。《元和志》:山在蒲圻县西一百二十里。时未置嘉鱼也。其北岸相对者为乌林,即周瑜焚曹操船处。《武昌志》:操自江陵追备,至巴丘,遂至赤壁,遇周瑜兵,大败,取华容道归。《图经》云:赤壁,在嘉鱼县。苏轼指黄州赤鼻山为赤壁,误矣。时刘备据樊口,进兵逆操,遇于赤壁,则赤壁当在樊口之上。又赤壁初战,操军不利,引次江北,则赤壁当在江南也。操诗曰:西望夏口,东望武昌。此地是矣。今江汉间言赤壁者有五,汉阳、汉川、黄州、嘉鱼、江夏也。当以嘉鱼之赤壁为据。

 

《志》云:县西南六十里。又有赤壁,相传周瑜战处。误也。

 

散花洲在西塞山侧,临江。相传周瑜战胜于赤壁,吴王散花劳军,亦名散花滩。又县东三十里有新生洲,以宋绍兴十九年,始有此洲也。

 

百人山,在府西南七十里,相传周瑜与黄盖诈曹公,大军所起处也。南滨江,有百人矶,今置巡司于此。又大军山,在府西南六十里。府西南四十五里又有小军山,昔吴魏相持,陈兵于大小两山之间,故山以大小军名。

 

 ○赤鼻山在府城西北汉川门外,屹立江滨。土石皆带赤色,下有赤鼻矶,今亦名赤壁山。苏轼以为周瑜败曹公处,非也。向有赤壁矶巡司,今革。

 

大江县南六十五里,过江即江西九江府城也。又有散花洲,亦在县南六十里江北岸,相传周瑜犒士处也。

 

  府囊山带江,处百粤、巴蜀、荆襄之会,全楚之要膂也。三国初,曹公下荆州,以舟师追先主至巴丘,既而败还。先主与周瑜俱自巴丘追蹑之。后鲁肃戍守于此,以为重镇《水经注》:巴陵,吴之巴丘邸阁也。

 

巴丘山在府城西南。后汉建安十五年,吴周瑜卒于巴丘。既而孙权使鲁肃以万人屯巴丘。蜀汉建兴三年,吴主闻武侯卒,增巴丘守万人。汉人闻之,亦增永安之守。宗预使吴,所谓东益巴丘之戍,西增白帝之守者也。

 

江陵县 附郭。本楚之郢都。汉曰江陵,为临江国治,寻为南郡治。后汉因之。章帝元和初,幸江陵,是也。自晋以后,皆为州郡治。今编户一百二十五里。
  江陵城 今府治。春秋楚之渚宫地。文十年,于西沿汉溯江,将入郢,王在渚宫下见之。郦道元曰:今江陵城楚船官地,即春秋之渚宫。秦时改郢置江陵县于此,为南郡治。项羽封共敖为临江王,治江陵,汉亦为南郡治。建安十三年,曹操取荆州,自当阳进军江陵。既而败于赤壁,引军北还,留曹仁等守江陵。明年,仁等屡为周瑜所败,委城走。权以瑜领南郡太守,屯江陵。明年,瑜卒。孙权始以荆州假刘备。二十四年,关羽攻曹仁于樊,吴将吕蒙袭取江陵。晋咸宁五年,分道伐吴,遣杜预出江陵。明年,预克江陵,沅、湘、交、广皆来降。

 

大江 府西南七里。自四川夔州府巫山县流入府界,经巴东归州夷陵、宜都、枝江县境,东南经府城南七里,又东经公安、石首而入岳州府界。后汉建安十三年,曹操进兵江陵,吴张昭曰:我所以拒操者,长江也,今操得荆州,水陆俱下,长江之险已与我共。盖以江陵居江南之上游也。

 

公安县 府东南七十里。西至松滋县一百五十里,南至澧州安乡县二百里。汉武陵郡孱陵县地。建安十四年,孙权表刘备领荆州牧,分南郡之南岸地以给备。备营油口,改名公安。《荆州记》:时备为左将军,人称为左公,故曰公安。

 

油河县 西北三里。源自施州,流经松滋县界,至县西南,又东北合于大江,为油口。孙权使周瑜败曹仁兵入江陵,因领南郡太守,而表刘备为荆州牧。瑜分备南岸地,立营油口,领零陵、桂阳、武陵、长沙四郡,是也。江左置南蛮校尉于江陵。

 

○夷陵废县 今州治。故楚西陵邑也。《楚世家》:顷襄王二十年,秦白起拔我西陵。二十一年,白起拔郢,烧先王墓夷陵是也。秦置夷陵县,汉因之,为南郡都尉治。应劭曰:夷山在西北,故曰夷陵。更始二年,汝南田戎攻陷夷陵,自称扫地大将军。后汉仍为夷陵县。建安十四年,曹操置临江郡于此。及周瑜等追操至南郡,甘宁请径取夷陵,往即得其城。曹仁遣兵围宁,急,周瑜等驰救,大破仁兵于夷陵。吴黄武元年,改夷陵为西陵。晋太康初,复曰夷陵。

 

  府跨连荆、豫,控扼南北,三国以来,尝为天下重地。曹公赤壁之败,既失江陵,而襄阳置戍,屹为藩捍。关壮缪在荆州,尝力争之,攻没于禁等七军,兵势甚盛。徐晃赴救,襄阳不下,曹公劳晃曰:全襄阳,子之力也。盖襄阳失,则沔汉以北危。当操之失南郡而归也,周瑜说权曰:据襄阳以蹙操,北方可图。及壮缪围襄樊,操惮其锋,议迁都以避之矣。吴人惧蜀之逼,遽起而议。其后,魏终得以固襄阳,而吴之势遂屈于魏。自后诸葛瑾、陆逊之师屡向襄阳,而终无尺寸之利,盖势有所不得逞也。至于魏人之保襄阳,亦如手足之救头目。然方吴人之攻曹仁也,司马懿曰:襄阳,水陆之冲,御寇要地,不可失也。魏明帝亦言:地有所必争矣。晋人因之,而襄阳遂为灭吴之本。羊祜镇襄阳,进据险要,开建五城,收膏腴之利,夺吴人之资

 

府控驭虔、吉,密迩南昌,为舟车四会之冲。孙策下豫章,则留周瑜镇巴丘。陈霸先讨侯景,自南康进顿西昌见吉安府,将会王僧辩于湓城,屯于巴丘。萧勃自广州举兵而北,其将欧阳等与陈人角逐于泥溪、苦竹之间。朱梁开平四年,淮南严可求请置制置使于新淦音绀,又音甘,遣兵戍之,以图虔州。《志》云:虔州去新淦六百里。正德中,王守仁言:临江居大江滨,与省会近,且当道路冲。盖诚襟要之地也。

 

 ○巴丘城即今县治。旧《志》:在新淦县南八十里峡江之东,孙吴分石阳县置巴丘县。是也。按:汉建安五年,孙策下豫章,留周瑜镇巴丘。梁大宝二年,陈霸先讨侯景,自南康趋浔阳,屯于巴丘。由晋、宋至陈,县皆属庐陵郡。隋并入新淦。唐以后因之。明初,置峡江巡司于巴丘故城,去新淦阔绝,危溪峻岭,巨盗出没不常。嘉靖五年,守臣钱琦始建议立县,仍因峡江之名,拓巡司故址为治所,负山阻江,称为岩邑。《舆地志》:巴丘故城南有周瑜埭,始瑜入浔阳,破刘勋,讨江夏,定豫章、庐陵,遂留镇巴丘,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