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荣 周景 周兴 周忠列传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  


后汉书卷四十五 袁张韩周列传 

 

  周荣字平孙,庐江舒人也。肃宗时,举明经,辟司徒袁安府。安数与论议,甚器之。及安举奏窦景及与窦宪争立北单于事,皆荣所具草。窦氏客太尉掾徐齮深恶之,胁荣曰:"子为袁公腹心之谋,排奏窦氏,窦氏悍士刺客满城中,谨备之矣!"荣曰:"荣江淮孤生,蒙先帝大恩,以历宰二城。今复得备宰士,[]纵为窦氏所害,诚所甘心。"故常敕妻子,若卒遇飞祸,无得殡敛,[]冀以区区腐身觉悟朝廷。及窦氏败,荣由此显名。自郾令擢为尚书令。出为颍川太守,坐法,当下狱,和帝思荣忠节,左转共令。[]岁余,复以为山阳太守。所历郡县,皆见称纪。以老病乞身,卒于家,诏特赐钱二十万,除子男兴为郎中。

 

  注[]荣辟司徒府,故称宰士。

  注[]飞祸言仓卒而死也。

  注[]共,县名,属河内郡,故城在今卫州共城县东,即古共国也。

  兴少有名誉,永宁中,尚书陈忠上疏荐兴曰:"臣伏惟古者帝王有所号令,言必弘雅,辞必温丽,垂于后世,列于典经。故仲尼嘉唐虞之文章,从周室之郁郁。[]臣窃见光禄郎周兴,[]孝友之行,着于闺门,清厉之志,闻于州里。蕴槗古今,博物多闻,[]三坟之篇,五典之策,无所不览。[]属文着辞,有可观采。尚书出纳帝命,为王喉舌。[]臣等既愚闇,而诸郎多文俗吏,鲜有雅才,每为诏文,宣示内外,转相求请,或以不能而专己自由,辞多鄙固。兴抱奇怀能,随辈栖彁,诚可叹惜。"诏乃拜兴为尚书郎。卒。兴子景。

 

  注[]论语孔子曰:"大哉尧之为君也,焕乎其有文章。"又曰:"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注[]光禄主郎,故曰光禄郎。

  注[]蕴,藏也。槗,匮也。

  注[]伏羲﹑神农﹑黄帝之书曰三坟;少昊﹑颛顼﹑高辛﹑唐﹑虞之书曰五典也。

  注[]尚书为王之喉舌官也。李固对策曰:"今陛下有尚书,犹天之有北斗也。北斗为天之喉舌,尚书亦为陛下之喉舌也。"

 

  景字仲飨。辟大将军梁冀府,稍迁豫州刺史﹑河内太守。好贤爱士,其拔才荐善,常恐不及。每至岁时,延请举吏入上后堂,与共宴会,如此数四,乃遣之。

 

  赠送什物,无不充备。既而选其父兄子弟,事相优异。常称曰:"臣子同贯,若之何不厚!"先是司徒韩演在河内,志在无私,举吏当行,一辞而已,恩亦不及其家。曰:"我举若可矣,岂可令篃积一门!"故当时论者议此二人。

 

  景后征入为将作大匠。及梁冀诛,景以故吏免官禁锢。朝廷以景素着忠正,顷之,复引拜尚书令。[]迁太仆﹑卫尉。六年,代刘宠为司空。是时宦官任人及子弟充塞列位。景初视事,与太尉杨秉举奏诸奸猾,自将军牧守以下,免者五十余人。遂连及中常侍防东侯览﹑东武阳侯具瑗,皆坐黜。朝廷莫不称之。

 

  视事二年,以地震策免。岁余,复代陈蕃为太尉。建宁元年薨。以豫议定策立灵帝,追封安阳乡侯。

 

  注[]蔡质汉仪曰:"延熹中,京师游侠有盗发顺帝陵,卖御物于市,市长追捕不得。周景以尺一诏召司隶校尉左雄诣台对诘,雄伏于廷荅对,景使虎贲左骏顿头,血出覆面,与三日期,贼便擒也。"

 

  长子崇嗣,至甘陵相。[]

 

  []甘陵王理相也。理即章帝曾孙。

 

  中子忠,少历列位,累迁大司农。[]忠子晖,前为洛阳令,去官归。兄弟好宾客,雄江淮闲,出入从车常百余乘。及帝崩,晖闻京师不安,来候忠,董卓闻而恶之,使兵劫杀其兄弟。忠后代皇甫嵩为太尉,录尚书事,以灾异免。复为卫尉,从献帝东归洛阳。

 

  []吴书曰,忠字嘉谋,与朱鉨共败李傕于曹阳也。

 

  赞曰:袁公持重,诚单所奉。[]惟德不忘,延世承宠。孟侯经博,侍言帝幙。

 

  棱﹑荣事君,志同鹯雀。[]

 

  []单,尽也。

 

[]左传曰:"见无礼于其君者诛之,如鹰鹯之逐鸟雀也。"

 


 

后汉书卷七 孝桓帝纪 

 

九月,光禄勋周景为太尉。

 

后汉书卷八 孝灵帝纪 

 

夏四月戊辰,太尉周景薨。司空宣酆免,长乐卫尉王畅为司空。

 

 

后汉书卷九 孝献帝纪 

  

  甲申,司空淳于嘉为司徒,光禄大夫杨彪为司空,并录尚书事。

  冬十二月,太尉皇甫嵩免。光禄大夫周忠为太尉,参录尚书事。 

 

  四年春正月甲寅朔,日有食之。

 

    ……

 

  夏五月癸酉,无云而雷。六月,扶风大风,雨雹。华山崩裂。

 

  太尉周忠免,太仆朱鉨为太尉,录尚书事。

 

后汉书卷五十一 李陈庞陈桥列传

 

玄少为县功曹。时豫州刺史周景行部到梁国,玄谒景,因伏地言陈相羊昌罪恶,乞为部陈从事,穷案其奸。景壮玄意,署而遣之。玄到,悉收昌宾客,具考臧罪。昌素为大将军梁冀所厚,冀为驰檄救之。景承旨召玄,玄还檄不发,案之益急。昌坐槛车征,玄由是著名。

 

后汉书卷五十四 杨震列传

 

五年冬,代刘矩为太尉。是时宦官方炽,任人及子弟为官,布满天下,竞为贪淫,朝野嗟怨。(杨)秉与司空周景上言:“内外吏职,多非其人,自顷所征,皆特拜不试,致盗窃纵恣,怨讼纷错。旧典,中臣子弟不得居位秉埶,而今枝叶宾客布列职署,或年少庸人,典据守宰,上下忿患,四方愁毒。可遵用旧章,退贪残,塞醔谤。请下司隶校尉、中二千石、二千石、城门五营校尉、北军中候,各实核所部,应当斥罢,自以状言,三府廉察有遗漏,续上。”帝从之。

 

后汉书卷六十六 陈王列传

 

陈蕃字仲举,汝南平舆人也。祖河东太守。蕃年十五,尝闲处一室,而庭宇芜秽。父友同郡薛勤来候之,谓蕃曰:“孺子何不洒埽以待宾客?”蕃曰:“大丈夫处世,当埽除天下,安事一室乎!”勤知其有清世志,甚奇之。 初仕郡,举孝廉,除郎中。遭母忧,□官行丧。服阕,刺史周景辟别驾从事,以谏争不合,投传而去。后公府辟举方正,皆不就。 

 

后汉书卷六十七 党锢列传

 

陈翔字子麟,汝南邵陵人也。祖父珍,司隶校尉。翔少知名,善交结。察孝廉,太尉周景辟举高第,拜侍御史。

 

 

后汉书卷六十七 皇甫嵩朱鉨列传

 

会李傕用太尉周忠、尚书贾诩策,征鉨入朝。军吏皆惮入关,欲应陶谦等。鉨曰:“以君召臣,义不俟驾,况天子诏乎!且傕、汜小竖,樊稠庸儿,无他远略,又埶力相敌,变难必作。吾乘其闲,大事可济。”遂辞谦议而就傕征,复为太仆,谦等遂罢。

  初平四年,代周忠为太尉,录尚书事。明年秋,以日食免,复行骠骑将军事,持节镇关东。未发,会李傕杀樊稠,而郭汜又自疑,与傕相攻,长安中乱,故鉨止不出,留拜大司农。献帝诏鉨与太尉杨彪等十余人譬郭汜,令与李傕和。

 

 

后汉书志第二 律历 中

 

安帝延光二年,中谒者亶诵言当用甲寅元,河南梁丰言当复用太初。尚书郎张衡、周兴皆能历,数难诵、丰,或不对,或言失误。衡、兴参案仪注者,考往校今,以为九道法最密。诏书下公卿详议。

 


 

《八家後漢書輯注》

 

 周景傳

 一七二 景字仲嚮,少以廉能見稱,以明學察孝廉,辟公府。後為豫州刺史,辟汝南陳蕃為別駕,潁川李膺、荀緄、杜密、沛國朱宇為從事,皆天下英俊之士也。稍遷至尚書令,遂登太尉。(孫。王。汪。黃)──吳志周瑜傳注

 

 一七三 周景為豫州刺史,辟汝南陳蕃為別駕,蕃不肯就見。景題別駕輿曰:「陳仲舉座也。」不復更辟。蕃〔惶〕懼〔一〕,起視職。(姚。王。汪。黃)──書鈔卷七三(二) ○ 御覽卷二六三

 

 景父榮〔一〕,章、和世為尚書令。初景歷位牧守,好善愛士,每歲舉孝廉,延請入,上後堂,與家人宴會,如此者數四。及贈送既備,又選用其子弟,常稱曰:「移臣作子,於政何有?」先是,司徒韓縯為河內太守,在公無私,所舉一辭而已,後亦不及其門戶。曰:「我舉若可矣,不令恩偏稱一家也。」當時論者或兩譏焉。(姚。汪。黃)──吳志周瑜傳注

〔一〕景,周景,廬江舒人。

 


注:白话版讲解周瑜家族事迹史点此查看